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国内财经

专访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吴士存:以海南为“试验田”,推动要素流动性开放向制度性开放转变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4月20日上午,博鳌亚洲论坛2021年年会开幕式在海南博鳌举行,国家主席习近平以视频方式发表题为《同舟共济克时艰,命运与共创未来》的主旨演讲,演讲指出,中国将积极参与贸易和投资领域多边合作,全面实施《外商投资法》和相关配套法规,继续缩减外资准入负面清单,推进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推动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

随着2020年6月《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简称《总体方案》)的出炉,海南迎来再一次“蜕变”的重大机遇与挑战,近期国家多部门陆续出台《关于支持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放宽市场准入若干特别措施的意见》(简称《意见》)等一系列政策,为海南改革开放与自贸港建设发展重磅加码。就海南自贸港的发展,近日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研究院副院长吴士存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的专访。

海南自贸港建设应成为我国对外开放的新标杆

《21世纪》:从经济特区到自贸试验区,再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自贸港,你如何理解这一定位变化?你有哪些期待?

吴士存:自贸港并非自贸试验区的升级版,它对开放程度要求更高,对开放的制度安排更加具有整体性、前瞻性和国际性。简单理解就是,海南自贸港将会成为开放层次更高、营商环境更优、辐射作用更强的改革开放新高地。历史选择海南,就是要求海南要继续发扬光大特区精神,围绕改革开放目标和任务大胆闯、大胆试,勇于创新。

首先,我认为,海南自贸港建设应成为我国对外开放的新标杆。自贸港要按照建设对外开放新高地的要求,对标国际最高标准、最开放的经济形态,坚持“要素流动性开放”和“制度性开放”两手抓,为我国探索建立并引领国际贸易和投资新规则提供“海南方案”。同时,应精准把握国际自由贸易港发展的新趋势,广泛借鉴新加坡、迪拜等自由贸易港成熟的贸易便利化和自由化政策,并充分吸收利用“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等全球高水平双边、多边自由贸易协定中贸易便利化的关键措施,特别是要密切关注全球数字贸易的规则谈判和制定进程,科学设计、制定自由贸易港的政策体系,推动货物流、资金流、人流、数据流等要素的便捷和自由流动。

海南还应加快建立与国际接轨的自贸港法律法规、规则、标准等制度供给体系,既在贸易和投资自由化、税制安排、服务业对外开放、金融开放等传统投资和服务领域实现重大突破,又在竞争中立、知识产权保护、政府采购等新领域有显著突破。以海南为“试验田”,实现我国对外开放由商品和要素流动性开放向规则等制度性开放转变,创造世界一流的、引领性的和制度性的开放高地。

第二,应该形成具有明显海南特色和极具全球竞争力的现代服务业、旅游业、高新技术产业集群。一方面,面向世界科技前沿,对接国家重大战略需求,大力推动科技管理和运行体制改革创新,培育和壮大深海科技、航天科技、热带农业科技、互联网科技、生命科技、生物科技和医药科技。充分发挥海南在深海、热带农业、航天、互联网等领域的优势,打造国际化的科研合作平台,在更高水平上开展国际经济和科技创新合作,力争在全球科技创新竞争中占有一席之地。另一方面,着眼于现代服务业扩大开放和发展需求,继续大幅度放宽服务业市场准入,压减负面清单,在国际教育、现代金融业、医疗健康业、国际航运服务业、高端医疗服务和高端旅游等领域加大开放力度。

《21世纪》:你认为海南目前有哪些短板需要补齐?

吴士存:首先是经济总量小,发展基础比较薄弱。30多年来,海南全省地区生产总值尽管增长了约63倍,但在全国GDP所占比例仅从1988年的0.47%增长至2020年的0.54%。从人均来看,2020年,全国人均GDP1.04万美元,海南仅为全国的81.01%。

其次是产业结构不甚合理,新旧动能转换尚未完成。2020年,海南三大产业结构比例为20.5:19.1:60.4,第一产业比重偏高,第二产业比重偏低,经济结构转型升级挑战较为明显。目前海南的第三产业主要为传统服务业,现代服务业占比较低,服务业领域产业层次偏低,金融、保险、法律、会计、租赁等服务业发展较为缓慢。

再次是自身市场规模小和流量不足。流量主要是人流量、货物流量、资金流量、信息流量等。目前来看,海南流量不足的问题比较突出。特别是从打造我国面向太平洋和印度洋的重要开放门户来看,海南在吸引和做大流量方面的制度创新还有待提升。

最后,海南自贸港建设还要兼顾落后的广大农村地区,海南80%的土地、60%以上的户籍人口在农村,产业结构中第一产业占20%以上,农业产业的规模和集约化程度及农产品的质量都有待提升,城乡均衡、融合发展要在短时间内取得明显成效并非易事。

《21世纪》:海南计划建设成全球开放水平最高自由贸易港,如何更好地发挥海南自贸港与周边区域的联动作用?

吴士存:海南应借助中国唯一自由贸易港建设的契机,充分利用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协定“升级版”实施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即将生效带来的机遇,积极参与和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建设。

具体而言,一方面,海南应着力加强综合交通枢纽、通道和网络建设,加快洋浦港西部陆海新通道枢纽港建设,进一步加密空中航线,建设更加便捷高效的“空中经济走廊”,不断完善海南至东盟国家的3小时飞行圈,有效提升区域互联互通水平。

另一方面,海南应积极倡议、推动“泛南海经济合作圈”成为泛南海地区经济合作的制度性安排,主动参与泛南海地区在海洋产业、临港经济、海上互联互通、海洋科技、海洋旅游、海洋环保、海洋文化等领域的交流合作,促进货物、资金、技术和人才在区域内的便捷流动。例如,海南可与南海周边国家协作,精心设计环南海邮轮旅游、海岛文化游等“一程多站”式旅游线路,通过开展共同营销、分享游客等方式加强旅游领域的合作。

《21世纪》:近日发布的《意见》为海南推出22条“量身打造”的特别准入政策,你认为意义有哪些?

吴士存:第一,这22条措施有效充实和完善了自贸港政策与制度框架,将为全国市场准入创新探索新路径。《意见》的措施一方面是海南“专属”,将有效解决企业当前面临的“准入不准营”及各类市场壁垒,切实激发市场活力。另一方面,多项举措为全国率先实施,体现自贸港大胆试错、勇于创新的精神,也将为进一步缩减全国版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并开展配套的行政审批改革、加强金融支持、创新监管方式等改革举措做出探索和示范。

第二,22条措施将切实推动海南自贸港的产业转型升级和主导产业发展。《意见》大幅放宽了医疗、卫生、教育、文化、航空、航天等领域的准入限制,将极大推动主导产业的发展,促进各类市场主体加快在海南落地与成长。

例如,热带高效农业属于海南重点发展的特色产业,然而由于农户耕地量和资产等难以统计,农民一直面临贷款难的问题。《意见》针对这一难题,创造性提出运用大数据信息化手段,开展风险评估与信用评价,这将有效提升对海南农业的金融支持水平,以技术手段和资金导向推动海南农业向集约化、品质化、现代化转变,提高农业生产率,进一步推动自贸港农村建设和城乡融合发展。在教育、文化、医疗、医美等领域的放开措施也将与相应的产业发展政策相互促进,共同促进自贸港现代产业的发展。

健康产业和前沿科技发展的议题是亮点

《21世纪》:你对今年的博鳌论坛有哪些期待?

吴士存:今年正值博鳌亚洲论坛成立20周年,2021年年会的议题既有继承又有创新,涵盖“双循环”、公共卫生治理、绿色金融、碳中和、数字经济、健康丝绸之路等热点议题。

我认为有关健康产业发展和前沿科技发展的议题将是个亮点。新冠肺炎疫情所造成的世界公共卫生危机进一步促使人们思考科技进步能为大健康产业带来怎样的发展机遇。对海南来说,生物制药、医疗、康养等健康相关产业将是自贸港高新技术产业和现代服务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海南正在积极利用世界银行贷款推进“全健康”项目建设,将“全健康”理念融入海南医疗卫生、生态文明、食品安全等事关人民健康的各个领域。相信相关议题的探讨将为海南健康产业和“全健康”工作开展带来更多思考和增益。

博鳌亚洲论坛的规模和影响力不断扩大,已成为共商亚洲发展大计,推动区域一体化和全球化、探寻全球治理新理念与新模式的重要平台。博鳌亚洲论坛也将是海南学习、借鉴世界其他自贸港和其他高水平开放经济体的体制机制、发展经验的绝佳平台,其探讨的“碳中和”“数字经济”等前瞻性议题也将启发海南思考未来的产业与社会发展方向。

下载证券之星APP 看今日股市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