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国内财经

全国人大代表刘小兵:加大财政预算信息公开力度 确保钱用在刀刃上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3月5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在北京开幕。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指出,今年要保持宏观政策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促进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在区间调控基础上加强定向调控、相机调控、精准调控。宏观政策要继续为市场主体纾困,保持必要支持力度,不急转弯,根据形势变化适时调整完善,进一步巩固经济基本盘。

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提质增效、更可持续。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精准、合理适度。此外,要优化和落实减税政策。“市场主体恢复元气、增强活力,需要再帮一把。”李克强说。

全国人大代表、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院长刘小兵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指出,提高预算绩效管理质量最有效的方法,不是单纯对项目进行绩效评价,也不仅是自评、第三方评价或上级部门评价等,而是要把所有财政资金使用的结果向社会公开,这样自然就会有利益相关方来主动进行监督。

刘小兵还建议,未来在税制改革中要逐步降低间接税的比重,逐步提高直接税的比重,形成以直接税为主体的税制结构。

加大财政预算信息公开力度

《21世纪》:政府工作报告提出,2021年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提质增效、更可持续。怎样才能达到这一目标?

刘小兵:所谓提质增效主要是要提高财政资金的使用效率,确保财政资金能够用在刀刃上。要做到这一点最关键的是要加强财政预算管理,从制度上为财政资金的使用提供保障。

我国一直在强化预算管理,但是我认为还有改进空间。比如,可以加大财政预算信息的公开力度,让整个社会都参与进来,监督资金使用效果到底能否提质增效。

《21世纪》:如何提高全过程预算绩效管理的质量?

刘小兵: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要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中央在这方面的改革力度也比较大,但从目前的实施情况来看,各地重视程度不一。我认为,提高预算绩效管理质量最有效的方法不是单纯对项目进行绩效评价,也不仅是自评、第三方评价或上级部门评价等,而是要把所有财政资金使用的结果向社会公开,这样就会有利益相关方来主动进行监督。

财政资金的使用主要分为项目支出和基本支出两部分。基本支出一般包括人员经费、办公经费等,比重并不大。占比更大的是项目支出,与其花钱请第三方来评估项目成效,还不如把资金使用结果向社会公开,自然会有人来评估资金使用是否到位、项目设立是否合理以及成效如何等。所以,要想真正提高预算绩效管理质量,我认为最有效的方法还是要加大项目公开的力度。

《21世纪》:要想加大项目公开力度,让项目资金使用情况尽可能地公开透明的话,目前难点有哪些?

刘小兵:从技术方面来看,现在部门预算编制还比较“粗线条”,基本支出比较详细,但是项目支出就比较粗略,有的甚至连项目的内容都不公开。

因而,如果要通过信息公开的方式提质增效,让社会来监督资金使用效果,在预算编制方法上,包括预算会计科目的设计方面需要做进一步的改进,让政府的收支分类科目从广度上能更全面地反映政府所有在做的事情,从深度上能够反映到每一分钱最终具体花到哪里。这样通过技术上的改进后,编制出来的预算能够更易懂,也便于社会进行监督。

优化财政支出结构

《21世纪》:总的来看,2021年财政收支形势十分严峻,预算平衡难度进一步加大,紧平衡特征进一步凸显。在优化财政支出结构方面你有哪些建议?

刘小兵:是的,现在财政形势整体都不是非常乐观,主要表现为财政支出规模居高不下,但财政收入增长压力又非常大。所以,这种形势下我们要更加关注财政资金的使用效果,把钱用在刀刃上。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财政支出结构还有进一步优化的空间。当财政收入压力比较大的时候,为了做到收支平衡除了发债外,另一个可行的方向就是压缩财政支出的规模。所以,财政支出重点在哪些方向,支出结构如何进一步优化,这些是未来工作中需要特别关注的内容。要强调的是,优化财政支出结构应当是一个民主决策、公共决策的过程。每个部门、每个地方政府在制定项目时可以先征求社会意见。

《21世纪》:近些年无论是中央政府还是地方政府都是在过紧日子,但目前我国仍存在区域间财力不平衡,一些地方财政收支矛盾突出等问题,应该从哪些方面着手缓解这一不平衡问题?

刘小兵:财政管理中最常用的就是转移支付,目前效果还不错,西部一些地区财政自给自足能力是比较低的,有的地区财政支出的来源可能90%以上都来自于转移支付。

《21世纪》:政府工作报告提出,2021年我国建立常态化财政资金直达机制并扩大范围,将2.8万亿元中央财政资金纳入直达机制。这是否有助于解决地方财政收支矛盾突出问题?

刘小兵:可以说中央之所以做出这个决定,一定是发现财政资金在下达过程中可能存在中间环节截留的问题。这个问题就会导致在最需要资金使用的地方,资金没法及时到位,到年底资金一股脑全部拨下来,出现突击花钱的现象。

但我认为,如果要构建一种长效机制解决资金截留问题,应该要先找出资金截留的根本原因。此外,还有一种方法是优化财政转移支付制度。比如,在转移支付需求之外的资金,是否可以尝试由地方直接收取、直接支出。

间接税为主体科学性和公平性有欠缺

《21世纪》:从政府工作报告中可以看到,减税降费继续向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倾斜,包括将小规模纳税人增值税起征点从月销售额10万元提高到15万元等。这些措施将带来什么影响?

刘小兵:应该有不少帮助。我们关注到这些年在减税降费趋势下,政府都在有意地倾向一些中小微企业,通过让体量庞大的中小微企业生存下去,从而激发市场活力,培育壮大国内市场。这个方向是没问题的,但能做的不仅仅是提高增值税起征点,还可以从整个税制结构的角度进行改革。

税收一般可以分为两大类,直接税和间接税。我国目前间接税占的比重比较高,将近70%的税收收入都来自于间接税。而间接税在科学性和公平性上都有所欠缺。因而,逐步降低间接税的比重,逐步提高直接税的比重,这或将是未来税制改革的最主要的方向。

《21世纪》:有没有计算过直接税和间接税分别应保持怎样的比重?

刘小兵:它只是一种趋势,也就是说应该是以直接税为主体税。当我国的直接税比重能够达到50%以上的话,应该说税制结构就转变为以直接税为主体税的这种形式了。

《21世纪》:今年也是“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我国提出“十四五”时期要建立现代财税金融体制。对标高质量发展要求,财税金融制度改革要重点关注哪些方面?

刘小兵:今年不仅是“十四五”开局之年,还处于两个百年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期。站在这样一个时间点上,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这样一种国际形势下,我们在构建现代财税金融体制中,不仅要关注财税金融体制本身,更要静下心来总结分析成功的经验以及当中存在的一些失败的教训,这样才能使得迈向第二个百年目标的进程更加稳健。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全国两会报道组 卜羽勤 实习生 迟翔远 杨宇昕 上海报道

下载证券之星APP 看今日股市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