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闻

大佬:市场已有弯腰能捡的钱包

来源:证券之星资讯

2024-02-07 15:31:58

今天的文章分享一下中泰资管基金业务部总经理、基金经理姜诚的最新观点。

姜诚从业时间16年,曾经获得过金基金奖、金牛奖,投资风格稳健,也是一位坚守价值投资的大佬。近日,姜诚在一场中泰资管的线上直播中,分享了自己的投资理念,及对于当前市场中的国产替代等话题,分享了自己独到的见解。

对此,证星研究院整理了关键内容,分享给大家。

以下正文:

1.不会为下跌而苦恼

首先是姜诚对于下跌的看法。大家都知道,近市场波动巨大。不少投资人可能心态会比较难受。作为基金管理人,姜诚同样面对净值回撤的问题。

对此,姜诚是这么表示的,“作为基金经理,我自己是没有任何情绪的,不会为了净值下跌而苦恼。作为一个价值投资者,巴菲特教导我们,如果你是一个每天都吃汉堡的人,你当然希望汉堡越来越便宜。”

“基金经理可以做到理智,不怕下跌,但是有客户会怕,很多人可能会因为下跌、净值出现浮亏,然后忍不住卖掉,变成了本金永久性的损失,这是我最担心一点。所以我不遗余力地希望传递乐观信心,其实乐观的道理明摆着的,但是当人的情绪深陷其中,会有担心。”

“我的焦虑,但不是直接来源于净值的下跌,而是伴随着净值的下跌,有人会忍不住做一些现在不该做的动作。最近有很多人来找我来要心灵鸡汤,我说做投资需要什么鸡汤,做投资需要的是事实,事实都是乐观的,情绪是悲观的,所以希望大家多关注事实。”

2.关于市场估值温度

谈及当下市场的估值,姜诚称,现在A股的估值可能比18年底19年初略高一点点。“我印象中近期最低的点应该是18年底19年初。”

并认为“现在的估值大概从年初的20度跌到了10度左右(估值以水温计)。如果把19年1月的水温视为0度的话,那现在可能大概10度,是估计,只能作为简单的参考。”

所以在他看来当下市场情绪的温度可能其实并不是绝对冰点。但是姜诚也强调,“市场上已经有弯腰就能捡起来的钱包,可以让我们靠捡钱包就能把组合给填满,没必要赌它一定要回到0度。”

研究院此前分享过一个有意思的话题,意思差不多。大家可以感受下:“高毅资产邱国鹭早年在华尔街打工时候遇到大熊市,股价低的吓人,遍地5pe。他不解的问老板,所谓价值投资者呢,为啥这个时候不买?老板笑呵呵地回答,价值投资者在10pe的时候就满仓了。”

3.如何辨别真假成长

在谈到关于成长的话题时,姜诚认为判断的关键是长期增长率的中枢。

他举例,“一个资产,如果它有很高的ROE,又有高的内生增长空间,可以给比较高的估值水平。但如果它的ROE很高,长期的增长空间又没那么大,那不宜给特别高的估值水平。如果资产长期没有增长空间,但是它ROE很高很稳定,估值很低,那其实也很OK。”

姜诚说这里有两个极端:

一个是成长的极端,就是它没有即期的分红利润,全部用来再投资,以支撑未来更大的利润基数和更高的净资产。最后有一天当它停止增长的时候,会来给我们巨额回馈。这种投资的风险是在于企业层面的利润再投资,扩大再生产的不确定性。

另外一个极端是它利润完全不增长,全分红,它的估值很低,然后它的分红收率就会很高。我们在港股见到个别的股票,分红收率能够达到20%、30%甚至更高,如果长期能有这个分红收益当然好了。这种投资标的它的不确定性在于当下的盈利能力能否持续。

“(增速)慢一点是大问题吗?不是,对于有些行业是好的,对于有些企业是坏的”,所以姜诚的意思是对待增速,其实大家也要辩证的看待。

4.进口替代不是新故事

当被问及国产替代的话题,“国内很多制造业的公司,比如机械、摩托车、四轮车,这种乘用车都是进口替代,如果估值合理,比如PE到了16或者18倍,会不会考虑?”的问题时。

姜诚认为进口替代不是新故事,并一定不能简单归结到16-18倍市盈率算高还是低的问题。

他说,“中国乃至全世界的工业发展,基本上走的都是进口替代的故事。18世纪刚刚建国时的美国,设置过很高的贸易壁垒。因为它的工业还不强,得保护本国工业,本国工业在贸易壁垒保护之下先实现强大了之后,然后再推翻贸易壁垒、输出全球。改革开放40年,所有制造业的发展几乎都适用,或者说多数行业的发展都适用进口替代的逻辑。”

至于如何判断进口替代的核心竞争力。

姜诚称,得评估(它)进口替代的基本驱动因素在哪里,比如有些产品的技术能力全球领先;亦或是技术没有达到领先,但其实已经可以满足一部分追求性价比的用户的需求,并在这个基础上不断进行技术再投入,最后实现了产品品质的反超。

“我比较喜欢这样的状态(渐进式的过程),而不是颠覆式创新。如果你颠覆式创新了别人,意味着你也有更大的风险被别人颠覆掉。到这里我们再来回到前面的问题,6-18倍的市盈率是贵还是便宜?那我们问问自己,如果以17倍的市盈率买下了它,股市关闭,再也卖不掉,你这笔投资还划不划算?你还肯不肯买?”

5.类比西方经验不适用

关于谈及不少研究中喜欢和欧美、日本经验对比的话题时。

姜诚反倒对这样的观点不太认可。

他称,“很显然有些东西是不能类比的,比如说把日本害得不浅的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思想,机械照搬会有麻烦。幸亏我们的宏观政策在过去20、 30年没有采纳。”

“一些曾经增长比较快的发展中国家无法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它们靠资源,没有自上而下的推动产业升级,制造业缺乏一些竞争力。所以在资源耗尽后就不行。”

“很多人研究医药,市值空间、利润空间、收入空间,对标美国,那就是不对,其实我们以前讲过。因为美国是世上最独特的医疗保障体系,它是最不可比的,你可能对比其他任何一个国家,都比跟美国做对比更有效。”

所以,在进行国别比较的时候。姜诚称自己也不是特别专业,但会小心区分,哪些是基本原理,哪些是基本事实,哪些是基于原理和事实所作出的推论和判断。

证券之星资讯

2024-04-19

证券之星资讯

2024-04-19

证券之星资讯

2024-04-18

证券之星资讯

2024-04-18

证券之星资讯

2024-04-17

证券之星资讯

2024-04-16

首页 股票 财经 基金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