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行业新闻

不孕发病率达18% 辅助生殖人群年轻化

来源:经济观察网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张英 “当时整个人都崩溃了,觉得自己的人生完了,感觉就像被判了死刑。”在拿到卵巢早衰诊断报告的那一刻,年仅28岁的赵倩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不能自然怀孕了。

像赵倩一样年轻的不孕患者并非少数,国家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评审组专家张学红表示,根据她的临床经验来看,近年来寻求辅助生殖的患者,平均年龄有走向年轻化的趋势。

发现不孕后的赵倩,在一年多时间里,前后选择了两家高端私立生殖健康医院,做了三次试管婴儿手术,花费10多万元后,终于怀上了孩子。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院长乔杰在5月末发布《柳叶刀中国妇幼健康特邀重大报告》时表示,2007-2020年间,我国不孕发病率已从12%升至18%。不孕发病率的上升在辅助生殖机构的业务发展趋势上体现得十分明显.

美中宜和医疗集团生殖健康部负责人李洋表示,他所在机构的生殖服务收益近年来每年都保持成倍的增长。

以往,在计划生育政策下,不孕不育问题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忽视。如今,随着育龄妇女人数减少、生育率下探,不断升高的不孕发病率也开始成为压在人口问题这匹骆驼上的一根稻草。

28岁遭遇卵巢早衰,花10多万连做三次试管婴儿

2019年下半年,赵倩在备孕半年多后没能自然受孕怀上孩子,被医院查出卵巢早衰,无法自然受孕,需借助辅助生殖技术。

赵倩与丈夫经十年爱情长跑后结婚,婚后,赵倩曾意外怀孕了两次,但因当时经济压力大、未做好生育准备等原因,都选择了流产。

回忆起流产经历,赵倩最后悔的是最近一次药物流产,在流产后未听医嘱进行复查及使用抗感染药物,导致发生逆行性感染。“当时是一种侥幸心理,觉得自己年轻,流产后感觉身体恢复得很快,就没有去复查。如果那时认真复查,也许就可以避免后面受的这些苦”。

为了能成功受孕,2019年底,赵倩与丈夫开始寻求生殖辅助,前后选择了两家高端私立生殖健康医院做试管婴儿。赵倩认为,相比公立医院,私立医院私密性更强,更容易约到医生,同时由于患者相对较少,医生在服务过程中更能照顾到不孕患者本就十分敏感脆弱的心理。

赵倩在第一家医院连续做了两次试管婴儿,花去了近10万元。但由于未能及时跟进检查、医疗团队判断失误等原因而失败。这家医院虽在北京开设了辅助生殖门诊,但其实验室却设立在天津,赵倩与丈夫每隔两三天便需前往天津做检查,这对需每天上班的工薪人员而言,十分不便。

经历了两次失败后,赵倩感到身心俱疲。“我是全麻取卵,取完后整个人的精神状态、身体状态都很受打击。当时也不敢告诉双方父母,想着靠我们自己解决这件事,心理压力和经济压力都特别大。”

第二次失败后,赵倩和丈夫换了一家辅助生殖门诊与实验室均在北京的私立医院。幸运的是,在这家医院治疗近一个月后,2021年1月赵倩成功受孕,激动的赵倩抱着丈夫落下了眼泪,“总算熬到头了,这一关算是闯过了”。

与赵倩相比,今年35岁的李梅接受治疗的时间更长。自5年前成婚以来,李梅一直未能如愿怀上孩子,医生给出的不孕原因是她患有多囊卵巢综合征。起初,她主要通过吃中药调理身体,但一直未能见效。去年11月,在即将到达35岁这一高龄产妇的年龄关口前,她决定做试管婴儿。6月10日,记者在北京一家公立妇产医院生殖中心门诊见到李梅时,她正独自排队做身体检查,目前她仅剩胚胎移植这最后一步,通过这一关就能受孕成功。至此,李梅一共约花费了3.8万元,相比于私立医院,公立医院的治疗费用相对较低。但对她这样的农村家庭而言,负担还是较重。

据了解,在我国生殖辅助技术相关费用尚未纳入医保。

降低人流率或能提升生育率

导致不孕的原因,张学红表示是多方面的,包括年龄、生育史、生活方式、环境因素等。在年龄上,一般认为女性生理上的理想生育年龄是 22-28 岁,或至少不超过 35 岁,因为生育能力或卵巢功能在 35 岁之前达到峰值,之后便快速下降,超龄后生育风险也会随之增高。“所以鼓励三胎,我们还是希望鼓励年轻人的三胎,不是35岁甚至38岁以上的人去生三胎,如果超龄的人生三胎,又会带来母婴死亡率问题”。

李洋认为,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生育意愿的推迟,年龄因素导致的不孕人数会越来越高。根据2017年生育状况抽样调查数据,2006至2016年我国育龄女性平均初育年龄从2006年的24.3岁上升到 2016年的26.9岁,向后推迟了三年。而在大城市,初育年龄或许更迟。根据上海市妇联数据,2019年上海市户籍人口女性平均初育年龄为30.29岁。

在生育史方面,先前生产或流产导致的生殖道感染、子宫内膜异位症等都可能会引发不孕。张学红表示,相比于原发性不孕,继发性不孕的发病率更高,而目前我国居高不下的人工流产率(每1000名15-49岁女性的人工流产次数)及重复流产率(≥2 次流产)都将会导致继发性不孕率的上升。

《柳叶刀中国妇幼健康特邀重大报告》显示,2005-2017年,中国人工流产(包括手术和药物流产)的总数从每年710万次增加到960万次,人工流产率从 20.2‰上升到 27.3‰。在中国至少经历过一次流产的女性中,重复流产率为 65.2%。

“如果能够把人流率降下来,就可能对我们的生育率带来改变,至少继发性不孕的人数会有所下降。”张学红建议,医院做相关手术时应作出更多条件限制,如除了患者自身的证件外,还应要求监护人的证件等。通过终端的人流限制,倒逼年轻人提升性保护意识。同时,需要普及性教育,尤其是提升青少年的性保护意识、对生命的敬畏意识,如此能避免在非意愿的情况下意外怀孕,不得已选择去做人流。

不孕率上升带热辅助生殖

其实,不孕发病率的升高趋势,业内早已有预测。此前,弗若斯特沙利文曾预计,中国的不孕率将由2016年的15.1%上升至2023年的17.9%,不孕夫妇预计将由2018年的4780万对增长至2023年的5030万对。

乔杰团队的最新调查结果表明,实际发病率情况比预计的增长更快。18%的不孕发病率,意味着每5.6对育龄夫妇中就有1对面临生育方面的困难。这一比例在全球范围内也是一个偏高的数字,根据《柳叶刀中国妇幼健康特邀重大报告》,高收入国家的不孕发病率一般在3.5%-16.7%之间,低收入国家的发病率是6.9%-9.3%。

李洋介绍,从他所在机构的接诊量来看,不孕患者数量的增长很明显,相关服务收益近年每年都保持成倍的增长,以2020年为例,尽管受疫情影响,收益仍同比增长了一倍多。“我们原来只有两层门诊,由于患者太多,影响就诊体验,在5月末又扩了两层”。

除了不孕发病率上升外,在人群细分上,李洋表示不孕的男女比例也在发生变化。“以前我们常说不孕女性占6成,男性占3成,剩下1成是双方因素。现在业界认为女性可能占5-6成,男性占到4-5成。”

不过,李洋认为相关数值的上升可能也跟越来越多人进行孕前检查相关。“现在很多人在备孕时会通过医疗机构做生育率评估,查女性卵巢功能、排卵问题、男性精子活性等,随着检查人数的增多,可能问题也越来越凸显了。”目前,美中宜和旗下所有医院都开设了备孕门诊,为备孕群体提供检查服务及备孕指导,通过业务前置的方式让患者提前发现身体问题。

同时,针对不孕患者心理压力大、高度敏感等问题,美中宜和开设了心理门诊。患者预约就诊后,在到院前会收到一份心理评估问卷,如果评估结果异常,医院会引导患者先进入心理门诊,让心理医生介入治疗。美中宜和也会为生殖门诊的医生提供心理培训,帮助医生在诊疗时也能顾及到患者的心理需求。“一个患者门诊就诊时间一般会到半小时左右,对于很多患者来说,很难接受冷漠无情的就诊程序,必须不停地给予心理上的关怀。”李洋说。

(应受访者要求, 赵倩、李梅为化名)

下载证券之星APP 看今日股市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