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股票

业绩连年亏损,华润救不起金种子酒?

来源:证券之星财经

2024-02-19 15:06:07

位于安徽阜阳的金种子酒,是安徽四家上市白酒企业即“徽酒四杰”之一。但作为“徽酒代表”之一的金种子酒,近期发展却并不顺利,亏损、换帅、掉队成为其近年来的几大关键词。

股价表现上,金种子酒的股价更是连连下跌。

01多次卖地背后,扣非净利润已连亏四年

而下跌的原因则与其业绩密切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起,金种子酒开始由盈转亏,实现营业收入9.14亿元,同比下降30.46%;净利润直接亏损2.04亿元。2020年,金种子酒短暂扭亏为盈之后,2021年和2022年,公司又分别实现亏损1.66亿元、1.87亿元。

2023年前三季度,金种子酒亏损3485.94万元。这也意味着金种子酒将连亏三年,为了避免这一情况的发生,金种子酒在2023年12月中旬将其所持有的约10万平方米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以4250.10万元价格转让给金种子集团,市场期初以为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可以使2023年全年业绩“扭亏为盈”。

但现实依旧超出了市场的预期。1月30日,金种子酒发布2023年年度业绩预亏公告显示,经财务部门初步测算,预计2023年归母净利亏损1200万元到2200万元。

金种子酒去年12月卖地理论上可以抵消去年前三季度3486万元左右的亏损。而从最终业绩报亏推算,去年四季度金种子酒仍然出现了至少上千万元的亏损。

而从更能反映主营业务的扣非净利润来看,实际上,金种子酒的扣非归母净利润已经连续亏损4年了。

Wind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2年,金种子酒的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约为-2.28亿元、-1.14亿元、-1.96亿元和-2.06亿元。2023年前三季度,金种子酒的扣非归母净利润为-0.49亿元。

02深陷低端泥潭,高端化遥遥无期

那么,亏损是如何产生的呢?

在多年的亏损中,金种子酒给出的解释常常是,“中高端新产品尚在推广培育中,低端产品销售占比较大,利润率较低”。

毛利率低可谓是困扰金种子酒多年的难题。2020年-2022年,金种子酒白酒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2.02%、42.05%、38.81%。

从酒类产品看,金种子酒2023年第三季度高端酒、中端酒、低端酒分别实现销售收入0.15亿元、0.54亿元、1.35亿元。

(图片来源:金种子酒第三季度经营情况公告)

具体来看,公司将每瓶价格小于或等于100元的白酒称为低端酒,包括头号种子、特贡、柔和、祥和等,占整体营收的66.15%;而每瓶价格在100元到500元之间如馥合香馫15等中端酒营收占比为26.69%;单价在500元/瓶之上称为高端酒,例如馥合香馥20、馫20等,营收占比仅为7.16%。

低端酒销量占比高的金种子酒毛利率水平也在同行间处于垫底位置,在动辄70%、80%毛利率的白酒企业中,公司中报毛利率(剔除药品业务)毛利率仅40%左右,盈利能力欠佳。

一个白酒企业,不高于100元的低端产品在酒类产品收入中,占比近70%,这在上市酒企中是比较少见的。同时,这也从侧面反映了,金种子非常依赖于低端市场,品牌调性也偏低端,而中高端市场做得并不好。

03困与安徽一隅,市场份额面临冲击

除了依赖低端产品导致的毛利率低外,从地域视角看,金种子酒还非常依赖安徽的省内市场。从2018年到2022年,金种子酒省内市场的收入一直起起伏伏徘徊在10亿元左右,依次为 10.58亿元、8.1亿元、9.35亿元、11.07亿元、10.76亿元,并没有实现稳步增长。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choice)

与此同时金种子酒的市场份额还不断被省内和省外同行们蚕食。一方面与另外“三朵金花”的实力差距愈发悬殊,2023年前三季度,金种子酒实现营业收入10.73亿元,同比提升31.73%,亏损3485.94万元,而其余三大白酒企业效益却连连高升,前三季度,古井贡酒净利润超过38亿元,迎驾贡酒和口子窖也都突破10亿元。

另一方面近年来,随着贵州茅台、五粮液、洋河、泸州老窖、剑南春、郎酒、水井坊等一大批川酒、黔酒、苏酒在中高端市场的渗透,导致安徽省内白酒企业在中低端市场过度竞争,使中低端白酒市场毛利大大降低。

复盘白酒企业历史,高端化和全国化是两条主要增长路径。与所有的消费品公司一样,白酒上市公司要想实现稳步成长,一个驱动力是来自提价,比如前段时间茅台提升了批价;另一个驱动力则来自销量的增长,比如补充产品梯队,拓展市场区域。

但在高端化和全国化上,从上文可见,金种子酒并不出色。

04品牌先天不足,后天竞争激烈

而金种子酒高端化、全国化受挫的根源其实还是与品牌有关。

对于所有想走高端和全国化的白酒企业来说,品牌无疑是最重要的护城河和附加值。贵州茅台之所以能有现在的估值,原因就在于消费者对贵州茅台品牌认知的独一无二性。在消费者心智中最好的白酒就是贵州茅台,在这样的社会认知下,茅台不仅有消费品属性,更有类奢侈品和金融属性。

金种子酒或者说徽酒的症结,表面看,是在高端化和全国化这两柄酒企攻城拔寨的利器上,都没有太多建树。这背后的原因,则既有先天基因的不足,也有后天内斗过于激烈的掣肘。

徽酒虽一度与川酒齐名,但就像“北乔峰”与“南慕容”一样,二者虽然名气差不多但真正实力却相去甚远。

先天条件方面,川酒“六朵金花”无一不是“中国名酒”,老大五粮液号称大国浓香·中国酒王,老二泸州老窖也号称浓香鼻祖。徽酒阵营中,入选过“中国名酒”的,只有古井贡酒一家。

可以说,无论是历史文化,还是民间认可度,徽酒都难以望及川酒项背。

后天成长方面,川酒“抱团”,早早便已跳出区域竞争的层面,一致谋求全国化发展。而徽酒长期处于省内区域竞争的局面。

竞争有多激烈呢?这从徽酒内部座次的变更上可见一斑。在古井贡酒真正占据统治地位之前,高炉家、金种子、迎驾贡、口子窖都曾坐上过徽酒的头把交椅。

05华润难以弥补金种子酒在品牌和渠道上的不足

面对种种困境,仅靠金种子酒本身的力量显然已经难以破局。因此,金种子酒找来了外援。

2022年2月,金种子酒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金种子集团之唯一股东阜阳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非公开协议转让方式将所持金种子集团49%的股权转让给华润战投。

华润战投系华润集团之全资附属企业。本次交易完成后,金种子酒的控股股东与实际控制人未发生变更,而华润集团将间接成为金种子酒的第二大股东。公告还称,华润作为重要战略股东,双方会进行长期合资合作。

华润入局后,金种子酒的战略、组织、产品等方面进行了重新梳理,管理人员也进行了“大换血”。

而金种子酒要想破局,无非有两个途径:品牌及产品层面,立起来;市场及渠道层面,走出去。

在渠道上,华润倒是可以给予金种子酒帮助。据镁经报道,华润雪花的渠道资源非常丰富,部分还跟白酒有重合。数据显示,华润雪花在全国拥有13266家经销商,其中8557家没有销售白酒;安徽省有3676家经销商,其中1868家没有销售白酒。另外,华润雪花在全国有230万家深度合作的餐饮终端,适合做头号种子的有223万家,其中,安徽、江苏、河南、江西、上海加起来有69万家终端,有67万家是头号种子的目标终端。

然而,对华润而言,完成渠道赋能后,如何提高金种子酒的产品竞争力和品牌知名度,或许是个更大的挑战。毕竟品牌的建设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需要慢工出细活。

综上,如今中国的高端白酒市场,早已是川酒和黔酒的天下。其中,川酒拿去了白酒的近半市场,黔酒则拿去了近半利润。并且自2017年以来,白酒行业已经进入量缩价升的挤压式增长阶段,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的“马太效应”越发明显。

虽说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但直面这品牌力、产品力都远超自己的对手,现在还在亏损的金种子酒又能有几成胜算?

证券之星资讯

2024-04-12

证券之星资讯

2024-04-17

首页 股票 财经 基金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