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证券要闻

委内瑞拉通胀高企,连续7年经济萎缩,油价“背锅”?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石油带来的“意外之财”就像偶尔得到的礼物,你不能指望这份好运一直持续。            

          
                                                     

2021年4月,委内瑞拉央行(BCV)宣布将发行面值100万玻利瓦尔的纸币;按照目前的官方汇率,新版纸币仅值52美分。此外,BCV还将发行20万和50万的玻利瓦尔,与目前1万、2万和5万面值的玻利瓦尔纸币共同流通。

过去7年,油价暴跌、进口下降、财政赤字扩大等让委内瑞拉的经济承压,委内瑞拉央行(BCV)印制更多玻利瓦尔纸币,通胀进一步恶化。据悉,该国2018年的通胀率飙至90000%以上,2019年通胀率高达350000%。

中国社科院拉美所研究员王鹏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委内瑞拉通胀率严重,根源是因为宏观经济失衡,石油出口收入不断萎缩,货币发行量不断扩张,陷入恶性循环。

王鹏补充道,在高油价时期,石油相关产业带来的暴利具有一定排斥效应,资本的逐利性导致委内瑞拉其他产业发展滞后;在油价下跌时期,委内瑞拉国内经济的脆弱性凸显出来,内部管理不善,叠加美国的制裁,使该国陷入政治、经济和社会危机。

通胀!通胀!

委内瑞拉是全球已探明石油储量最大(超3030亿桶)的国家,却连续7年面临通胀高企、物价失控、经济萎缩,百姓的基本生活得不到保障。委内瑞拉央行(BCV)发布的数据显示,该国2020年12月年通胀率为2960%,2021年1月年通胀率为2665%。

2015年,委内瑞拉GDP为3236亿美元,此后连年下降。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显示,该国2020年GDP为466亿美元,GDP增长率为-25%。2018年-2020年人均GDP分别为3404美元、2299美元、1739美元。根据经济学人智库(EIU)数据显示,该国2020年失业率为50.3%。

此外,自2013年以来,委内瑞拉进口的消费品减少了近95%;2014-2019年,委内瑞拉的贫困人口占比从48.4%升至96%。据联合国机构估计,截至2021年3月,已有560万委内瑞拉人到哥伦比亚、秘鲁、智利、厄瓜多尔等国家谋生;2014-2019年,从委内瑞拉移民到美国的人口超46万。

王鹏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委内瑞拉以生产和出口石油为主,受油价、石油产量影响,外汇收入下滑,本币持续贬值,面临严峻的债务压力;为缓解财政赤字,政府削减进口,导致食品、药品等必需品短缺,物价上涨;为缓解压力,委内瑞拉央行超发货币,导致通胀越来越严重。

美国的制裁让委内瑞拉“雪上加霜”

马杜罗政府将委内瑞拉的经济困境归咎于美国等对其实施的单边制裁。

在美国实施制裁之前,美国是委内瑞拉长期以来的主要客户,在委内瑞拉的外国直接投资(FDI)主要集中在石油领域。

石油是委内瑞拉的经济命脉,占该国出口的90%以上。2004年至2015年,委内瑞拉从石油出口中赚取了7500亿美元。

委内瑞拉国有石油公司(PDVSA)是委内瑞拉财政收入和外汇储备的主要来源,该公司每天向其子公司Citgo出售近50万桶石油,为委内瑞拉筹集美元。Citgo是一家美国炼油公司,总部位于德克萨斯州休斯顿。

2017年,美国对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PDVSA)实施金融制裁,限制PDVSA获得国际融资的渠道,也阻止其在美国销售原油;2019年,美国对委内瑞拉实施石油禁运;2020年,美国财政部对俄罗斯国有石油和天然气公司Rosneft的两家子公司实施制裁,因其运输委内瑞拉的石油。

2013年,委内瑞拉出口了价值约850亿美元的石油。2015年,这一数字降至350亿美元,2018年降至300亿美元。

根据Refinitiv Eikon的油轮跟踪数据和文件显示,委内瑞拉的石油出口2020年下降了37.65万桶/天。2021年1月,委内瑞拉石油日出口量为544290桶,环比增加12%,同比减少43%,比2019年1月(受美国制裁前)减少60%。

王鹏认为,委内瑞拉在石油市场受挫的原因主要为:一是竞争力不强。虽然该国的石油储量大,但石油品质较差、成本较高,在市场上不具备竞争力,油价下跌迅速冲击石油相关产业收入。二是管理不善。该国采取高度的石油国有化,石油企业技术人才外流严重,在提高石油开采技术和更新基础设施方面投入较低,导致石油产量下降。三是外因催化。美国实施的金融、经济等制裁加剧了委内瑞拉石油产量和出口的下降。

根据欧佩克的石油产量数据显示,委内瑞拉2021年1月和2月的石油平均日产量分别为48.8万桶、52.1万桶,低于2013年马杜罗上台时日产量的1/4。

经济结构性改革任重道远

自2014年以来,委内瑞拉的经济萎缩了75%以上。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2021年4月6日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报告,预计委内瑞拉到2021年年末通胀率将达到5500%,其2021年的GDP将收缩10%。

安石投资管理公司的德恩(Jan Dehn)曾说过,石油带来的“意外之财”就像偶尔得到的礼物,你不能指望这份好运一直持续;通过石油赚来的钱应该用于投资基础设施等,这样才能产生持久的效益。

王鹏强调,委内瑞拉的根本问题在于经济结构单一,过度依赖石油。这个问题调整起来比较难,要解决是长期的过程。国家要有改善民众生活的意愿,但在推进改革的过程中要与整个社会的现实相衔接。如果过于激进,造成宏观经济失序,改革的动力会大大降低。

为应对经济低迷的困境,马杜罗政府采取取消价格和外汇管制等举措吸引外资。2020年10月,国民制宪会议通过反封锁法,为私人资本参与国有企业提供更有利的条件。 

但是,面对委内瑞拉当前的经济和政治环境,又有多少外国投资者愿意冒险投资该国?

 

        

(作者:舒晓婷 编辑:李艳霞)

                 

21世纪经济报道及其客户端所刊载内容的知识产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详情或获取授权信息请点击此处。

下载证券之星APP 看今日股市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