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基金

公私募复盘量化危机始末:多重因素致小盘策略失灵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24-02-22 09:02:26

(原标题:公私募复盘量化危机始末:多重因素致小盘策略失灵)

量化圈遭遇一场大地震,大量产品遭遇大幅回撤。

春节前的最后一周,以卓识、九坤、幻方、灵均为代表的头部私募中性产品普遍跌幅超过10%。

公募公开的数据更加连贯直接,今年以来至春节前的一个多月,跌幅最大的部分公募量化产品净值一度接近腰斩,不少公募量化产品净值跌幅达到三成。

经此一役,量化行业元气大伤,不少量化机构在危机中展开了一场极限求生。

业内也开始思考,风险到底是怎么积累起来的;是什么重伤了骄傲了三年的量化基金;如何避开风险?

危机下的众生相

近期网上流传一则消息传言,涉及幻方投资、明汯投资、九坤资产等多家头部量化私募,“大几千亿产品清盘、自营盘巨亏15亿、DMA欠款60亿、公司破产”。

对此,百亿量化私募们纷纷辟谣,业内人士也证实,这些传言不实。

然而,无风不起浪,传言起因于今年量化产品的业绩垫底,与去年表现正好相反。

不少机构投资人叫苦,“几天跌没了去年的收益”、“一个月把成立以来的收益跌完了”……

量化机构的不少产品在今年收益出现明显回撤。

来自私募排排网的数据显示,大量头部私募量化选股产品均表现很差,与去年形成鲜明对比。

比如,截至2月8日,今年以来的一个多月,幻方1000指数下跌23.30%,去年收益8.59%;明汯股票精选下跌29.70%,去年收益9.01%;稳博量化选股下跌29.32%,去年收益21.29%;卓识辰熙下跌25.73%,去年收益11.86%;启林正兴东绣下跌24.36%,去年收益3.20%。

公募量化的收益亦大幅下跌,今年以来截至2月7日,不少量化产品跌去三成收益。

从年内回报来看,截至2月7日,大成动态量化A为-47.42%,诺安多策略为-44.32%、中信保诚多策略A为-40.08%、德邦量化优选为-36.33%、金信量化精选为-35.38%、渤海汇金量化成长为-34.97%、申万菱信智能生活量化选股A为-34.32%、国金量化A为-33.17%、天冶量化核心精选A为-32.49%、国金量化多因子A为-32.19%……

与之对比,去年上述量化产品不少斩获了令人艳羡的正回报。比如,今年春节前跌幅最大的三只量化基金,大成动态量A去年回报为6.59%,诺安多策略去年回报为5.52%,中信保诚多策略A去年回报更是高达20.20%。

而今年量化基金的表现是一地鸡毛。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市场行情欠佳,代表主动权益基金的偏股混合型基金指数下跌了13.52%。而量化产品集中的小盘风格基金指数大涨20.16%。

而今年却正好相反,截至2月7日,小盘风格基金指数下跌22.87%,一个多月的跌幅超过去年全年的涨幅。

直到2月8日,“国家队”入场买入中证2000ETF,小微盘指数的上涨才让不少量化基金“回血”,减少了亏损。

私募的业绩尚未公布,来自公募量化产品的数据显示,量化产品收益已得到了改善。

比如,2月8日至2月21日的4个交易日,大成动态量化A回报为17.78%,年内收益由此前的-47.42%,变至-38.07%,上升了近10个百分点。

其它量化基金大致相似,同期的4个交易日,诺安多策略收益为17.50%,中信保诚多策略A收益为19.14%,它们年内收益均大幅回血超10个百分点。

值得一提的是,各类量化产品受到这场危机的影响不尽相同。

业内人士介绍,量化圈目前主流有几类量化产品:指数增强、量化CTA、量化中性产品,以及量化DMA产品,

其中,这一轮危机中,量化CTA受伤最小,这是因为它底层跟踪的是商品,与股票市场相关度低。

其余三类量化策略产品,受伤程度由轻到重分别是:指数增强、量化中性、DMA产品。

简单来说,指数增强是一个纯多头产品,只有多头部分会出现负超额。

而中性产品,多头端受到与指数增强产品类似的冲击,但空头端还要承受对冲端成本波动的代价。

DMA产品相当于带杠杆的量化中性策略产品,大多数DMA的保证金比例是25%,即4倍杠杆放大了中性产品两边的收益或者损失。这类产品在这轮危机中受冲击最大。

危机的发生

为什么今年大量量化产品会面临大跌的危机?

原因是大量量化机构“抱团”小微盘股。

比如,今年公募产品收益中垫底的大成动态量化,今年基金净值一度近乎腰斩。从去年中报和四季报来看,大成动态量化风格偏小微盘,比如申科股份、中科通达等重仓股流通市值仅数亿元,2023年小微盘股一骑绝尘,但2024年以来小微盘股却遭遇“重挫”。

根据一位量化机构人士描述,这一波量化下跌故事的开头,是从雪球敲入开始的。

伴随着年初的指数逐步下行,雪球开始零星敲入,然后恐慌开始传播,大家都想跑,结果进一步触发了指数下跌。

雪球背后的券商交易台止损盘被点着,开始集体平仓中证500和1000股指期货,由于平仓的量太大,期指的贴水越来越大,最大的时候到过年化百分之四五十。

巨大的贴水成本压力之下,量化市场里的中性产品扛不住了,赶紧平仓。

此时,大家却发现,量化中性产品都是拿了一堆小票,流动性很差,稍微一卖,股价快速往下掉。

更要命的是,大家又发现,量化指增产品,以及DMA产品也都拿的是小票,小票一砸,本来2023年时是正超额,瞬间集体变成负超额。此时,大家不顾一切地抢跑,结果集体踩踏。

最惨的是DMA,交易端在券商自营盘上,带着4倍杠杆,负超额来时,想平仓又受到制约不让卖。平不了仓的高杠杆DMA,不少被强平、爆仓。

这一切就发生在短短几个交易日内。

有业内人士列出了量化流动性危机时间表:

1月1日至1月22日,“国家队”汇金持续买入沪深300ETF,市场风格逐渐从小票转向大票。

1月22日至1月26日,雪球敲入,沪深300指数止跌反弹,但中证500、中证1000雪球敲入预期升高,投机空头狙击。

1月29日至2月2日,小票流动性危机显现。雪球敲入后,期指贴水迅速走阔,中性策略开始要平仓,多头部分集中卖出导致小票进一步下跌,此时有大量中性产品、指增产品已出现较大超额回撤。

2月5日至2月7日,“国家队”大量买入中证500ETF和中证1000ETF,期指大涨叠加基差大幅波动,同时,非成份股的微盘股流动性被加速抽干,走势崩溃,中性和DMA遭遇多空双杀,集中强平或换仓,微盘股流动性危机达到顶峰。

2月8日,微盘流动性危机缓解。汇金开始买入2000ETF,DMA强平结束,资金逐步开始买入超跌股,部分扛过危机的量化产品得以修复部分损失。

这一场风暴值得量化全行业反思,而风险是怎么积累起来的?

节前,国金量化精选和国金量化多因子的基金经理马芳表示,近日在换仓过程中遇到少量个股流动性问题。他认为,这是近日以来一系列事件(雪球产品、部分量化产品等)负向强化的结果。

从记者看过的量化机构10多份近期发布的产品运作说明中,大家给出了大致相同的描述。

也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风险来自于量化抱团小票,与几年前基金抱团核心资产一样,自2021年2月以来,小盘股连涨3年,但是没有只涨不跌的资产,小盘股今年开始下跌。

极限求生

当危机发生时,量化机构是如何应对和求生的?

记者发现,各家有各家的方法。

灵均与九坤、幻方、明汯并称为量化圈的“新四大天王”。

2月20日,百亿量化私募中的灵均投资因违规操作,触碰了监管“红线”而受到量化圈广泛关注。

总体来看,在春节前后的这段时间内,灵均投资连续在做极致的风格切换。

在今年1月时,宁波灵均产品以小微盘仓位为主。

2月8日,春节前最后一个交易日,宁波灵均从中证2000大幅调仓到中证1000和中证500的成分股中,遗憾的是调仓当天,“国家队”大举进入中证2000ETF,中证2000指数大涨8.75%,宁波灵均错失这一波大涨。

在2月19日,春节后第一个交易日,市场高开,宁波灵均又迅速大幅从沪深300、中证500和中证1000等三大股指成分股上往小微盘的中证2000成分股调仓。当天中证2000指数大涨4.37%,宁波灵均取得了不错的收益。

然而,也就是2月19日这一天的操作,在开盘1分钟内,宁波灵均卖出了约25.67亿元的股票,使上证指数和深证成指大幅下挫,影响了正常交易秩序。随后,宁波灵均净买入1.87亿元小盘股。

针对2月19日宁波灵均的不当操作,2月20日,沪深交易所对宁波灵均实施暂停交易措施并启动公开谴责程序,对量化机构影响市场平稳运行、损害投资者合法权益的违法违规行为,释放了强监管信号。

而在这波量化风险中,百亿量化衍复选择“躺平”,其表示,其在风暴中并未调整风控参数,以一贯的风格正常交易,结合此前美股和A股alpha因为流动性危机而集体大幅回撤的经验,衍复认为这个阶段只要产品不因为爆仓、触及止损线等原因被动终止运作,且不人为干预量化模型,最终超额将会在不长的时期内自然修复。

百亿量化私募九坤也表示自己没有轻易切换,指出“极端行情发生后,我们基于国内和海外类似行情的历史经验,结合自身的风险控制情况,在极端风险防范和长期模型效果之间选择了相对平衡的解决方案。如果市场发生踩踏,在对市场下一步情况不明朗的情况下,武断切换容易造成一来一回的踏空。”

也有量化机构采取主动的求生方式。

艾方资产表示,在1月22日中证500和中证1000明显开始破位,期指贴水开始急剧放大的时候,就开始逐步切换仓位,减少在小市值上的暴露。在几轮调整后,不再有任何市值和风格的暴露。

此外,为了预防净值在流动性危机短暂但剧烈的冲击下跌破预警止损线,艾方构建一个类似看涨期权的结构,以确保冲击过去后产品依然保有充足的仓位吃到反弹,快速修复净值。

天算量化则表示,其的应对是此前一直限制行业敞口在2%以内,风格因子在0.5以内。在春节前最后一周开始之前,天算已经把各风格因子,尤其市值因子控制在0.3标准差以内,同时量化对冲策略降低至50%仓位。在春节前一周的周一,流动性危机开始,市值因子控制到0.1附近,量化对冲继续降低到30%-40%仓位;周二流动性危机继续,国家队入场,天算调整30%策略仓位为成分内避险;周三流动性危机加剧,非成分股无差别大幅跑输指数,天算继续调整50%仓位到80%成分内;周四资金流入中小盘股,流动性危机暂时解除,天算成分内选股策略降低到60%。

百亿量化私募幻方量化指出,其春节前一周已收紧了整体风控,防止小市值股票出现极端流动性危机时对于投资组合的冲击,并在每个交易日分析模型表现,持续进行优化。但其表示相信市场会逐步回到正常的轨道,策略模型也会恢复正常。

中国基金报

2024-04-19

首页 股票 财经 基金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