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证券要闻

匠心家居缺乏“匠心”精神,供应商未成立就供货 ,净利率离奇暴涨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红周刊 记者 | 王宗耀

拟创业板IPO公司匠心家居是存在很多问题的,不仅有销售过度依赖美国市场而面临关税大增的风险,且疫情之下净利率离奇暴涨也缺少相应合理性,而供应商尚未成立便“离奇”供货,个体户大额销售竟不转“一般纳税人”等离奇现象,都需要公司去做出合理解释的。

家居市场貌似要增添新丁了。今年3月份,常州匠心独具智能家居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匠心家居”)创业板首发申请获得审核通过,距离发行上市融资仅有一步之遥。

然而若细看匠心家居招股书,可发现该公司似乎还缺乏点“匠心”精神,诸多信息透露出公司仍存在一定瑕疵,比如有的供应商尚未“出生”就为其大额供应材料,有的大供应商每年为其供应大量材料,却依然还是“个体户”。作为一家严重依赖美国市场的家居生产企业,在2020年疫情及美国大幅提高关税的背景下,不但收入出现持续增长,且连毛利率、净利率也离奇大幅提高,虽然公司给出一定解释,但还是难以自圆其说的。

销售过度依赖美国市场有风险

匠心家居主要从事智能电动沙发、智能电动床及其核心配件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招股书披露,2017年度、2018年度、2019年度及2020年1~6月,公司外销收入占比分别为95.55%、96.08%、96.95%和98.62%,可见其产品主要以外销为主。公司表示,其境外客户遍布美国、加拿大、意大利、法国、英国、罗马尼亚、澳大利亚、新西兰、巴西、越南、以色列、香港等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但实际上,公司近九成的收入均来自于美国,其对美国市场存在严重的依赖。

众所周知,中美贸易摩擦问题近几年一直在持续。其中,2018年7月6日起,美国对约340亿美元中国出口商品加征25%关税;同年8月23日起,美国对约160亿美元中国出口商品加征25%关税。同年9月24日起,美国对约2000亿美元中国出口产品加征10%关税;对2019年5月10日后离开中国港口的商品,上述加征关税从10%上调至25%。2019年9月1日起,美国对约12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15%关税。值得重视的是,匠心家居主要产品智能电动沙发、智能电动床、智能家具配件产品恰好均属于美国加征关税的清单范围,大量的新增关税成本对公司的经营带来的压力无疑是巨大的。若未来中美贸易摩擦不见缓和或进一步加剧,则显然对公司的业务及盈利能力将产生明显不利影响。

虽然为了应对美国加征关税带来的重大不利影响,匠心家居不得不在越南设立了一家全资二级子公司匠心越南来作为对美销售渠道,承接部分生产任务,但在越南建立生产基地本身也存在诸多不确定性:一方面,越南的物流等基础设施供应方面并不像中国那样发达,运输费用很高,而匠心越南的很多配件产品均需由国内子公司提供,需要支付大量的运输费用。此外,匠心越南产品销往美国同样需要不菲的运输费用。另一方面,越南的人工工资近几年涨幅很快,本身的人工成本优势正在不断减弱。有媒体曾表示,越南工人的工作效率还远不及国内,而对此,匠心家居在招股书中也表示,越南经济发展水平、产业配套以及工人专业素质较中国存在一定差距,可能导致匠心越南经营效果不达预期。若未来美国政府对越南出口的智能家具相关产品也加征关税,或其越南工厂生产的产品不符合当地原产地标准的规定,那么其成本很有可能会大幅提升,进而影响其经营业绩。

除了美国之外,2020年12月21日,加拿大边境服务署也发布公告称,对原产于或进口自中国和越南的软垫式座椅发起反倾销和反补贴立案调查。据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内,匠心家居出口加拿大产品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分别为0.85%、1.62%、2.10%和1.47%。占比虽然较低,但本次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对匠心家居未来业绩,以及在加拿大市场的持续开拓却有潜在负面影响的。

大幅提高关税下,毛利率竟奇异提升

作为一家以产品出口为主的公司,匠心家居的产品近几年被大幅增加关税,理论上会对公司的收入和毛利率产生不小的负面影响,可令人惊讶的是,根据公司披露的数据,其营业收入不但保持了持续的增长,竟连公司的毛利率也自2018年后变得越来越高,净利率更是在2020年全球新冠疫情最严重的上半年实现了大幅增长,似乎诸多的负面影响对其而言反而是个利好因素,显然,这是个很奇怪的现象。

招股书披露,2017年至2020年1~6月,匠心家居分别实现主营业务收入8.96亿元、10.97亿元、11.75亿元和4.58亿元,其中2018年和2019年,其营业收入分别同比增长了22.5%和7.08%,尤其大幅增加关税后的2019年,其营业收入增长竟然相当不错。而在上述周期内,除了2018年毛利率由2017年的35.36%下滑到28.98%,在大幅增加关税的2019年以来也一直攀升,分别达到了32.46%和32.80%。

招股书中,《红周刊》记者并没有找到其对于2019年毛利率相比2018年出现大幅提高的解释。对于2020年1~6月的毛利率,公司并没有直接与2019年比,而是扯出了2019年1~6月的毛利率进行了对比,相比之下,其将2020年1~6月毛利率提高的原因“归功”于汇率波动和关税影响。

对于汇率影响,公司表示报告期内外销收入占比95%以上,主要市场为美国,产品定价以美元为主;美元对人民币汇率波动对主营业务收入产生直接影响,进而影响主营业务毛利率。当期人民币兑美元有所贬值,所以导致其因汇率增加1332.48万元毛利。

至于关税的影响,公司表示,2020年1~6月由于越南出货量的提升,发行人关税负担有所降低。其中2019年度和2020年1~6月份,其关税影响毛利金额数据分别为8045.43万元和1326.20万元。对此说法以及数据的真实性,《红周刊》记者在仔细分析后发现,这其中是存在很大疑点的。

以2019年为例,在前文“主营业务收入分地域销售情况”表中可以看出,其当年仅美国市场贡献的营业收入就有10.29亿元人民币,而匠心越南是在当年三季度才投产的,全年实现外销收入仅为1733万美元,按照招股书披露的当年美元兑人民币6.9的平均汇率计算,则其匠心越南实现的外销收入约为1.2亿元,扣除这部分后,意味着其中国公司实现的对美国的出口金额约在9.09亿元左右,按照美国政府增加25%的关税税率计算,则其全部美国销售部分,理论上的关税影响金额约在2.27亿元左右,而这与公司披露的8045.43万元却大相径庭,后者仅为前者的大约三分之一左右。

同样在2020年1~6月,针对美国市场实现的收入为4.08亿元人民币,而当期,匠心越南实现的外销收入为2815万美元,按照其披露的当期7.03的平均汇率,则该公司外销金额转化为人民币约为1.98亿元,这意味着和其当期中国公司实现的对美国的出口金额为2.1亿元人民币,理论上当期关税影响金额约在5260余万元,显然这一结果与匠心家居披露的1326.20万元相差甚远,后者仅占前者的四分之一左右。

虽然说,因为销售方式的不同,关税造成的影响也不尽相同,但问题在于,如果其真的有如此强的市场主导地位,能将美国政府增加的关税中的六至七成都转嫁给美国客户,恐怕其就不会因为自己的品牌价值不足,而选择以ODM(代工)为主了。

总之,匠心家居披露的关税影响毛利率的金额很可能存在“水分”,其给出的所谓毛利率大幅增加的解释是很难自圆其说的。

疫情之下,净利率离奇暴涨

除了毛利率外,匠心家居净利率表现同样是奇怪的。正如招股书中“主要财务数据情况表”所示,其2020年上半年净利率高达19.18%,竟然是近几年中最高的,相比2019年几乎提高了一倍,可谓是暴涨。要知道,2020年上半年全球爆发了新冠疫情,很多国家的工厂和商场都有很长一段时间出现停工现象,在这种情况之下,很多公司的房租、人工工资、资产折旧等刚性成本并未减少,因此,净利率下降才是常态,然而匠心家居的净利率竟然出现大幅提升,这着实令人匪夷所思。同样,2018年是中美贸易摩擦发生的起始年,关税增加令很多出口企业成本大增,但是匠心家居净利率同样是有所提升的,这种变化也缺乏一定逻辑性。

报告期内,匠心家居的期间费用总金额分别为17580.44万元、15108.74万元、22820.47万元和5650.75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19.64%、13.77%、19.43%和12.34%,显然,公司期间费用波动很明显。

就拿销售费用来说,匠心家居选择了敏华控股、中源家居、麒盛科技、顾家家居和恒林股份5家公司作为同行业公司进行对比,其中,中源家居、麒盛科技、恒林股份三家公司的市场均以国外为主,敏华控股和顾家家居则国内市场销售比例高于国外市场。然而,报告期内,匠心家居的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率远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对此,公司给出的解释是客户数量有限,不涉及终端零售业务,品牌推广和终端零售体系建设,运营费用较低。

此外,报告期内,匠心家居的管理费用率,也均低于上述公司的行业均值。抛开股份支付费用不说,整个报告期内,公司的管理费用项下的职工薪酬竟然在持续减少,其中2018年度同比减少幅度达11.96%,2019年度减少了7.02%。对此情况,公司给出的解释是,“主要是公司通过优化内部管理,适当精简管理部门人员所致”。然而问题在于,2019年匠心越南成立并且开始运营,当年还实现了过亿元的收入。难道匠心越南这么大一家子公司不需要增加管理人员,反而还大肆减少了管理人员,在此前几年中,匠心家居到底是有多么的人员臃肿,人浮于事?

除了职工薪酬外,2019年其折旧摊销费也有所下降,同样的疑问,其新建厂的匠心越南难道不需要增加折旧摊销,反而能令相关费用出现减少?

供应商尚未成立便“离奇”供货

个体户大额销售竟不转“一般纳税人”

作为一家智能家居公司,匠心家居产品质量显得尤为重要,这就要求其生产所需的原材料也要保证真材实料,然而令人担心的是,作为一家以出口为主的企业,其供应商却有很多是规模不大,且存在诸多风险的公司,甚至,公司采购过千万元的供应商,在采购发生很久后才刚刚成立,这显得相当诡异。

2018年,匠心家居的金属加工件第三大供应商为丹阳市顺天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其当年向该公司采购金属冲压件等1000.22万元,2019年和2020年1~6月则分别向该公司采购金属冲压件等856.03万元和122.05万元。然而,《红周刊》记者根据天眼查网站查到的信息以及其招股书披露的信息发现,丹阳市顺天金属制品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为朱华军,黄宗蕴100%持股,注册资金为180万元。有意思的是,该公司成立时间竟然在2019年7月3日。也就是说,该公司2018年根本没成立。既然如此,匠心家居当年对其上千万元的采购又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呢?难道这家公司在“娘胎”里就已经为其供货了?此外,从顺天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注册信息来看,其参与社保的人员仅为1人。那么,一家缴纳社保仅1人的公司又是如何在未成立之前就完成千万订单的呢?

再来看看匠心家居的其他供应商。常州市云林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在整个报告期内均为其金属加工件第一大供应商。天眼查网站显示,该公司注册资金为50万元,社保缴纳人员为11人,从注册资金和人员规模看,均不大。然而匠心家居却偏偏就选择这样一家没什么规模的公司作为其第一大供应商。其中,2017年~2019年,其每年均向匠心家居提供2000多万元的弹簧支架等原材料。对于这样一家小规模的公司,其是如何完成如此大的订单量,产品质量如何保障显然是令人担心的。实际上,2019年4月12日,该公司就因其特种作业人员未按照规定经专门的安全作业培训,也没有取得相应资格就上岗作业,被常州市天宁区应急管理局进行了处罚。

根据天眼查网站显示,匠心家居另外一家金属加工件供应商为常州市楚豪模具厂,注册资金为40万元,法人代表为赵世化,2017年以来,该公司一直为匠心家居供应金属冲压件等。其中,2019年供应金额最多,为800多万元。该供应商规模虽然不大,但是摊上的事儿却一点不少。据天眼查网站信息显示,其曾屡涉诉讼,并成为被执行人,2016年~2017年,更是因欠税问题遭到当地税务部门数度公布,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该供应商的信誉似乎并不怎么好,而匠心家居却选择这样的客户作为供应商,难道就没有考虑到法律风险吗?

事实上,匠心家居供应商中还存在诸多类似的小规模供应商,比如其金属加工件第二大供应商张家港市港捷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其实缴注册资金仅有25万元;金属加工件第四大常州市俊发机械厂,注册资金40万元,参保人数竟然为零。

更有意思的是,在匠心家居供应商中竟然还有个体户存在,比如为其提供弹簧支架的锡山区秋豪车辆配件厂便是位个体户,注册资金仅3万元。根据匠心家居招股书披露,2017年~2019年,其向该个体户每年采购金额分别为469.86万元、525.86万元、356.25万元。

根据《增值税一般纳税人登记管理办法》第二条的规定,增值税纳税人在连续不超过12个月或四个季度的经营期内累计应征增值税销售额,超过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规定的小规模纳税人标准的,应当向主管税务机关办理一般纳税人登记。按照上述规定,个体工商户销售额在12个月内累计达到150万元,应该申请认定为增值税一般纳税人。可该公司竟然一直没有转为一般纳税人。

如果说该供应商真实存在,那么按照匠心家居对其采购额,其早已达到转为一般纳税人的条件,然而,其仍然还是个体工农商户,这又是为什么呢?到底是其客户违反相关规定,没有申请转为一般纳税人,还是说匠心家居与该公司的交易额根本就没有达到相关标准,其披露的采购数据存在一定“水分”呢?

(本文已刊发于4月17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下载证券之星APP 看今日股市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