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股票

抄作业!朱少醒、刘彦春、谢治宇、葛兰等顶流基金经理最新重仓股大曝光

来源:证券之星资讯

2022-01-25 13:07:49

  炒股想赚钱有多难?不说“七亏二平一赚”这样的老生常谈,就连知名经济学家管清友也不建议上班族炒股。

  然而参与资本市场投资的人反增不减。因此,在这个市场中一直充斥着各种投资方法,其中比较典型的就是抄作业了。那些顶流明星基金经理的作业,也成了市场关注的焦点。

  近期,随着公募基金四季度披露进入尾声,朱少醒、谢治宇、葛兰、刘彦春、赵诣、冯明远等顶流基金经理的持仓情况也浮出水面。

  刘彦春规模跌破千亿

  1月24日,刘彦春管理的6只基金四季报悉数出炉。其中管理景顺长城新兴成长混合和景顺长城鼎益混合这两只基金的时间最长,均超过了6年。

  作为刘彦春管理规模最大的基金产品,景顺长城新兴成长四季度期间增持了中国中免;对其重仓持有的贵州茅台、泸州老窖、五粮液等多只白酒股进行了减持,其中泸州老窖减持幅度最大,达21.31%;对迈瑞医疗、药明康德、海大集团、古井贡酒、美的集团、海康威视持股数量不变。

  不过,大量减持后,贵州茅台仍是该基金第一大重仓股,四季度末持股市值达50.46亿元,占基金净值的9.76%。

  而在景顺长城鼎益混合方面,也有类似的操作,贵州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同样都出现了持股数下降的情况。从这些持仓的变化可以看出,虽然刘彦春依然看好白酒行业,但是也都进行了减仓的动作。

  值得一提的是,在去年三季度规模一度摸高1029亿元后,今年四季度在管基金规模出现50.66亿元的缩水,目前在管基金规模为978.5亿元,跌破千亿关口。

  其中,景顺长城新兴成长规模缩水最多,从三季报的524.7亿元萎缩到516.94亿元,单季度规模萎缩25.76亿元。

  业绩下滑叠加基金遭基民赎回是其规模下降的主要原因。数据显示,去年全年,景顺长城新兴成长亏损9.94%,其中,下半年亏损13.04%。

  他在2021最后一份季报中提到,“投资最困难的阶段已经过去,保持耐心,价值总会回归。”

  葛兰:晋升“公募一姐”

  综合葛兰旗下各基金财报,2021年四季度葛兰还是在创新药产业链、医疗服务、高质量仿制药的龙头企业等方向进行了着重的布局。

  与上季度相比,2021年四季度葛兰增持了药明康德、凯莱英、泰格医药等被增持,还新晋了片仔癀、九洲药业为前十大重仓股;目前其旗下基金综合持仓排名前三个股为隆基股份、宁德时代、药明康德。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以来,医药板块表现不佳。葛兰管理的5只基金在2021年四季度均没有实现正收益。其中,中欧医疗健康和中欧医疗创新股票四季度跌幅超过16%,中欧医疗健康今年开年又下跌超10%。

  虽然医药板块表现乏力,但葛兰的基金持有人却是“越跌越买”。2021年四季度末,“医药女神”葛兰的管理规模达1103.39亿元,较三季度末规模增长133.38亿元,一跃超过张坤,摇身一变成为了“公募一姐”。

  面临医药行情的低迷,葛兰在四季报中表示,我们总体维持了高仓位的运作,在长期看好的创新药产业链、医疗服务、高质量仿制药的龙头企业等方向进行了着重的布局。

  朱少醒:新晋三只个股

  管理一只基金超16年,富国基金的朱少醒是市场少见的公募“老将”,因此其管理的几只基金备受投资者关注。

  从整体来看,朱少醒依然保持了高仓位运作。股票仓位占基金总资产的比例从2021年三季度末的93.42%小幅升至四季度末的93.53%,变化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综合其旗下各基金财报,在前十大重仓股方面,朱少醒新晋了立讯精密、迈瑞医疗、长春高新;还加仓了贵州茅台、宁德时代、伊利股份、宁波银行、五粮液等。

  朱少醒在四季度中表示:“未来我们依然会致力于在优质股票里寻找价值,去翻更多的‘石头’。我们并不具备精确预测市场短期趋势的可靠能力,而把精力集中在耐心收集具有远大前景的优秀公司,等待公司自身创造价值的实现和市场情绪的周期性回归。”

  谢治宇:逆市吸金25亿元

  累计管理规模超900亿元的谢治宇,其管理的几只基金同样也是备受投资者关注。

  其目前在管的基金一共有4只,包括兴全趋势投资混合、兴全合宜混合、兴全社会价值三年持有混合和兴全合润混合。

  综合其旗下各基金财报,谢治宇四季度新入了紫光国微、顺络电子、快手、华能国际、中国核电、东方财富等,增持了闻泰科技、三安光电、普洛药业,减持了海尔智家、万华化学、芒果超媒、晶晨股份、健友股份、锦江酒店、海康威视。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去年末,谢治宇在管基金总规模为963.45亿元,规模在四季度逆市上涨25亿元,目前也是向千亿体量发起冲锋的基金经理。

  从投资运作看,在去年极致的结构性行情中,谢治宇的持股仓位是震荡加仓的思路,最新的持股仓位为93%,维持在较高仓位。

  在四季报中,谢治宇表示:将不断寻找具有良好性价比的投资标的, 同时关注长期发展方向上的优秀公司。

  顶流基金经理收益回撤

  2021年基金频繁“跌”上热搜榜单。像葛兰、张坤这样的新晋顶流的业绩都遭遇了较大的回撤,朱少醒、傅鹏博这样的老将也表现一般。那么明星基金经理产品还能买吗?

  首先,需要指出的是,投资一定是个长期的事情。由于市场的瞬息万变,没有人能做到每时每刻都能跑赢市场,巴菲特也如此。从长期投资价值来看,不少明星基金的盈利能力依然可圈可点。

  而这些顶流基金经理的能力圈也是有限的,比如葛兰在医药行业如鱼得水、张坤重仓白酒。一直以来,这些基金经理的重仓行业和个股基本上未曾改变,他们本身就关注的是价格,持有的也都是ROE最高的企业和公司,变的则是市场大环境。

  当市场切换,才有了顶流基金经理的回撤。未来当成长风格退潮之后,下一轮风格周期,还会回到价值上来。

  其次,就是基金经理的持仓相对集中。通常来讲,基金经理会通过分散持仓来降低风险,防止因某只个股出现黑天鹅事件而拖累整体收益。

  但是近年来,这些顶流的基金经理,普遍都想要在短时间内做出非常爆炸的收益率。这就导致持仓集中、押注某个单一赛道的基金越来越多,大家纷纷在某个热门赛道里抱团,一哄而上,最后又一哄而散。

  最后是,规模是收益天然的敌人。像葛兰、张坤都经历过在短时间内基金管理规模的急剧上升,这对于他们的管理能力、标的选择都带来了挑战,因此才会有顶流翻车现象。

  总得来说,投资是个长期的事情。投资者切不可盲目抄作业,更多还是去借鉴其投资思路和逻辑。

首页 股票 财经 基金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