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闻

大佬也犯错?最新反思来了

来源:证券之星资讯

2023-12-04 16:53:15

近日,睿远赵枫在一场线上交流会中,从偏宏观的角度分享了他对当下经济结构的存在的挑战、中国产业升级等方面的观点,并对投资表达了反思与感悟。情真意切,干货满满。今天的文章我们一起就来看一下赵枫最新的几个观点。

对此研究院梳理了其中的一些关键要点,分享给大家。

以下正文:

·短期增长有所承压

首先是赵枫关于市场的一个观点。

赵枫认为,在这个时点上去展望未来,虽然过去拖累经济增长的因素,有一些还是存在的,但是,也看到了一些积极的边际变化。如果结合当前市场的估值,投资者其实在结构上可以变得乐观一点。

不过在开始前,赵枫先提到了一些现存的情况,概括一下就是,大佬短期依旧认为,都还是有较大压力的。他谈到了三个方面:

第一个是基建:

“随着人口老龄化、城镇化率放缓以及出口份额见顶等因素的逐步显现,过去驱动经济增长最主要的动力——固定资产投资,已经有点后继乏力。其中,在基建投资角度来看,中国有部分基建投资的设施已经出现了超前。

大家在新闻上可以看到,部分地区的高速公路车流量严重不足,也有高铁站出现废弃的一些情况,这些都是部分基础设施出现过剩,或者说利用率不足的一些表观。这些现象的存在,导致了相应项目的现金流回报,不足以偿付这些项目投资的融资成本。”

第二个是地产:

“在过去两年,房地产的销售和投资都快速下降。这还是在今年有保交楼的情况下发生的。如果明年保交楼的量有所下降,按照今年房地产企业的销售水平、回款状况和今年实际的土地出让情况来看,明年房地产开发投资情况,可能是比较严峻的。”

第三个是制造业:

“制造业投资增长这个指标,自 2012 年起就开始进入了明显的下行通道,在一定程度上显现了中国的出口份额上升放缓的反应。而在疫情前的2019年,制造业投资的增速已经下降到2%左右。

但疫情的爆发导致了全球供应链的紊乱,这在一定程度上推升了对中国出口的需求。这个时候,同时叠加了新能源行业的投资增长,这些因素导致了制造业投资在过去两年重新回到了两位数的增长,成为非常亮眼的经济增长点。

但是今年以来,我们看到新能源行业出现了几乎全面的产能过剩。无论是光伏还是锂电行业,在今年各个环节上都出现了产能的过剩。另外一方面,今年以来,出口大幅放缓。虽然中国的出口可能没有出现绝对额的下降,但是增速已经接近于零,或者在零附近。

在这个情况下,明年的制造业投资很有可能动力不足。”

综合上述的因素来考虑,无论是投资还是消费都面临着比较大的压力。

·产业升级仍有空间

但是,赵枫认为,虽然有压力,但中国的产业结构和水平仍然存在持续升级的空间。

在他看来,从中长期来看,未来中国经济的增长动力将主要来自产业升级,以及此带来的中国在全球产业分工的地位的上升。

“简单讲,就是中国要提供附加值更高、更有定价能力的商品和服务,从而企业赚更多的钱,劳动力有更高的回报,创造更多的国民财富。”

这里,赵枫还对比了日本失落的30年,认为日本之所以失落,是因为与老龄化和地产泡沫破裂以及金融机构资产清理置换后,日本产业失去全球竞争力有关。

“比如,进入21世纪以来,它们传统的强势的产业,比如家电、机械、化工、电子等,竞争力不断下降。而更高附加值的产业,如金融、半导体、互联网等,却没有形成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企业。这使得日本难以在全球产业分工上继续向上升级,自然导致了GDP难以持续的增长,甚至还出现了下降。”

“反观中国,中国的产业结构和水平仍然存在持续升级的空间。而且已经看到了中国在更高附加值的一些行业上竞争力的明显上升。

比如,一些中高端的制造业,医药、通用设备、专用设备、汽车、电子等行业的投资,在整个固定资产投资中的占比,在过去的5年中,从40%上升到了50%,贸易顺差在过去5年持续上升,并在2023年达到了新高。”

赵枫认为,中国仍然有机会在未来比较长的一段时间内,保持一定的经济增长水平,而其中的优秀企业可能获得更高的增长速度,而给投资者带来更好的回报。

·避免价值投资陷阱

这里,赵枫也有一些心得反思,他提到了,在选择低估值公司的时候,要回避价值陷阱。

他提到,如果存在价值陷阱,再低的估值可能也不足以带来合理的回报。而确定性的高成长是可以消化当前的高估值。

“从过去几年的市场的运行的情况来看,很多企业盈利的高增长大部分是行业阶段性的贝塔的表现,受益于行业的增长。

当行业供需格局在过去两年发生改变的时候,绝大部分企业的定价能力不足以支撑其获得持续的高增长。这种情况使得投资者在过去两年的盈利预期一再落空。相当多的股票经历了盈利和估值的双杀。”

所以赵枫提醒,“无论从哪个角度去看,低估值都是保护投资安全和获取合理回报最直接的来源。高估值都隐含了对未来比较高的预期,隐含了比较高的风险。”

对于未来投资,他认为,应该更加重视两个方面。

一个是在预测过程中,对不同风险的评估和给予的权重分配上,更加注重客观性,尽量降低思维上的局限和主观带来的思维和投资决策的偏差。

二是当形势发生变化的时候,要更加坚定地坚持从绝对回报和性价比角度出发去做决策,以应对市场不确定性的事件的发生。

·投资回报源于这些

最后,赵枫提到了三个看好的方向:

一个是竞争格局稳定、商业模式优秀、估值水平比较低的公司

即从低估值公司里面去找,竞争格局稳定的行业,又具备优秀的商业模式,而且又有比较好的竞争力和竞争优势,使其能够给投资者带来优秀且稳定的现金流回报,从而可以给投资者提供比较高的分红回报。

对这类公司来说,如果现金流稳定且预测性好,分红加上盈利增长能够带来超过10%的复合回报,在未来可能会成为非常有吸引力的投资标的。

第二类,是具备比较高的壁垒的创新带来的新增长的公司

未来中国经济增长的驱动力,将主要来自产业升级,创新所带来的性能提升,以及成本下降。

因此,我们仍然要努力去发掘风险回报比有吸引力的创新标的,这些标的有可能带来明显的超额回报。

第三,是传统行业的周期性机会

中国的大部分传统行业需求将告别高速增长。在这个阶段,大部分行业将会变成周期性行业。供需关系的周期性波动将带来企业盈利的周期性波动,从而引发估值和股价的波动。

作为投资者,如果能够深刻理解产业的结构和行业特性,通过把握行业的资本周期,仔细分析行业供需关系的变化,是有机会从周期内的波动中,获取不错的投资回报的。

PS:这里赵枫提及的方向,相信从其的持仓中应该能看得出一二。感兴趣的朋友不妨使用“大佬持仓”,来综合对比看一下其的持仓,尝试理解赵枫投资持仓公司的逻辑。

证券之星资讯

2024-02-23

证券之星资讯

2024-02-22

证券之星资讯

2024-02-22

证券之星资讯

2024-02-21

证券之星资讯

2024-02-21

证券之星资讯

2024-02-20

证券之星资讯

2024-02-23

证券之星资讯

2024-02-23

首页 股票 财经 基金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