|

基金

十八年老将王海涛:寻找价格被低估的高质量成长

来源:金融界

2021-11-29 17:41:57

(原标题:十八年老将王海涛:寻找价格被低估的高质量成长)

来源:金融界

每个工作日早上七点左右,在上海的中国保险大厦6楼,总会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他就是广发基金高级董事总经理、总经理助理王海涛。

在王海涛看来,一个优秀基金经理最可贵的品质是勤奋,他认为真正对投资业绩起决定性作用的并非智商的高下,而是基金经理的勤奋程度,只有方法得当、脚踏实地、勤奋努力地做行业研究、企业调研,才有可能获得长期持续的超额回报。

虽然步入证券行业已有18年,但王海涛依然身体力行,保持着勤奋工作的习惯。每天早上六点起床,七点左右到达公司办公室。他会花大量时间研究公司的一手信息,核心股票池的公告、财报、招股说明书等,每年会安排50家/次以上的公司和产业的实地调研。

“如果某一天,基金持有人打开我的组合,我希望大家能感受到那种‘正气’:每一个标的都是高质量成长企业,都是可以为股东创造价值的企业,都具有比较长期的投资逻辑。”在王海涛的框架中,“价值投资”不是简单地去买“绝对”低估的品种,而是去发掘那些目前价格低于长期价值的公司。

广发基金高级董事总经理、总经理助理 王海涛

11月22日至12月3日期间,拟由王海涛管理的新产品——广发大盘价值混合(A类:012765;C类:012766)在招商银行、广发证券、广发基金直销等渠道发售。该产品是混合型基金,股票资产占基金资产的比例为 60%-95%,重点关注在行业内占有领先地位、业绩良好且稳定增长、价值相对低估的大盘价值型股票。

深耕专户,炼就绝对收益投资能力

21世纪初,王海涛申请到美国沃顿商学院读MBA,2005年毕业后进入摩根士丹利亚洲有限公司,担任全球财富管理部副总裁,为企业及高净值个人客户进行全球资产配置。

这一时期,王海涛学到了很多,一是投资的面很广,除A股外,全球股市都可以投;二是跟一流机构优秀的基金经理接触,接受了正统的价值投资理念和方法,让他在基本面选股方面打下了扎实的基础。另一个非常难得的经历是做空,“有没有做空过,看估值是完全不一样的,有过做空经验,对市场更心存敬畏。”

2009年11月,王海涛回国,加盟兴业全球基金,先是在基金管理部任投资总监助理兼基金经理。管了一年多公募,逐渐熟悉国内市场后,他被调到专户投资部,后出任QFII总监。专户投资的特点是追求绝对收益,较低回撤,与王海涛不喜欢冒风险的个性相吻合,他后来在专户投资、QFII投资上都做出了比较出色的业绩。

不过,王海涛也曾经历一段“不适应”的困难期。2013年,A股走出了极致的风格行情,沪深300指数下跌7.65%,创业板指上涨82.73%。“当时很不适应,我在香港是用DCF模型做投资,实在下不去手买创业板的股票。” 2014年四季度,以券商、银行为代表的大盘股突然飙涨,也让王海涛措手不及,那一阵他压力特别大,经常失眠。

花了差不多两年时间,王海涛开始逐渐适应A股。“我开始明白,投资要适应不同的市场环境,要从实证派的角度看问题,不能过于拘泥于学院派。”王海涛说,他在兴全任职的最大收获,是对成长投资有了新的理解,“那段时间很多公司确实处于高速增长阶段,有了钱做并购之后,业绩确实增长很快,而国外早过了这个阶段。”

2015年6月中旬,A股市场大幅波动,王海涛管理的产品恰巧在市场高点附近减仓,净值回撤很小。“一方面,公司投委会比较谨慎,3、4月份就开始提示风险,另一方面,我经历过2008年的金融危机,对市场风险比较敏感,也比较谨慎。”当时,王海涛管理的产品年度收益超过100%,但他在路演和交流时发现,很多散户的收益率更高,同时散户和同行的小伙伴们几乎是满仓运作,这让他预感到赚快钱的周期会很快结束,就清掉了股票。

自此,“要控制产品的回撤,对得起持有人的信任。”这一理念,渐渐融入王海涛的投资风格,他自称为熊市选手,市场下跌时回撤小一些。在兴全管理组合期间,王海涛管理的专户、QFII获得了优良的业绩,客户获得了较好的持有体验。

加盟广发基金追求高质量的成长

2018年9月,王海涛加盟广发基金,管理专户产品。“我在广发基金最大的收获之一,是认识到价值和成长并不对立,最好的股票应该既符合价值,又符合成长。”

在王海涛看来,价值和成长没有泾渭分明的界限,更多时候是一体两面,比如某高端白酒龙头、水泥龙头,都是既有价值属性,又有成长属性。“就像高富帅,可以躺平,也可以师出名门,把家族发扬光大,那才是成长性的高富帅。”王海涛认为,选股票,就是要选“有进取心的高富帅”,既符合价值的理念,同时也非常进取,具有较好的成长性。

“在我的框架里,选股标准总体是质量第一,估值第二,成长性第三。”从历史持仓看,王海涛喜欢增长确定性较强的标的,持仓以偏稳健型的大白马或者龙头企业为主,从其持仓市值分布看,大于1000亿的持仓占比超过50%,如果把500-1000亿都算上,持仓占比在70%左右。

王海涛阐述了投资行业龙头公司的逻辑:随着宏观经济步入结构转型阶段,行业龙头通过自己的各方面优势——资金优势、研发优势、人力成本优势等,挤占中小企业的市场份额,黑马逆袭的概率越来越小。

基金净值曲线背后,是基金经理价值观和人生观的折射。王海涛的愿望是,让持有人因为自己的存在而生活得更加快乐。有一次,在跟特定客户做自我陈述时,王海涛说:“我希望自己管的组合,能够让老百姓因为我管钱而每个月能多拿一毛、两毛钱。”

王海涛非常关注持有人体验的问题,他表示,A股在过去十五年的年化收益超过10%,算是比较好的资产,但同时年化波动也比较大。“公募基金持有人的换手率比较高,是因为他们要缓解焦虑,我希望发挥管理专户时炼就的绝对收益能力,尽量降低产品的波动性,以缓解持有人的焦虑心理,促进他们长线持有。”

对话:

把脉2022疫情受损股、猪周期可能反转 高增长行业与个股仍有溢价

问:你是如何寻找投资标的,构建股票库?

王海涛:我们先挑出从1992年到现在涨幅最大的10只股票,从定量、定性来分析它们的特征。从定量的指标看,第一它们的ROE都很高;第二年化分红率较好;第三,虽然净利润增速都不算高,但净利润增速都比较稳定,盈利持续性非常好,而且,估值大部分时间偏低。定性来看,这些公司是各细分行业的龙头,一年、两年的表现不是很突出,但拉长时间看,它们都有非常强的护城河,在行业里具有竞争力;从行业来看,食品饮料和医药居多,也就是to C的公司多一点。

依此逻辑,我用基本面增速和量化指标筛选出各行业前20%的股票,医药、化工、制造等细分行业比较多,我会把二级行业的前20%再选出来,一共大约有六七百家企业,构成基础的股票库。

然后,我会从价值的维度去看公司的估值水平,剔除掉一部分标的,比如,PE40倍以上或者PEG大于1的;再去看公司的成长性,我对ROE要求比较高,最好是15%以上,对毛利率要求也比较高,要求达到30%左右。第一步是先找到“高富帅”,第二步按照成长的维度,选出“有进取心的高富帅”。

问:如何在股票库中锁定核心池?

王海涛:我会给股票库分类,一种是高增长低估值,PEG小于1,我把它叫做优等生、三好学生,值得重点关注。第二种是高估值高增长,PEG略小于1,是特长生,可能阶段性增速比较快,但不一定能在长周期持续。第三种是均值回归,便宜、估值很低,别指望它有多少增长,但确实便宜,基本面也在变好,可能有反转机会,就是普通的学生,很勤奋。

筛选完毕后,我会把超过一半的仓位放在第一类,剩余仓位分配在第二类和第三类,它们将作为一级股票池。之后,再从行业维度进行比较,选出20-30只股票作为重点备选池。

每到公司公告季报、年报,是我最忙的时候,想办法筛选一些超预期的个股,通过定性分析确定目标,再跟公司聊,看是不是有行业性机会,企业家是否比较优秀,再观察中观变化,如果各方面都不错,就可以进入核心池。

问:你基于哪些维度评估企业的长期价值?

王海涛:在上市公司选择上,我更多是从价值投资的本质进行判断:公司是否为股东创造价值、估值是否在可接受的范围、未来三五年业绩是否能够维持高质量增长等。具体来说有以下几方面:

1、市场空间足够大。一定要选择一个市场空间大的行业,天花板如果比较低,即便公司能拿到50%-60%的市场份额,市值空间也很有限,但周期性行业的周期位置则是最重要的分析因素;

2、好的商业模式。商业模式决定了企业的发展方向和盈利能力。我们在评估商业模式时,会看这个好生意的本质是什么,是不是持续消耗重资本,是不是有被技术颠覆的风险,现金流怎么样,这决定行业和公司是否对股东友好,是否适合长期持有;

3、公司要有足够的护城河。要分清楚护城河是管理优势、成本优势、先发的规模优势、技术壁垒、品牌壁垒,还是网络效应等,它们所对应的护城河的宽度是不一样的;

4、公司要有好的治理结构。我们都是局外人,公司日常经营需要一个很靠谱的团队去做,这一点时间越长越重要,我喜欢业务聚焦、管理层专注、注重中小股东利益的企业。

总体上,商业模式、企业盈利的持续性和稳定性是影响估值最重要的因素,盈利能力持续、稳定增长的公司,能看到长期空间。

问:什么是公司最强的护城河?

王海涛:我的选股框架是看3-5年,从这个时间纬度看,公司管理层非常关键。不管什么行业,企业在经营过程中,都会经历好的时候和差的时候,关键是当你遇到困难时怎么应对,能把企业带出来,这点非常重要。如果有优秀的管理层,在企业遇到困难时,我们在持有过程中也能更放心。

问:你怎样分配时间,是否常常到上市公司实地调研?

王海涛:我会把大部分时间都放在产业链的调研和跟踪上,我不但会对公司进行细致的访谈和调研,同时还会对公司的上下游和竞争对手进行访谈和调研,以获取更加真实的信息。

我会通过公司年报、季报判断公司所处的竞争位置,通过深度调研和交流,把握企业的发展趋势和长期价值,更全面地去验证自己对该公司的判断是否正确。

问:在行业选择上你有哪些偏好?

王海涛:我个人比较偏好三个大方向:消费、具备全球竞争力的科技、先进制造。这三个方向看似各不相同,其实有一些共同点。

首先,这些行业的需求是绵长的,具有可持续性,不太容易被颠覆,比如说消费品中的白酒,已经有了上千年的历史文化,消费习惯深入人心,其中具有品牌溢价的白酒企业很难被颠覆;又比如我国的光伏产业,随着科技的进步成本大幅降低,长期能够改变人类的生活,而生产端主要集中在国内,需求却是全球市场等等。

其次,这些行业中,比较容易找到匹配估值要求的公司。中长期投资收益中,固然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业绩的增长,但是买入的成本也是决定未来收益率的重要因素。买入成本过高,预期收益率大概率不会很理想。在这些偏成熟的传统行业中,我们经常能找到估值比较合理,买起来很舒服的标的;而对于科技和互联网行业,尽管从静态估值和传统行业比要高一些,但行业内的龙头增速较快,同时有国际对标企业,也能找到估值匹配的成长公司。

第三,这些行业中确实能找到一批在历史上已经证明过自己的优秀公司。好的资产是我们获得回报的重要来源,这几个投资方向中,都有比较好的可投资资产。

问:你怎么做产品的回撤管理?

王海涛:我会从多个维度控制回撤。

首先,仓位管理。我可能要2-3年才做一次较大的仓位择时。我做专户投资时,仓位长期维持在40%-60%,只有2015年初到过80%。不过,我在非股票仓位也会买一些转债,如果把转债作为权益资产,那我的仓位就比较高。

其次,用多资产配置做风控。我过去的组合持有较多转债,转债兼具股性和债性,用转债填仓位是比较好的方式。另外,要寻找各类风险收益不对称的投资机会,比如定增、做大宗,用风险更低的品种做替代,仓位有10-20%经常能替换,就能降低1-2%的波动。

第三,我天生不喜欢买高波动的行业。从企业成长曲线来讲,1-10我几乎不买,因为企业从1到10的阶段需要跟踪的东西太多了,对风险把控、对波动的承受能力要求都比较高,跟我的性格不匹配。食品饮料、医药、高端制造或者机械设备我买得比较多,这些行业的公司有重资产,如果还能有比较好的ROE,可以比较放心地买。

问:一个优秀的基金经理应该具备什么品质?

王海涛:要做一个好的基金经理,第一是要勤奋、第二是要好学、第三是要诚实。

在投资领域,大家都很聪明,所以大家比拼的不是智商,而是勤奋和学习能力。我们处在一个日新月异的时代,我们必须要有强大的学习能力,在不同时期及时更新对不同行业的认知,紧跟各行各业的发展步伐。

至于诚实,则跟人性有关,人的本能就是要竭力证明自己很正确,要承认错误很难。要做出优良的业绩,必须忠于事实,对自己所犯的错误,不辩解、不逃避,及时进行止损和反思,只有诚实面对自己,才能不断成长、进步,在投资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问:你怎么看2022年的投资机会?

王海涛:国内经济处于转型升级过程中,预计明年的GDP增长会保持在5%-5.5%的区间,至于市场,涨一点、跌一点都很正常,可能阶段性会有较大的波动,更多还是要看行业的结构性机会。

一是前两年的疫情受损股,明年可能出现较大幅度的反转,例如,航空、旅游等,还有猪周期也可能反转。消费股调整的空间差不多,但时间还没到,明年可能呈弱复苏的状态,要看政策情况。

二是明年高增长行业或个股都是稀缺品种,大家可能愿意为之付出溢价。高增长行业还是会集中在光伏及电动车产业链,另外,随着上游价格的回落,中游的高端制造可能还有机会,电子中的半导体等细分领域有进口替代的机会。

具体到细分行业,我关注的是新能源、新型消费、医疗及服务、高端制造、互联网等。

(风险提示: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意见。购买前请阅读《基金合同》、《招募说明书》等法律文件。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过往业绩不代表未来表现。)

基金经理简介:

王海涛:工商管理硕士。现任广发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高级董事总经理、总经理助理。历任美国Business Excellence Inc.投资经理,摩根士丹利亚洲有限公司全球财富管理部副总裁;兴全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基金管理部总监助理、基金经理;专户管理部副总监、投资经理;新三板部总监、投资经理。

首页 股票 财经 基金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