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证券要闻

5月工业增速回落至8.8%:成本高企抑制下游企业扩产,汽车产量首现负增长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随着基数的抬高,5月工业增速进一步回落。

国家统计局6月16日公布的数据显示,5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8%,增速较上月回落1个百分点;与2019年同月相比,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长13.6%,两年平均增长6.6%,较上月回落0.2个百分点。

尽管近期价格大幅上涨,但上游原材料行业并未出现扩产迹象,5月黑色等行业增速明显回落,原煤、焦炭产量增速只有0.6%、0.3%,而水泥、生铁的产量更是出现了3.2%与0.2%的负增长。

由于下游工业消费品供给能力充足,市场竞争充分,涨价自上游向下游消费品的传导较为有限,不过这也挤压了中下游企业的利润,不可避免地影响后者的投资积极性,进而对工业生产形成负面冲击。

工业的新旧动能切换仍在持续,5月新能源汽车、工业机器人、集成电路同比分别增长166.3%、50.1%、37.6%。

而在经历连续多月高速增长之后,5月汽车产量首度出现4.0%的负增长,芯片短缺正在成为抑制汽车行业乃至整个电子制造业最大的瓶颈。

涨价向工业消费品传导不明显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今年以来,规上工业增速整体呈回落走势,其主要原因是,随着去年复工复产的稳步推进,规上工业的基数在逐步提高,“不过从两年平均增速看,6.6%的增速相比往年略高,说明工业生产仍保持着不错的扩张势头。”

财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超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5月工业增速进一步回落,一方面是因为去年规上工业的基数从4月的3.9%提高到5月的4.4%,导致今年同比增速降低;另一方面,主要发达经济体离群体免疫时间逐渐接近,其国内产能利用率逐步接近疫前水平,出口补缺口效应弱化,对工业生产形成一定拖累。

三大门类中,5月份,采矿业增加值同比增长3.2%,明显低于制造业的9.0%、电力热力等公用事业的11.0%,成为拖累工业增速的主要原因。

伍超明指出,这是因为去年采矿业投资持续萎缩,全年下降14%,资本支出降低影响产能提高;此外,在碳中和、碳达峰目标约束下,环保日渐趋严,影响了企业扩产积极性。

值得注意的是,5月上游原材料行业出现了大幅涨价,当月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黑色金属矿采选业、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价格同比分别上涨99.1%、48.0%、38.1%、30.4%。然而,5月黑色、有色两行业的工业增速却分别为7.7%和2.9%,原煤、焦炭产量增速只有0.6%、0.3%,而水泥、生铁的产量更是出现了3.2%与0.2%的负增长。

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张航燕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原材料价格大涨却不见扩产,一方面是因为经过多年去产能洗礼,原材料领域产能利用率已升至高位,产能释放空间有限;另一方面,采矿等行业投资较大、周期很长,不会因短期的市场大幅波动而增加投资;其三,这些领域大都是去产能和环保限产的重点,在双碳目标约束下,企业缺少扩产动力。

周茂华指出,近期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主要是输入性的,并非基于国内供求关系的变化,因而国内生产对价格并不敏感。

上游工业品价格的大幅上涨是否会向中下游工业品传导?在6月16日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付凌晖指出,由于下游工业消费品供给能力比较充足,市场竞争比较充分,价格自上游向下游消费品传导有限,工业消费品价格全年有基础、有条件保持稳定。

“当然也要看到,近期由于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带来PPI涨幅明显扩大,原材料部分领域的价格较快上涨确实要引起重视,要加强市场调节,缓解企业的成本压力。”付凌晖说。

伍超明指出,原材料和大宗商品价格的过快上涨,在需求环境较为疲弱的买方市场中,中下游企业很难将成本转移出去,企业利润受到被动挤压,不可避免会影响其投资积极性甚至出现不敢接单的现象,进而对工业生产形成负面冲击。

新能源汽车产量激增166.3%

国家统计局工业司副司长江源在解读5月工业数据时指出,5月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7.5%,两年平均增长13.1%,增速较上月分别加快4.8、1.5个百分点,分别高于全部规上工业8.7、6.5个百分点,持续带动工业生产。

高新技术产品生产也保持快速增长:当月智能手表、工业机器人、服务机器人、碳纤维及其复合材料分别增长87.5%、50.1%、49.2%、43.3%。

值得注意的是,5月汽车生产再度出现增速回落,当月汽车制造业增长已降至0.5%,汽车产量209.6万辆,同比出现了4.0%的负增长,其中,轿车和SUV的产量分别为78、71.5万辆,同比分别下降1.0%、2.1%。

而与传统汽车形成鲜明对比的是,5月新能源汽车产量达到23.7万辆,同比增速高达166.3%。

伍超明指出,汽车产量负增长一方面是因为芯片供应短缺对企业生产的影响正加剧;另一方面是因为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加大企业生产成本。

“新能源汽车之所以增长迅猛,一是国家和各省市层面产业政策和消费刺激政策支持的结果;二是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各个环节日趋成熟,消费者的接受度和认可度有所提高;三是随着技术提升,国产品牌市场份额正在逐步提高。”伍超明说。

工信部赛迪研究院工业经济所工程师张亚丽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汽车产量出现负增长,一方面是因为汽车芯片短缺问题进一步凸显,部分汽车厂商被迫停产,抑制了汽车产能释放;另一方面,去年疫情发生后,因社交隔离需要,汽车需求得到充分释放,而汽车并非消耗品,短期内需求得到满足后,汽车产业的高速增长缺少持续性需求支撑。

值得注意的是,芯片短缺在一定程度上开始制约笔记本、手机等电子产品的生产,近期不少手机、笔记本产品也开始出现缺货现象。5月PC、智能手机的产量分别为3614、10273万台,同比增速分别为10.8%、9.6%,相较年初均出现了大幅回落。

不过当月集成电路产量达到299亿块,同比增长37.6%,半导体分立器件、半导体存储盘、单晶硅等产品产量分别增长59.1%、56.6%、44.1%,增速较上月均有所加快。

周茂华认为,随着国内外芯片产能的逐步释放,电子行业“缺芯”的现象在下半年有望逐步缓解。不过他强调,芯片行业是一个高度依赖全球产业链分工的行业,产业链上任何一个环节出现断裂都会影响整个行业的产能供给。

展望未来,伍超明认为,未来数月工业生产的基数将进一步提高,在海外供需缺口弥合导致出口增速边际放缓,原材料价格过快上涨对中下游利润形成挤压,碳中和碳达峰目标下企业生产环境成本约束增强等多重因素制约下,预计下半年工业生产仍将延续边际放缓的态势。

江源指出,当前外部不确定不稳定因素依然较多,行业、企业增长不均衡现象仍较突出,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对中下游行业影响加大,产业链供应链断点堵点依然存在,工业经济稳定恢复的基础尚不牢固。

“下一步,要继续采取有效措施,应对大宗商品价格过快上涨及其连带影响,加强产业链上下游协同创新,持续巩固工业经济稳定恢复势头,努力促进供需动态平衡。”江源说。

        

(作者:夏旭田 编辑:包芳鸣)

                 

21世纪经济报道及其客户端所刊载内容的知识产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详情或获取授权信息请点击此处。

下载证券之星APP 看今日股市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