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财经

OpenAI闹剧的伏笔在2015年已经埋下

来源:证券之星资讯

2023-11-22 09:21:40

OpenAI这场“宫斗”闹剧,迎来了最新的一章。

当地时间11月19日,微软CEO纳德拉在社交平台X上表示,OpenAI创始人Sam Altman(山姆·奥特曼,后文简称奥特曼)、Greg Brockman(格雷格·布洛克曼)将加入微软,领导一个新的高级人工智能研究团队。此前,据知情人士透露,OpenAI董事会不顾投资者要求山姆·奥特曼复职的呼声,聘请了Twitch前CEO埃米特·希尔担任首席执行官。

伴随着奥特曼的加入微软,当地时间11月20日,超过700名OpenAI员工签署了联名信,以辞职要挟,要求公司董事会辞职,并恢复两位联合创始人山姆·奥特曼(Sam Altman)、格雷格·布洛克曼(Greg Brockman)的职位,否则他们将加入微软。

而回顾这场闹剧,大家普遍想知道的是为什么OpenAI要开除自己的创始人?在奥特曼离职之后,这家有可能改写人类进程的公司是否又面临着分崩离析的危机?这场闹剧对于AI整个行业来说又将产生哪些影响?

奥特曼自己设计的治理结构将自己开除

首先我们来回答奥特曼为什么被开除。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首先要了解OpenA奇葩的管理层制度。

OpenAI的核心宗旨是“实现安全的通用人工智能”,我不是来赚钱的,我是来促进人类进步的,OpenAI的股权不归股东持有,而是归公司所有,最终向全世界分配。

所以,从它2015年成立的那一刻起,它的管理架构就保留着一部分“抽象”的概念。

这些概念带着特别浓厚的理想主义色彩,就像奥特曼本人在OpenAI里是没有股权的,OpenAI的其他董事会成员也很奇特。

为了避免盈利的嫌疑,非盈利组织的董事会成员除了公司创始人之外,通常都是邀请社会层面的人士担任,特别是独立董事的占比非常高。

这些独董不是A股里走走过场,跟着大股东举手的独董。他们没有公司的股权,不代表资本的利益,能代表的只有自己的价值观,根据自己的经验和阅历给公司发展方向提供建议,监督管理层。

OpenAI的治理结构之“奇葩”,根源在于它是一个非营利组织。它的六位董事不把“对股东负责”视为首要职责,于是也不把盈利和股东回报看作最终目标。

除了前文提及的两位,我们从OpenAI剩下这四位董事会成员身份中也能感受到其董事会构成的奇特。

第一位是伊利亚(Ilya Sutskever),是OpenAI的联合创始人,首席科学家,担任着ChatGPT的技术研发工作,也是创始团成员之一。

第二位是亚当(Adam D’Angelo),他是Quora的CEO,Fcaebook第一任的首席技术官,而且他目前还在做着和ChatGPT有直接竞争的AI产品Poe。

第三位是塔莎(Tasha McCauley),她有着管理非盈利组织的背景,还横跨了娱乐圈。

第四位是海伦(Helen Toner),她是人工智能治理中心的咨询委员会成员,是研究政治和学术的资深人士,专门和政府官员打交道。

而这样的结构的始作俑者正是奥特曼。其或许不曾想过,当年自己一手设立的权力结构,将在自己38岁的这一年以董事会的形式主导一场震惊世界的光速“政变”。以至于事情发生后,这位因ChatGPT而出圈的科技新贵忍不住自嘲:“这有点像你还活着的时候读你自己的悼词。”

有人重于利:面对AI的军备竞赛,奥特曼不想停下

除了奇葩的治理结构,本次Sam Altman的出局,主流的猜测是因为其他董事会成员认为他背离了OpenAI创立的初衷,过于激进地推动公司的全球影响力和GPT的商业化。

那么奥特曼为什么要激进的推动GPT的商业化呢?其实也无可厚非,面对咄咄逼人的竞争对手,和AI不断的军备竞赛,你停下或者是放慢节奏都意味这把机会让给对手。

在Sam Altman被赶下台之前,OpenAI在商业化上的野心和激进,已经让OpenAI首席科学家Ilya Sutskever等人忧心忡忡。

媒体援引知情人士的分析指出,Altman和Sutskever的矛盾包括AI安全性、技术发展速度以及公司商业化等方面。Altman“路人皆知”的野心也可能造成了这一局面。

除了开发大模型,Altman还计划涉足硬件开发、AI芯片等众多产业。此前有报道称,Altman寻求向中东主权财富基金融资数百亿美元以创建一家AI芯片创业公司,与英伟达GPU竞争;Altman还在争取软银孙正义的数十亿美元投资和苹果前设计主管Jony Ivy一同开发一款硬件设备;他还投资了前苹果设计师Imran Chaudhri和Bethany Bongiorno成立的AI硬件公司Humane。

有人重于名:伊利亚不想打开潘多拉魔盒

那么伊利亚为什么如此担心AI的安全性呢?这背后的原因可能在于大模型已经处在诞生自我意识的前夜。

伊尔亚在接受美国《麻省理工科技评论》杂志专访时,讲述了他对未来AI的希望和担忧。其认为,如果我们“眯着眼睛看世界”,那么ChatGPT可能是有意识的。而从其在社交媒体上发表的言论来看,其一直对AI的安全性保持着高度戒备。

面对有可能改变人类历史的科技成果,所有科学家可能都不会放过名留青史的机会。

OpenAI首席科学家Ilya Sutskever的X账号可能是科技界名人里最特别的那种,他极少分享自己的个人生活,除了转发公司产品链接,他的推文通常都是一些零碎的闪念和思考:“自我是成长的敌人”;“GPU就是新时代的比特币”;“如果你把智力看得比人类所有其他品质都重要,那么你会过得很糟糕”;“生活和商业中的同理心被低估了”;“完美毁掉了很多完美的好东西。”

透过这些观点,我们或许可以在对伊利亚的侧画像上加上人文主义的笔触。而一个有人文关怀的科学家可能很难允许AI威胁到人类的地位。

因此,其为了保住AI不威胁到人类的地位,他与 OpenAI另一位科学家简·雷克(Jan Leike)联合成立一支“超级对齐(super alignment)”团队。

对齐(alignment)是人工智能领域的术语,即让人工智能模型只做你想让它做的事。超级对齐,则是 OpenAI 专门用于超级人工智能的对齐术语。

这支团队的目标是,提出一套故障安全程序来构建和控制这项未来技术。据了解,OpenAI 曾承诺把五分之一的庞大计算资源分配给这个问题,并在四年内解决这个问题。

微软喜忧参半,行业或迎来重塑

最后,微软在整个故事中又是极为特殊的一方。从好的角度讲,现在的微软可是一边作为OpenAI最大的投资人,一边坐拥其前CEO——以及所有想跟着他离开的OpenAI员工们。

但从坏的角度而言,面对有可能陷入分崩离析的OpenAI,此前的大手笔投资也有着打水漂的风险。

而从行业角度看,OpenAI的动荡都可能会给竞争对手制造机会,这个市场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变成一个群雄逐鹿的舞台,从Anthropic和Cohere等资金雄厚的初创公司,到云计算巨头Google和亚马逊,都可能因此受益。

有行业分析师表示,鉴于OpenAI的不稳定,许多企业可能会寻找下一个最佳替代方案,“OpenAI并不是这条赛道上唯一的选手。”当不少公司接下来决定使用什么模型作为构建时,OpenAI的声誉可能因为此次人事地震而遭受巨大打击。

这是因为在人们的印象中,OpenAI过去取得了稳定、可预测、可靠、有信誉的发展,并与业界进行了深入接触和沟通。然而,当前其高层出人意料的动荡预示着全面的不可预测性,这对于计划与OpenAI合作或那些原先信任OpenAI的公司来说是非常糟糕的。

证券时报网

2024-02-07

证券之星资讯

2024-02-04

证券之星资讯

2024-02-23

证券之星资讯

2024-02-23

首页 股票 财经 基金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