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保险

独自接盘北外滩项目 刘益谦的国华人寿上市梦暂告搁浅

来源:投资者网

  国华人寿准备全部收下上海北外滩楼宇,刘益谦蓄势四年的上市梦遭遇搁浅,内外交困下,“资本猎豹”只能继续等待

  精心准备了4年,刘益谦的保险上市梦还是落空。

  这位素有“资本猎豹”之称的大佬,4年前就筹划把国华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华人寿”)整体上市。不过,市场的风云变幻,让其步步为营的计划戛然而止。

  同时,国华人寿与中国金茂联合(00817)开发的上海北外滩项目,将变为公司单独开发,前者将以11.91亿元收购后者项目公司股权。

  独自承担北外滩项目开发

  本月末,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嘉兴浦晨投资有限公司的30%股权。该公司为上海北外滩一幅地块的项目公司,出售方为中国金茂的控股企业。

  2017年,中国金茂联合国华人寿,以41.24亿元拿下上海北外滩地块。地块处于上海外滩、陆家嘴、北外滩的黄金三角圈,但拿地以后施工进展缓慢,成了区域为数不多的烂尾项目。

  据悉,国华人寿将全部接盘中国金茂持有的项目股份,对价11.91亿元。前者也将接替后者,成为项目开发、运营的推动人。

  交易的A面,国华人寿将独自承担开发的资金压力。

  资料显示,去年公司投资活动现金流入877.6亿元,流出1232.47亿元。收购北外滩项目全部股权,虽然金额不大,但后续建设成本,还得继续评估。

  交易的B面,从未有过地产开发经验的国华人寿,面临一片未知。

  根据当年的出让要求,地块必须引入持牌金融集团的中国总部。公司目前注册地在武汉,总部办公位于上海中心大厦。若严格按照引入制度,纳税主体以注册地为准,公司还得大费周章地迁移注册。

  而且,地块还被要求配套一座6万平方商场。无论是开发、招商、运营等环节,毫无经验的国华人寿,都将面临严峻考验。

  对此,《投资者网》就后续开发问题向公司进行求证,截至5月28日,对方尚未置评。

  国华人寿搁浅上市梦

  法人股大王、定增大神、艺术收藏大拿,现在对刘益谦而言,“保险大咖”可能是他最想要的别称。

  去年8月,天茂集团(000627.SZ)发布公告,称会通过控股子公司吸收合并国华人寿。一旦运作完成,国华人寿将实现整体上市。

  草蛇灰线,伏脉千里。为了这个局,刘益谦已蓄势多年。

  2001年,新理益收购天茂集团的前身百科药业。改名之后,尽管盈利始终未见起色,但无意中反倒让天茂集团成了一只好壳。手握丰富资产的刘益谦,只要注入旗下优质公司,就能轻易实现财富的暴涨。

  资本猎豹的口袋里,国华人寿是理想标的。公司成立11年,保费收入从8.93亿元到539.72亿元,累计涨幅接近60倍,规模处于行业十五名左右。

  然而,险企登陆资本市场,难于上青天。时至今日,A股仅有5家上市保险公司,但保险影子股,就至少有7家。

  为了成为第6家上市险企,2016年开始,刘益谦三步前进,步步为营。

  第一步,剥离天茂集团的化工、医药等业务,相关资产划转至其他口袋;第二步,打造国华人寿的多级架构,不断增设子公司,构建一个控股型的保险平台;第三步,出清安盛天平财险股权,不仅落袋8.5亿元,更解决了同业竞争的瑕疵。

  三步走完后,国华人寿到达资本市场的最后一关。叩开大门前,公司进行了一轮国企混改,湖北地方国资合计增资46.55亿元。当地国有资产委员会官网的报道中,此举是为了战略布局省内规模最大、功能最全的金控集团。

  然而,最新公告里,天茂集团决定终止交易,理由为交易方对估值、价格提出新意见。最后的临门一脚,刘益谦搁浅了上市梦。

  资料显示,三家湖北国资收购国华人寿时,估值超过433亿元,但目前天茂集团市值256亿元,存在不小差额。公司若执意完成上市,湖北国资等于吃了哑巴亏。

  对此,《投资者网》就何时再启动上市、吸收合并中的估值、定价问题向公司进行求证,截至5月28日,对方尚未置评。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国华人寿搁浅了上市梦,扛下了北外滩项目,折戟了银保渠道。

  根据年报,公司去年实现收入376.96亿元,同比增长9.18%;净利润22.16亿元,同比增长7.82%。总体来看,算是渡过了成立以来的最大的风暴。

  2018年,国华人寿的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曾一度低位到115.6%,几乎触及监管的红线。十万火急下,这才有了湖北国资入场、注册地迁楚的往事。

  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再次打乱国华人寿的节奏。

  公告显示,今年公司的保费收入有明显的下滑趋势。前四个月累计原保险保费收入173.41亿元,对比去年同期的210.9亿元,降幅超过两成。

  最主要的原因,与国华人寿的渠道息息相关。公司主攻银保渠道,即走银行柜台方式售卖保险产品,疫情产生的线下冲击,直接造成合作陷入冰点。

  这些年的公司报告里,银保渠道的收入贡献占比,全部超过90%。该模式的优点,在于不用耗费巨大人力成本,就能见效保单的增长;缺点也很明显,一旦银行收缩保险产品的推广力度,公司只能被动接受渠道费用的上调。

  为了维护与银行的“友谊”,国华人寿不断加大烧钱力度。2017至2019年,银保渠道的手续费及佣金支出,分别为19亿元、12亿元、35.43亿元。

  一只蝴蝶挥动翅膀,造成太平洋海啸;新冠病毒在城市扩散,倒下无数中小企业,倒逼上百亿规模的险企调整策略。

  国华人寿的应对之策,是发展长期期缴产品。简单说,就是拉长保单期限,与主打短期的银保渠道产品形成错位,优化整体结构。

  不过,优化需要规模化资金做后垫,暂时失去了上市这一融资渠道的国华人寿,处在十字路口。

下载证券之星APP 看今日股市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