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财经

新任“卷王”ADC狂飙:辉瑞砸430亿收购,全球超400款产品在研,仅15款获批

来源:时代财经

2023-03-23 08:50:52

(原标题:新任“卷王”ADC狂飙:辉瑞砸430亿收购,全球超400款产品在研,仅15款获批)

本文来源:时代财经 作者:张羽岐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过去半个月,医药市场最火爆的消息莫过于辉瑞官宣的一笔天价并购交易,其以约430亿元的总价收购ADC(抗体偶联药物)龙头药企Seagen,一举刷新ADC领域全球并购金额纪录的同时,也彻底引爆市场。

ADC(Antibody-drug conjugates),即抗体偶联药物,被称为肿瘤届的“生物导弹”,它将类似于化疗药物的细胞毒药物与单克隆抗体连接在一起,从而实现对肿瘤组织的靶向杀伤功能,其结合了靶向疗法和化疗疗法的作用原理,因此兼具两种疗法的优势。

“ADC概念提出于20世纪初期,于2011年第二款ADC产品Adcertris获批后开始平稳发展,近年来多个产品陆续获批,迎来爆发性发展。”3月18日,在2023EBC第八届易贸生物产业大会暨易贸生物产业展览“ADC产业化”专场论坛上,波斯顿咨询董事总经理、全球合伙人胡奇聪博士表示。

Adcetris(维布妥昔单抗,商品名:安适利)是一款由Seagen与武田制药联合开发的ADC“明星药”,2011年获美国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2020年在中国上市,用于治疗成人CD30阳性的复发或难治性系统性间变性大细胞淋巴瘤和复发或难治性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

在安适利获批之前,2000年,由辉瑞研发的奥佐米星吉妥单抗(商品名:Mylotarg)获美国FDA批准,成为全球首款ADC药物。后因安全性问题,Mylotarg撤市,直到2017年才再次获得批准,重新上市。

在辉瑞这场史诗级的并购案背后,是ADC肿瘤药持续升温的事实。据医药魔方统计,截至2022年6月,全球共有400余个ADC在研药物,其中进入临床阶段的超过200个。国内共有170余个ADC在研药物,其中进入临床阶段的近60个。

“近十年来,全球ADC市场投融资逐步升温,总交易额接近1000亿元。”胡奇聪表示。

尽管ADC药物商业化历史已经有20余年,但目前获得批准的ADC药物并不多。截至目前,全球已有15款ADC产品获批,超过600个管线进入临床,90%的管线处于临床一期、二期,且多集中于实体瘤领域。国内方面,已上市的ADC药物共有7款,其中荣昌生物(09995.HK,688331.SH)的维迪西妥单抗(商品名:爱地希)是国内首款且唯一上市的ADC药物。

近年来,ADC迅速成为国内创新药的风向标之一,无论是荣昌生物等创新药企,还是恒瑞医药(600276.SH)等老牌传统药企都争先涌入。目前,国内企业在研的ADC药物靶点多聚焦于Her2、CLDN18.2、CD20等热门靶点。

“中国ADC技术领域企业百花齐放,但热门领域靶点竞争激烈,创新性、差异化、更优的安全窗是最终追求。”科伦博泰CSO谭向阳在上述ADC产业化专场论坛上称。

中信证券研报显示,到2026年,预计全球ADC药物市场规模有望超过400亿美元。随着市场预期不断走高,ADC也成为资本机构和药企的“必争之地”。而创新药的研发“九死一生”,熬过研发、顺利上市往往也并不意味着彻底成功,如何实现商业化成为药企绕不开的话题。

实现商业化首先离不开政府部门的审批与监管。作为最早实现ADC产品商业化的企业,荣昌生物除了自身的技术能力与商业化眼光之外,也同样在中国医药行业的巨烈变革中摸着石头过河。

“维迪西妥单抗是我国第一个上市的国产ADC药物,在其研发的早期阶段,ADC药物的临床审评和监管政策并不明确,维迪西妥单抗于2021年获批上市,成功地走通了ADC药物从研发至商业化的整个过程。”荣昌生物首席执行官&首席科学官房健民在上述ADC产业化专场论坛表示,维迪西妥为打通ADC药物审评审批流程、实现ADC商业化提供了范例。

但除此以外,商业化的实现亦需要借助多方力量。“对于成熟的企业来说,自己有能力完成商业化的全流程,但对于小的Biotech来说,则应该考虑借助外部的资源、平台来推进产业链的发展。”恒瑞医药副总经理兼全球研发总裁张连山在上述ADC产业化专场论坛现场表示。

同样,商业化能力的高低也是企业从Biotech成为Big pharma的关键一步。谭向阳表示,在企业发展路径中,科伦博泰坚持聚焦未满足重大临床需求,一直围绕以产品为核心,加速临床和商业化的发展,逐步提升自身的商业化能力。同时,积极地在全球范围内寻找优质的合作伙伴,实现项目价值和收益最大化。此外,坚持对外合作,提升自身的创新理念,完善自身的商业化体系。

随着赛道升温,中国药企的ADC项目“出海”声不断。

2022年12月,科伦药业(002422.SZ)公告称,其控股子公司四川科伦博泰生物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向默沙东授权7个临床前ADC项目,将收到1.75亿美元不可退还的首付款及不超过93亿美元的里程碑付款。在此之前,科伦药业还将SKB264(TROP2-ADC)和SKB315(Claudin 18.2 ADC)授予默沙东,三次合作累计交易总额预计超过118亿美元,创下ADC出海交易总额新高。

ADC产业已经来到黄金发展期,但狂热背后也隐藏着安全危机。

3月13日,美国Mersana宣布,其ADC药物XMT-2056在一期临床中出现严重不良事件,致使患者死亡,自愿暂停临床试验。

“‘ADC药物都是毒性超强’这种固有的认知是否能够通过技术创新迭代改变,让ADC在良好的耐受安全性的情况下将药物发挥出精准‘靶向+疗效’的双重效果。不仅如此,随着临床开发进程的推进,能否在接近商业化生产阶段,既保证最高品质又能实现生产成本的强有力控制。”启德医药董事长秦刚在上述ADC产业化专场论坛上指出,以上问题不仅是快速成长的国内ADC领域所面临的问题,也是全球ADC玩家共同面对的挑战。

“我们坚信,通过扎实的持续的创新驱动,以上问题都可以获得圆满的解决,让临床需求获得最大满足。”秦刚称。

证券之星资讯

2024-02-29

证券之星资讯

2024-02-29

首页 股票 财经 基金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