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股票

豪掷近400亿!铁矿石龙头大中矿业加码锂矿 ,可它没赶上好时机

来源:证券之星资讯

2022-11-25 11:35:45

  有一种激进的观点认为,锂资源的战略地位相当于“白色石油”。想要加入这个圈子的玩家,也是越来越多,就连长期主营铁矿采选的大中矿业也“按捺不住”了。

  11月23日晚,大中矿业公告,拟“联姻”3家公司投资约200亿元,打造锂电全产业链“低碳”产业园区。

  这并非大中矿业首次披露其进军锂业的野心。11月4日,大中矿业宣布与湖南省彬州市临武县政府签投资合作协议书,斥资约160亿元在当地投资锂电项目。

  还不足一个月,大中矿业就“花费”了近400亿,足见其“决心”。不过大中矿业若要将这个“想法”付之行动,面临着不小的挑战。

  锂电项目很“烧钱”

  布局锂电行业并非易事,难点之一便在于“投资巨大”。

  放眼如今的锂电产业,几乎每隔几天便有企业公布新投建项目,且动辄便是百亿级投资。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已有超60余家企业公布锂电投资项目,规划投资额已超过6000亿元。

  以宁德时代为例,仅2020年以来其拟新增投资的电池生产基地项目建设资金需求就达约1100亿元。

  与宁德时代相比,大中矿业的400亿投资是“小巫见大巫”,但这400亿对大中矿业来说可谓是一笔“巨款”。

  虽然大中矿业曾表示,由于公司整体规模有限,湖南临武160亿元的计划总投资有可能会引入其他合作方。

  此次公司也确实是公司与国城控股、上海锦源晟、景成投资组成联合投资主体进行的,在赤峰市克什克腾旗投建锂电全产业链低碳产业园区。

  目前虽尚未得知公司具体出资金额,但这也不是一笔小数目,对公司而言确实有难度。

  根据财报显示,大中矿业近十年的的归属净利润还不足百亿元。2010年—2021年,大中矿业的归属净利润均在5亿元左右徘徊,仅有2021年实现16.25亿元的归属净利润。

  虽然大中矿业在今年8月17日通过发行可转债筹集到了15.2亿元,但那次可转债募投项目不涉及锂矿。

  据此前披露,公司拟将募资分别投向选矿技改选铁选云母工程,智能矿山采选机械化、自动化升级改造项目,周油坊铁矿采选工程等。

  根据财报显示,截止今年三季度末,该公司的现金及限价等价物余额仅为23.8亿元,资产负债率为40.24%。

  不只与钱有关

  对于锂电产业链上的企业而言,拿到产能扩充所需资金,是件十分值得欣喜的好事儿,不过这并非意味着“万事大吉”。

  虽然大中矿业已深耕铁矿石行业多年,拥有丰富的采矿经验。但铁矿石与锂矿的开采与挖掘、提取等均是不同的方法,本质上也是一个“门外汉”。

  锂矿开采并非“面粉做面包”般简单。通常情况下,从向政府申请一块绿地、初级勘探、环境评估、详细勘探获得储量,到做投资可研报告、申请开采许可证,走完一套流程起码要大半年。

  再到建设选矿厂,扩建一家碳酸锂工厂仅用2-3年时间;开采进度还会受到资源禀赋、地理气候、政策和文化等多种因素制约。

  此外,在减少能源消耗和环境保护的大背景下,锂矿加工完之后,矿渣也不能随便处理,还要在有限的矿区内,寻找堆放矿渣的地方,否则难以通过环保评审这一关。

  这也就意味着投资这个锂矿的回收周期相当长,待到大中矿业的产能释放之际,锂矿行业的高景气度或早已不复存在。

  面对高价锂盐,以宁德时代为代表的动力电池厂商曾多次公开“抗议”。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曾以“炒作”形容锂价,并表示目前已探明的锂资源储量可以生产160TWh的锂电池,完全足够生产全球需要的动力电池和储能电池。

  根据天齐锂业港股招股书内容,锂矿供给放量增速最高的阶段集中于2022年-2026年,年化增速超过25%;此后至2032年,将维持1.3%的低速增长。

  将有何影响?

  锂矿行业的前景广阔,此番大中矿业布局锂矿,对其来说有诸多益处:

  一是资本市场的关注度将会更高,有助于实现品牌溢价;

  二是有助于给企业整合资源,带来规模经济效应;

  三是有助于实现在人才、技术、财务等方面的优势互补,提高管理水平和效率等。

  只是,从时机的选择上看,大中矿业毫无疑问是慢了不止一拍,现在已经不是2019年锂价低迷,西澳矿山停产、破产频现的阶段了。

  当前南美“锂三角”、西澳矿山被美国雅宝和国内“锂业双雄”占据,国内青海盐湖、川西锂矿又云集了大量的地方国企、央企和上市公司,利益格局已经十分固定。

  在上述头部锂资源供给格局相对固定的背景下,即便大中矿业拿出400亿元,亦很难获得排名靠前的优质的锂矿资源,毕竟包括雅宝、天齐锂业和赣锋锂业在内的主要玩家,其本身是锂矿下游的碳酸锂、氢氧化锂的生产商,本身是存在保证原料供应诉求的。

  此外,按照历史经验来看,跨界一直都存在“尾大不掉”的情况。如紫金矿业,今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042亿元,利润来源基本全部来源于金、铜、锌(铅)、铁等传统矿产业务,锂矿产业对其实际业绩的影响有限。

  而大中矿业也是一家传统的钢铁企业,其业绩很大程度上仍需要依赖传统的矿产,这也就导致其在转型过程中将面临“船大难掉头”的局面。

  总得来说,大中矿业进军锂业并非易事。不仅要面对“投资巨大”的难题,还要面对锂矿开采周期长等难题。

  不过,大中矿业目前估值已高达20倍,而现有锂矿企业的PE大多在8倍左右,如天齐锂业PE仅为7倍。若大中矿业按照锂矿企业的估值来看,估值是否过高。

  对此,民生证券在近期的研报中表示,随着公司在建项目逐步落实,铁精粉、球团产能将持续扩张,进一步发挥产业链延伸优势,增强公司盈利能力,预计公司 2022-24 年归母净利润预计依次为 11.89/12.69/13.71 亿元,对应 10 月 28 日收盘价的 PE 为 15x、14x 和 13x,维持“谨慎推荐”评级。

证券之星资讯

2023-02-02

首页 股票 财经 基金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