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国内财经

病有所医、学有所教、弱有所扶:首份国家 基本公共服务标准九大维度深化保民生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近日,国家发改委联合20部门印发了《国家基本公共服务标准(2021年版)》(下称《国家标准2021》),从幼有所养、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优军服务保障、文体服务保障等9个方面、22大类、80个服务项目明确了政府履行公共服务职责与人民享有相应权利的依据。

4月21日,国新办举行新闻发布会,相关部委负责人对于《国家标准2021》进行解读。国家发展改革委秘书长、新闻发言人赵辰昕表示,《国家标准2021》的制度基于应纳入尽纳入与承诺必达两大原则制定,既要兜牢民生保障的底线,又能够使财政可承受。

在医疗方面,国家卫生健康委基层司负责人高光明着重提及慢性病患者健康管理服务项目。他指出,随着我国社会经济水平发展的不断提高,以及人口老龄化进程的加速,慢性病已经成为了危害我国人民群众身体健康的一个重大公共卫生问题。国家医疗服务体系将为35岁以上常住居民中高血压和2型糖尿病慢性病患者免费提供健康管理服务。

在教育方面,教育部全国学生资助管理中心主任陈希原表示,《国家标准2021》明确了学前教育、义务教育、普通高中教育与中等职业教育等各级各类学生资助项目的标准,为做到学有所教提供了有力的保障。

在一老一小保障方面,民政部规划财务司司长冯亚平说,儿童关爱服务包括特殊儿童群体基本生活保障,困境儿童保障和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老人福利补贴则主要包括为65岁以上老年人提供能力综合评估,以及为经济困难老年人提供养老服务补贴。

应有尽有、承诺必达

《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今年中央本级支出继续安排负增长,但要确保基本民生支出只增不减。

如何在优化基本公共服务的同时充分考虑财政的承受能力和可持续性?赵辰昕表示,要将公共服务划分为基本公共服务和非基本公共服务,并明确两者的界限与范围。基本公共服务是由政府来兜底保障的,非基本公共服务需要政府、市场和公民个人根据不同的情况来承担。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从近5年来持续推行减税降费政策,在惠及民生的同时,财政与社保收入增幅也大幅放缓:“在这一前提下,一方面可适度放宽财政赤字,动用市场化的手段,比方说通过发债或者募资的方式,用国有资本作为杠杆,驱动民间资本和社会资本的跟进;另一方面,要在特殊时期将有限增长的财政收入用在刀刃上,而民生和科创产业的扶持则是重中之重。”

在考虑哪些服务项目应该纳入基本公共服务标准时,相关部门依据的是“应有尽有”和“承诺必达”两大原则。

《国家标准2021》用清单化、标准化的方式将基本公共服务作为公共产品向全民提供,初步考虑原则上每五年对标准进行集中动态调整。

对于基本公共服务事项,国家发改委明确,地方的财政事权原则上由地方通过自有财力安排经费,相关收支缺口除部分资本性支出通过依法发行地方政府债券等方式安排外,主要通过上级政府给予的一般性转移支付弥补。

《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今年将进一步大幅压减非急需非刚性支出,对地方一般性转移支付增长7.8%、增幅明显高于去年,其中均衡性转移支付、县级基本财力保障机制奖补资金等增幅均超过10%。

而对于非基本公共服务,赵辰昕说:“要充分发挥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的作用,鼓励多元化、多样化供给,增加非基本公共服务的供给总量,实现普惠性非基本公共服务付费可享有、价格可承受、质量有保障、安全有监管。同时要积极引导高品质、多样化的生活性服务业发展,以此成为公共服务体系的有益补充。

慢性病纳入标准管理

随着我国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与医疗卫生水平的不断提升,以及老龄化程度的不断加深,城乡居民的主要疾病谱也在发生变化,传染病的发病率与死亡率已得到有效控制,而慢性病则成为了危害人民群众身体健康的重大威胁。

高光明表示,在过去十多年,城乡居民死亡的主要原因当中排名前三位的疾病分别是心脏病、恶性肿瘤与脑血管疾病。而心脑血管疾病正是最常见的慢性病——高血压和2型糖尿病所带来的严重并发症,其占到了城乡居民死亡原因的40%以上。因此《国家标准2021》将慢性病患者健康管理服务项目纳入其中。

《国家标准2021》明确,35岁以上常住居民中高血压和2型糖尿病慢性病患者的健康管理是由医疗服务体系免费提供,由财政出资,患者可以就近到辖区的社区卫生服务机构或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获得相应的免费健康服务。

高光明说,具体的服务内容,主要是针对其中的高危人群进行免费的高血压检测与空腹血糖检测。一旦确诊之后,我们对相关高血压、糖尿病患者每年可以提供4次免费的随访,医务人员在随访以后,都要根据规范,采取分类干预的措施,每年还要对纳入管理范围的患者进行一次较全面的健康检查。

中山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吴少龙表示,病前预防是针对慢性病的最佳手段:“一旦得了慢性病,患者面临长期服药,给家庭造成沉重的经济负担,还随时处在因严重并发症而致残致死的风险中。推行健康中国战略的一大目标就是‘治未病’,让人民群众晚得病、少得病、不得病,所以预防是关键。”

吴少龙具体提出三点建议。一是推广健康教育;二是加强生态环境建设;三是重视中医药发展。吴少龙表示,西医模式强调终生服药,不仅会对人体带来副作用,且金融化的运作方式也会对国家财政与个人支出带来一定负担。而中医模式则倡导医养结合、药食同源,对于在新时代生命观、健康观下卫生治理体系的建设大有裨益。

学有所教

学有所教和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资助工作也是《国家标准2021》中的一大重点。陈希原介绍,目前,我国已建立了较为完善的国家学生资助政策体系,在制度上实现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其中,学前教育按照“地方先行、中央补助”的原则,由地方政府对普惠性幼儿园在园家庭经济困难儿童、孤儿和残疾儿童予以资助。

义务教育,对城乡所有义务教育学生免除学杂费,免费提供教科书,对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补助生活费,为贫困地区农村义务教育学生提供营养膳食补助。

普通高中教育,为家庭经济困难学生提供国家助学金,对原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

中等职业教育,对所有农村学生、城市涉农专业和家庭经济困难学生、民族地区学生、戏曲表演专业学生免除学费,对一、二年级涉农专业学生和非涉农专业的家庭经济困难学生提供国家助学金。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向记者表示,要实现学有所教,首先要进一步提升教育经费占比:“2012年,我国已实现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GDP比例达4%的目标,历经多年发展,我们认为5%应当是一个合理的比例。一方面要提升教育经费占比,另一方面也要夯实基础,避免教育投入接近边缘线的地区跌出线外。”

其次,教育支出内部调整也要进一步优化。储朝晖表示,近年来我国在教育基建的硬件投入上力度很大,未来应着力提升软件投入,增加教师工资、支持教学教研活动等措施需要上马。

董登新则称,技术性人才的培养同样不容忽视:“我国当前已是世界上最大的制造业国家,对于与制造业发展水平相匹配的高素质技术性人才的需求量与日俱增。所以在九年义务教育完成之后,应鼓励引导人才培养的自然分流,对于中专、中职、高职的扶持力度还需加强。”

下载证券之星APP 看今日股市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