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趋势策略>短线策略

神农投资:市场低估优质股浮出水面 消费龙头仍将享受估值溢价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极品投资最好的时机是:大家完全错误估计了其价值,这是最充分的低估。但是大部分好公司是被市场充分认知的,所以我们想赚绝对价值很难,大部分时间是在寻找相对低估的极品。

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全球主要市场大震荡,对此,神农投资董事长陈宇在接受《红周刊》专访时表示,这实际上还让许多极品公司出现了相对低估的机会。如果有标的出现三年内涨一倍的机会,他会毫不犹豫地满仓操作。

同时,他认为,市场分化正在加速,原来是2/8分化,现在可以说是“2/98分化”,也即只有2%的股票进入牛市,另外98%的股票没有投资价值。在这样的趋势下,投资者需要谨慎把握分化机遇。从他钟情的板块来说,他认为,医药板块将是未来30年最确定的黄金赛道。

从“价值轮动”到“极品投资”

《红周刊》:陈总也是价值投资领域的长跑健将了,能不能介绍一下您向价值投资转变的经历?为什么对您来说价值投资充满魅力?

陈宇:因为我是从上市公司董秘进入到投资这个行业的,我以前的工作背景和经验决定了我更习惯并擅长去研究投资标的的价值,而不擅长去研究纯粹的投机。当然,随着我对投资理解的不断加深,我的整个投资理念发生过两个阶段的变化。

首先第一个阶段,我们的投资理念叫做“价值轮动”。做实业的人肯定知道,纯粹为了炒作去关注一些没有价值的东西是非常危险的,所以做投资必须基于对基本面的深入研究,对价值的判断。

但由于早期的资本市场具有筹码高度稀缺的特征,市场环境极其封闭。我当董秘的时候就只有1200家上市公司,而且这些公司目前已经上市了10年甚至20年之久。因此,它们就没有什么基本面的内生的增长能够匹配这么多的资金。彼时市场的巨大波动主要来自于场外资金的进入和撤出,如果你仅仅基于价值投资的理念去进行投资判断,你会发现你手上的股票估值很快就被泡沫化了。所以当时我们基本上是基于基本面的炒作思路,也就是“价值轮动”。

《红周刊》:就是寻找好标的,在好标的上做高抛低吸?后来是什么原因让您放弃了这种投资思路和方式的?

陈宇:是的,早期做的其实就是“波段性的价值投资”。从2015年开始,中国资本市场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股票的供给量大大增加了,投资人有了上证、深成指、中小创、科创板、港股通等等很多选择,股市的筹码稀缺性被打破了,股票的内在价值推动其股价上涨的驱动因素增强了,股市的“投机价值”也就下降了。

《红周刊》: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您的投资理念进入到第二个阶段?

陈宇:是的,我们的投资理念从最初的“价值轮动”升华到了现在的“极品投资”。极品投资的理念就是与时代的最强者同行,投资于这个时代最挣钱的行业、最卓越的企业家团队、最完美的商业模式。

二级市场,尤其是A股,是一个特别高噪音的市场,所以投资人想要守住自己的能力圈和基本的投资理念确实很难。首先我们选出极品的好公司相对容易,比如我们知道茅台、格力、美的、海康威视这些白马股都是极品公司,但是外部噪音的干扰非常大,能不能拿住这些好股票,就要“知行合一”。

因此坚守价值投资最大的难点就是“知道”与“践行”。但话说回来,做不到知行合一,还是因为认知不够深刻。所以想要克服这些困难,最根本的是深入(研究和调研)好公司的基本面,这样我们就能增强持有的自信,并在很大程度上避免外部诱惑的干扰。

疫情冲击 市场低估优质股浮出水面

《红周刊》:对于价投人士来说,市场上涨固然不错,市场大跌则是在创造买入机会。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导致A股和全球主要市场出现暴跌,您觉得这次暴跌有哪些新情况出现?

陈宇:近期国际国内资本市场的大环境都进入了一个高度震荡的阶段,而高震荡必然继续加速市场分化,在这个过程中投资人要学会牢牢地把握分化。因为我们的市场已经不再是2/8分化,而是进入了2/98的分化。只有2%的股票进入牛市,而另外98%的股票是不值得投资的。要做到越震荡越谨慎。

《红周刊》:有市场观点认为,当前是A股市场慢牛和长牛的起步阶段,您觉得一个长牛市场最关键的基础是什么?

陈宇:现在的A股市场还需要继续落实制度化和市场化。目前市场打开供给的制度建设方向是非常正确的,相当于给市场一个优胜劣汰的环境。从近期来看,新证券法实施并有部分政策修订,比如市场再融资放松、创投基金股东减持放松,这都是促进A股市场法治化和市场化的体现。

《红周刊》:回到您的具体策略方面,当前是否有同时满足绝对价值低和相对价值低的极品标的出现?您是如何确定“低”的程度的呢?

陈宇:极品投资最好的时机是:市场完全错误估计了其价值,这是最充分的低估。但是大部分好公司是被市场充分认知的,所以我们想赚短期大幅被低估的钱很难,大部分时间是在寻找短期相对低估、长期绝对低估的极品。从市场近期的表现来看,很多优秀的个股都已经跌到足够便宜的价格了,虽然从短期来看,股价的这些变化都是对短期利空的正常反应,但是极品公司的投资制胜之道在于要用长远的眼光看待它们。

《红周刊》:因为疫情还在全球蔓延,这是否会导致好公司的买点频繁出现?您的加仓方法是怎样的?

陈宇:最好的方法是,用未来的眼光寻找现在的低点。刚才我们提到的公司价格都属于相对的低点,我们买入之后它有可能继续下跌,这意味着好的买点确实会频繁出现。如果三年内可以看到一倍以上的机会我就会满仓,但如果看不到这个机会,我会选择继续等待或者逐步加仓。

医疗将是未来30年的黄金赛道

《红周刊》:您一直说医疗是您的最爱,也将是未来30年常盛不衰的黄金赛道。您这个判断是基于怎样的背景条件?

陈宇:我觉得一个赛道好不好、能不能挣钱,主要取决于需求。医药是人生存最底层且最刚性的需求,尤其在中国步入老龄化时代的当下。1949年-1979年这三十年间是中国人口规模激增的阶段,所以我们发现,2009年以后中国老龄人口增长曲线陡增,这个趋势预计会在2050年到达顶峰,那时候中国60岁以上的老人至少会达到5亿人口。

以此我们就能看出来医药、康养有着多大的市场需求。我们以每年新增1000万的老人,每个老人花3万元钱计算,老龄医疗、康养领域就是每年新增数千亿的市场。所以这是一个充满确定性的、庞大的市场。

《红周刊》:您是怎样在这样一个足够大的市场找到好标的的?

陈宇:我们主要是通过锁定医疗健康赛道的子领域,比如我们会把创新药、医疗器械、仿制药、生物制药、疫苗等每一个细分赛道所对应的市场龙头找出来,每一个市场都会诞生一个最好的龙头公司。赛道龙头确定好了之后,再结合公司的商业模式、企业家团队筛选出最好的公司。

以恒瑞为例,大家看好恒瑞这家公司的原因就在于其很会挑选赛道。首先恒瑞是从仿制药市场过渡到创新药的,而其在创新药的定位又是肿瘤用药。赛道选好了之后,它的商业模式是强研发+强销售,结合其高度的战略前瞻性,这家公司的护城河就十分坚固了。

《红周刊》:有市场观点认为,恒瑞目前虽然存在估值偏高的情况,但从长期逻辑看实现十年十倍大有可能。您怎么看恒瑞未来的成长空间?

陈宇:首先,恒瑞的整个战略布局是非常前卫的,它是最先把研发工作全面投向创新药的国内企业;其次,它在创新药的定位上选择了肿瘤用药,相当于大方向和小赛道都选了最“肥”的。

刚才我们也讨论了中国未来每年新增千亿市值的医药健康领域是个巨大的黄金赛道,作为这样一个黄金领域的龙头,可以说恒瑞拥有了全球最大的健康市场,那么恒瑞是有望跻身全球前十大市值医药企业的。现在全球十大医药企业的门槛是万亿市值,现在恒瑞的市值仅不到这个门槛的1/2。要问恒瑞未来会不会增长十倍?应该说有希望,至少长期看恒瑞冲击万亿市值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红周刊》:那么这次疫情对医疗板块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陈宇:随着“新冠”疫情的蔓延,一些医疗概念股迎来了短期行情,但我们认为这是不可持续的。比如口罩,毕竟当疫情好转之后人们对口罩的需求就不再强烈了,一些相关公司就会出现业绩的大幅下滑,库存积压现象也会发生。我们更看好提高免疫力、疫苗、高端器械及中西特效药方向的股票,尤其是中药板块。因为经过这次疫情大家也普遍明白了一点,就是如果真的感染了病毒,自身的抵抗力是最重要的。

消费龙头仍将享受估值溢价

《红周刊》:我们谈谈消费,因为消费板块之前有了较大涨幅,很多投资人认为目前的消费板块已经不具备高性价比了,您怎么看消费板块?

陈宇:消费板块是我们重点关注的三大赛道之一。消费行业现在其实面临很多变革,伴随着消费升级的不断演绎,整个消费市场也呈现品质化、品牌化、互联网化这三大趋势,这些新变化为我们带来了“消费新生”。

其中,品质化是公司的产品内核,品牌化加深产品护城河,互联网化则为企业的成长提供了一种新的途径并带来更多元的尝试。像消费中的白酒板块,本质上享受的就是品牌的溢价,我们喝茅台,消费的就是茅台的品牌。互联网化让我们的消费更多样了,互联网电商、在线教育、在线游戏等为我们打开了一个新的虚拟空间,消费者们的很多需求现在才刚刚被挖掘出来。所以,我们十分看好消费板块。

《红周刊》:您认为像茅台、海天这类消费龙头还会持续享受估值溢价吗?

陈宇:消费龙头仍将享受估值溢价是毫无疑问的,不过茅台和海天现在都遇到了发展中的瓶颈。高档白酒就是一种很优秀的商业模式,茅台可以说是极品中的极品。茅台过去十几年来做的事情就是不断地培养品牌,其也尝试过一些衍生品牌,但是我们发现,最后茅台最挣钱的产品线还是飞天系列。而这个品牌现在换了新的领路人,进入了新的时代。茅台的品牌力能否在未来的30年里强势发展?能否继续支撑比别的白酒品牌贵十倍的价格?这其实是个疑问。

海天的瓶颈则在于赛道的广度,其已经在调味品领域做到了极致,现在海天已经具备锁住客户的嘴巴、实现强现金流和强竞争力的能力,其未来的看点就在于赛道的拓展。

《红周刊》:对于格力,您曾经表示如果格力不向多元化迈进,很难实现市值从2000亿向20000亿的跨越。您怎么评价格力近年来的多元化进程?

陈宇:我们目前仍把格力放在极品公司的池子里,因为它向上的动能还没有穷尽,但实际上格力的瓶颈已经很明显了。格力多年来走的一直是聚焦战略,但是空调的整个赛道即使再扩张,也无非是从单体空调扩张到中央空调,天花板很有限。格力如果再想上升一个数量级,就必须去进攻一个10倍于其当前空调领域的大市场。这就是格力为什么会尝试去做手机、做汽车,去寻找下一个科技赛道的爆点。但坦白讲,目前格力还没有找到“下一个格力”的方向。

不过我们需要看到的是,格力目前整体处于明显的低估状态,所以即使它不去寻找“下一个格力”,仅保持空调领域的龙头地位,回报水平也可以很高,仍属于极品公司。

(文章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下载证券之星APP 看今日股市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