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国内财经

数字人民币冲击微信支付、支付宝?央行官员回应

来源:中国基金报

  近期,“深圳市人民政府联合人民银行开展了数字人民币红包试点”被广泛热议。那么究竟何为数字人民币?为何推出?是否会取代纸钞?是否对微信、支付宝造成影响?主要落地应用哪些场景?

  10月25日,在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联合各组委会成员机构召开的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上,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就数字人民币进行了全面回应和解读。

  数字人民币和纸钞、硬币等价

  何为数字人民币呢?从本质上讲,穆长春称,“数字人民币是数字形式的法定货币,和纸钞和硬币等价,换句话说,数字人民币主要定位于M0,也就是流通中的现钞和硬币。”这就意味着,数字人民币并不是一种新的货币,实质上是数字形式的法定货币,也就是人民币的数字化形态。

  对于此前网 传的“深圳二手房交易中,有的交易人被迫收数字人民币,还不让兑换黄金,也不让兑换外币”这一消息,穆长春表示,当前数字人民币并没有试点二手房交易场景,只是在罗湖区发放数字人民币红包来促进消费。另外,数字人民币和纸钞、硬币是等价的,纸钞能买的东西,数字人民币也能买,纸钞能兑换的外币,数字人民币也能兑换。

  数字人民币和纸钞长期并存

  数字人民币发行后,纸钞还会存在吗?对此,穆长春称:“只要老百姓有使用纸钞的需求,人民银行就不会停止纸钞的供应。我个人觉得,在可预见的将来,数字人民币和纸钞将长期并存。”

  和纸钞相同,作为公共产品,数字货币具有两重含义,一方面,数字人民币不计付利息;另一方面,数字人民币具有非盈利性。因此,央行建立免费的数字人民币价值转移体系和金融基础设施,并不向发行层收取流通费用,商业银行也不向客户收取数字人民币兑出和兑回的服务费。

  穆长春说:“为了调动各参与方的积极性,可持续经营,应该参考现行的现钞的安排,划拨一定的费用,建立相应的合理有效的激励机制。”

  尽管央行不收取发行层的费用,商业银行也不收取客户的兑出兑回费用,但对于运营机构和服务机构与商户之间的费用,这一问题又要如何解决?费用收还是不收?要收的话收多少?“这个问题要通过市场化机制,由双方以市场化的方式来决定。”穆长春说。

  另外,央行数字人民币的M0定位还有一层含义,即商业银行提供兑换数字人民币的职能。按照现行法律制度的要求,只能由商业银行向公众提供兑换数字人民币的服务。但需注意的是,这里强调的是兑换服务,流通的服务则可以由第三方支付机构和其他商业银行来承担。

  数字人民币和微信、支付宝并不处于同一维度

  数字人民币和微信、支付宝之间的关系如何?两者又有什么样的区别?

  在穆长春看来,微信和支付宝是金融基础设施,是钱包,而数字人民币是支付工具,是钱包的内容。电子支付场景下,微信和支付宝的这个钱包里装的是商业银行存款货币,数字人民币发行后,大家仍然可以用微信、支付宝进行支付,只不过钱包里装的内容增加了央行数字人民币。同时,腾讯、蚂蚁各自的商业银行也属于运营机构,和数字人民币并不存在竞争关系。

  穆长春还称,在整个数字人民币生态建设过程中,一定要保持公平竞争,确保由市场来发挥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充分调动市场各方的积极性和创造性。“数字人民币的发行和流通,涉及到社会的各方各面,从来不是人民银行一家的事,也不是某一个机构能够凭一己之力能够完成的事,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

  坚持央行中心化管理

  考虑到数字人民币M0的定位,穆长春强调,数字人民币应该坚持央行中心化监管,这将有利于抵御加密资产和全球性稳定币的侵蚀,防止货币发行权旁落等。“中心化管理的体制下,人民银行可以防范和打击洗钱、恐怖主义融资等违法犯罪行为,有效地维护金融稳定。”他说。

  “我们已经发现市场上出现了假冒的数字人民币钱包,所以和纸钞时代一样,人民银行依然面临着防伪和防假的问题。”穆长春提到,在纸钞时代,防伪和防假成本高,而在数字人民币时代,要降低防伪的成本就需要统筹建设数字人民币的钱包生态,以便于老百姓识别;另外一方面也要由运营机构开发自己的特色功能,提供更丰富的支付和金融产品。

  穆长春还称,在坚持央行中心化管理的过程中,还要做到以下几个方面:一是统筹管理数字人民币发行额度,保证100%的准备,杜绝超发;二是要制定统一的业务标准、技术规范、安全标准和应用标准,实现指定运营机构之间的互联互通,避免支付壁垒;三是要统筹管理数字人民币的信息;四是要统筹建设数字人民币的发行基础设施,实现跨运营机构的互联互通,保证不会出现支付壁垒。

  指定商业银行兑换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市场已出现假钱包,后续和传统纸钞一样,数字人民币也要重视防伪工作。穆长春进一步称,为统筹管理数字人民币钱包,统一数字人民币认知体系,有效降低防伪成本,将按照双层运营原则,采用共建、共享方式,由央行和指定运营机构共同开发钱包生态平台。

  针对运营机构的选择标准,穆长春也进一步解释道,在这一过程中,央行将选择在资本、技术等方面实力雄厚的商业银行作为指定机构,牵头提供数字人民币的兑换服务,这类商业银行因有成熟的基础设施,完善的体系和充足的人才储备,由其提供兑换服务可以充分利用市场的力量,实现优胜劣汰。

  无论是从保护货币主权和法币地位来看,还是从识别打击洗钱、逃漏税和其他犯罪行为来说,数字人民币的推出都可谓是正当其时。

  正如穆长春会上所称,“近几年,比特币和Libra等全球性稳定币也在试图发挥货币的职能,这些加密资产以去中心化的方式来处理支付交易,会侵蚀国家的货币主权,对于我们来说,现钞的数字化压力越来越大”。

  此外,移动支付现在已成为系统重要性的金融基础设施。不过,一旦出现任何财务风险或者是操作风险,都会对大众生活产生巨大影响,并威胁金融稳定。穆长春指出,目前零售环节的法定货币数字化供给并未跟上需求变化,特别是在边远山区和贫困地区,金融服务覆盖不足,公众对于现金依赖度比较高。

  穆长春举例道,“对于一些数字弱势群体,比如说有些不会使用智能手机的老年人、排斥使用智能终端的人,对于这些人,电子支付的发展不仅没有提高金融的包容性,反而出现了金融排斥现象。货币本来就是一个公共产品,是为社会所有群体来服务的,应该为包括贫困地区和弱势群体在内的所有老百姓提供普惠性的、使用方便的、数字化的央行货币”。

  由此来看,数字人民币或在践行普惠金融的路径上大有可为。

  基金君注意到,10月23日央行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中明确指出“人民币包括实物形式和数字形式”,这也为将来数字人民币的使用提供了法律基础。此外,“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制作、发售代币票券和数字代币,以代替人民币在市场上流通。”

  另外,穆长春在今年的金融街论坛年会上也介绍了深圳数字人民币试点结果。他表示,截至10月18日24点活动结束,累计47573人领取了红包,占总中签人员的95.15%,其中使用红包支付的业务量62,788笔,红包支付金额8,764,231.23元。

  综合北京 商报、第 一 财经等

下载证券之星APP 看今日股市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