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名家观点

南财快评:一季度外贸“开门红”中的基数效应与增长效应还能持续多久?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海关总署13日公布的2021年一季度贸易数据显示,一季度外贸进出口实现“开门红”,为今年外贸的“报复性”增长奠定了基础。具体来看,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8.47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9.2%。其中,出口4.61万亿元,增长38.7%;进口3.86万亿元,增长19.3%;贸易顺差7592.9亿元,扩大690.6%。

一季度我国外贸不仅实现了数字层面的大幅增长,同时在贸易方式、国际市场布局、贸易主体以及产品结构方面也实现了质量提升。

一是一般贸易进出口比重提升。一季度,我国一般贸易进出口5.19万亿元,同比增长32%,占我国外贸总值的61.2%,较去年同期提升1.3个百分点。其中,出口2.79万亿元,增长43.4%;进口2.4万亿元,增长20.8%。同期,加工贸易进出口1.91万亿元,增长22.5%,占22.6%。

二是与主要贸易伙伴进出口保持增长。一季度,我国与前四大贸易伙伴东盟、欧盟、美国和日本的贸易额分别为1.24万亿元、1.19万亿元、1.08万亿元和5614.2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6.1%、36.4%、61.3%和20.8%。其中,东盟继续保持我国第一大贸易伙伴地位得益于中国-东盟自贸区的升级利好、共同抗疫合作以及西部陆海新通道带来的辐射效应。此外,我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RCEP贸易伙伴的贸易额分别增长21.4%、22.9%。

三是民营企业活力增强。一季度,我国民营企业进出口3.95万亿元,同比增长42.7%,占我国外贸总值的46.7%,比去年同期提升4.4个百分点,继续保持我国第一大外贸经营主体地位。其中,出口2.55万亿元,增长50%;进口1.4万亿元,增长31%。此外,外商投资企业进出口3.19万亿元,增长22.7%,占37.7%。国有企业进出口1.28万亿元,增长11%,占15.2%。

四是机电产品出口比重超6成。一季度,我国出口机电产品2.78万亿元,同比增长43%,占出口总值的60.3%,较去年同期提升1.7个百分点。其中,出口自动数据处理设备及其零部件、手机、汽车分别增长54.5%、38.5%、98.9%。同期,防疫物资出口依然亮眼,出口包括口罩在内的纺织品增长30.6%。

五是主要大宗商品进口量增加。一季度,我国铁矿砂、原油与天然气进口2.83亿吨、1.39亿吨和2938.8万吨,同比分别增长8%、9.5%以及19.6%。同期,大豆、玉米与小麦进口2117.8万吨、672.7万吨和292.5万吨,分别增长19%、437.8%以及131.2%。

一季度我国外贸的强劲增长一方面是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低基数效应拉动的结果。但即便扣除去年的低基数效应,与2018年和2019年同期相比,今年一季度我国进出口仍分别增长25.3%和20.5%。从环比来看,今年一季度与去年四季度相比,进出口下降7.1%,其中出口下降12.3%,进口增长0.1%。但考虑到传统春节假期因素,一季度外贸进出口规模低于上年四季度是常态。2016年至2020年,我国一季度进出口环比均呈两位数下降,但今年一季度环比降幅是近年来最小的,进一步印证了今年一季度我国外贸向好的态势。

一季度外贸实现“量稳质升”是多方面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一是全球经济复苏为我国外贸增长创造了良好的外部市场环境。以制造业为例,今年3月美国、欧元区、日本制造业PMI分别升至64.7、62.5、52.7,分别创下1983年12月、1997年6月、2018年11月以来的新高,这将带动我国出口快速增长。

二是我国经济持续稳定恢复也促进了外贸发展。今年以来,我国工业生产、投资、消费继续恢复,主要宏观指标处于增长区间,多数行业生产指数和新订单指数高于临界点,这带动了我国外贸进口的较快增长。

三是一系列稳增长和稳外贸政策的推动。为了促进我国外贸的平稳发展,国家实施了一系列稳外贸“组合拳”,包括继续加强口岸疫情防控、持续优化口岸营商环境、支持打造高水平对外开放平台以及深入推进改革创新等措施。这些政策在促进国内生产消费稳步复苏的同时,也为对外贸易持续稳定运行提供了有力支撑。

四是不断开放的国内市场作用。自2013年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设立以来,自由贸易试验区已经成为对外开放的“新高地”,在我国外贸发展中发挥引领作用。一季度,综合保税区进出口增长41.1%,自由贸易试验区进出口增长28.4%,海南自由贸易港免税品进口增长了162.5%。

自去年三季度以来,我国外贸已连续三个季度保持同比正增长。未来一段时期这一趋势有望维持,但具体走势仍需进一步观察,基数效应还能持续多久?这是一个需要重视的问题。从国际不利因素来看,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目前有所反复,国际形势不确定因素依然较多。比如,近期苏伊士运河“被堵”等突发因素对国际贸易物流时效带来了短期影响。运输延误一方面会扰乱全球供应链,另外在需求增大的情况下,会缩减石油和成品油的供应,进而加速产品价格提高,从而不利于我国外贸增长。从国内来看,鉴于去年二季度我国进出口环比去年一季度增长16.8%,基数效应的扩大对今年二季度外贸增长势必会带来一定挑战。

尽管挑战不少,但未来外贸运行利好因素仍然较多。从国际来看,近期主要国际经济组织纷纷上调了经贸指标的增长预期,比如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2021年全球经济增速的预期,由1月份的5.5%上调到6%;世界贸易组织也将全球货物贸易量的增速预期,从前期的7.2%上调为8%。这为全球经贸活动复苏注入强心剂的同时,也会推动我国外贸积极发展。从国内来看,作为“十四五”开局之年,我国从中央到地方均出台一系列稳外贸措施。以海关总署为例,为了促进外贸平稳发展,海关总署一是全力推广“三智”(智慧海关、智能边境、智享联通)合作,为促进国际海关智能互联以及全球贸易安全与便利贡献中国智慧;二是制定《“十四五”推进“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海关工作方案》,着力打造更多共建“一带一路”的亮点,推动“一带一路”建设高质量发展;三是大力推进中欧班列发展,带动中欧班列沿线国家参与。一系列因素决定了,今年我国外贸预计能够保持稳态增长。

 (李春顶为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经济贸易系主任,谢慧敏为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博士生;本文为中国农业大学“世界经济新格局”青年科学家创新团队的专栏文章。)


        

(作者:李春顶,谢慧敏 编辑:李靖云)

                 

21世纪经济报道及其客户端所刊载内容的知识产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详情或获取授权信息请点击此处。

下载证券之星APP 看今日股市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