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股票

并购能手袁永刚瞄准新目标:南孚电池

来源:证券之星原创

2021-10-20 10:35:13

  控股东山精密(002384.SZ)、安德利(603031.SH)、蓝盾光电(300862.SZ)三家A股上市公司的知名企业家袁永刚是个罕见的并购能手。继2016年成功并购苹果FPC供应商MFLX公司、2018年并购跨国巨头伟创力旗下主营刚性PCB业务的Multek后,袁永刚再次准备出手了。

  此次袁永刚盯上的新目标不再是外资企业,而是知名国产名牌企业—南孚电池。

  两笔并购打造电路板全球巨头

  全球性数据机构Prismark今年 2 月公布的数据显示,东山精密在 FPC(软性电路板) 生产领域位列全球前三,在PCB(电路板)生产领域位列全球前四。短短五年时间,东山精密从无到有,一举奠定国内电路板行业内资第一的龙头地位,受益于其实控人袁永刚拍板的两笔大并购。

  第一笔并购发生在2016年,从当年2月份东山精密公布收购美国上市公司MFLX公司100%股权的公告,到当年7月27日双方完成交割手续。仅仅五个月,该笔耗资40.72亿元的并购顺利完成,无不彰显其实际控制人、该笔并购操盘者袁永刚的魄力。MFLX公司是苹果公司FPC的主要供应商之一,其主要客户包括苹果、小米等。该并购标的虽然拥有苹果、小米这批大客户,但在并购之前毛利率较低,盈利能力很不稳定。2014年该公司亏损超过8000万元人民币,2015年盈利5000多万元,2016年第一季度又再次亏损几千万。就是这样一家业绩看上去极不稳定的公司,出价需要40亿元巨资。面对来自各界的质疑,甚至有嘲笑,慧眼识珠的袁永刚力排众议拍板:“我买了”。并购完成后MFLX公司的FPC业务逐年快速增长,给东山精密贡献不菲利润。去年,FPC业务的营业收入超过154亿元,给公司贡献的净利润为9.21亿元。事实上该业务的利润贡献还受到疫情、海运的负面冲击,因为在2019年该业务给东山精密贡献的净利润高达11.5亿元。

  第二笔并购发生在2018年,这次并购目标是跨国代工巨头伟创力旗下的Multek。Multek同样是电路板知名企业,其优势在刚性电路板、刚柔结合电路板,软板制程能力达12 层,硬板达46 层,其市场地位多年保持在全球前30名左右。2018年7月26日,袁永刚成功并购Multek,共耗资19.92亿元现金。并购完成后,Multek生产基地的产能利用率逐步提升,盈利能力获得快速增长。2019年Multek,净利润为1.24亿元,2020年其净利润提升到1.68亿元,较上年增长35%。

  MFLX虽然名为美国上市公司,其生产基地实际在苏州。Multek的主要生产基地全在珠海。加上东山精密后来在江苏盐城打造的新电路板生产基地,构成了东山精密的全部电路板业务。2020年东山精密 整个PCB板块业务收入高达187.71亿元,已经成为国内电路板业务龙头企业。

  袁永刚的优势并不仅仅在于“慧眼识珠”的独到价值判断力,更多地在于其“点石成金”对并购资产强劲整合能力。东山精密电路板业务今天的成功,昭示其重组整合取得了优异成绩。蓝盾光电的成功上市,也是袁永刚并购整合的另一成功案例。蓝盾光电这家老牌国有控股企业早在2002年就实现了民营化改制,但是多年内其业务发展并不突出。正是袁永刚并购控股该公司后,加大力度引进管理人才和优秀研发人才,使得这家常年盈利两三千万的企业,2019年净利润提高到1.5亿元,最终在去年8月24日成功挂牌上市。

  安德利将并购南孚电池控股权

  这一次,袁永刚看上的新并购目标是国内消费电池龙头企业——南孚电池。

  9月10日,袁永刚作为实控人的上市公司安德利宣布将耗资24.56亿元现金并购新三板公司亚锦科技36%的股权,从而获得这家新三板公司的实际控制权。通过亚锦科技背后,袁永刚看中的正是亚锦科技持股82.183%权益的南孚电池。

  与袁永刚此前40.72亿元并购MFLX公司、19.92亿元并购Multek相同的是,此次安德利并购亚锦科技同样是现金并购。与之不同的是,并购之际MFLX公司业绩盈亏波动大、Multek因发展不理想被母公司甩卖。而此次并购的最终目标南孚电池则是明星企业,实实在在的优质资产。南孚电池资产如此之优秀,“南孚牌”碱锰电池产品连续二十八年 (1993 年-2020 年)在中国市场销量第一。在我国碱性 5 号和 7 号电池品类市 场的销售额份额/销售量份额分别为 84.2%、82.9%。安德利公告显示,南孚电池2020年营业收入为33.74亿元,净利润为6.58亿元。今年上半年表现更好,营业收入为19.22亿元,净利润更是高达4.41亿元,扣非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为4.33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40.13%。

  为了支持安德利此次并购,袁永刚还拿出3亿元真金白银替安德利支付本次并购的意向金。此次资产出售方强烈要求买家拿出3亿元意向金,安德利账面现金只有0.92亿元。而且资产出售方宁波亚丰本身面临着较大财务压力,3亿元意向金付出后如果交易谈不成,意向金又拿不回,上市公司安德利及其背后的众多中小投资者不是要担风险嘛。怎么办?袁永刚自己掏了2.99亿元和安德利成立了宁波睿利的合伙企业,安德利子公司安徽启睿出资100万元作为普通合伙人。这笔钱拿出去既可以充抵安德利的意向金,出现任何资金风险又由实控人袁永刚自己扛着了。

  资本市场的任何投资、并购总是风险与收益相伴同行,袁永刚能够再续辉煌成功并购南孚电池的实际控制权么?安德利和它4400多名中小股东希望他能够顺利成功。

证券之星资讯

2021-12-04

首页 股票 财经 基金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