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国际财经

美国最高法院允许检方获取特朗普纳税单,更多调查还在路上

来源:国际金融报

  在褪去总统光环后,特朗普及其商业帝国面临接踵而至的调查与诉讼。

  据美联社当地时间2月22日报道,美国最高法院当天作出裁决,允许纽约曼哈顿地区检察官、民主党人赛勒斯·万斯(Cyrus Vance)获得特朗普2011年1月至2019年8月的纳税申报单。但这些文件将受到陪审团保密规定的约束,被限制公开发布。

  此项裁决使特朗普与万斯间的“法律斗争”暂时落下帷幕。

  早在2019年就被传唤的案件,在特朗普的隐瞒和阻挠下拖延至今。而现在,随着特朗普负面事件调查的深入,在脱去总统光环后,特朗普及其集团公司将面临更多诉讼。

  通过报亏损、付咨询费逃税

  据《纽约时报》去年9月的一份调查,其通过研究特朗普作为房地产大亨20年来的报税记录,发现特朗普的企业多年来存在避税行为。特朗普在2016年赢得美国总统选举以及2017年入主白宫的两年里,每年只缴纳了750美元的联邦所得税,且过去15年中,有10年以“集团的长期商业亏损”为由不缴纳所得税。

  据美国劳工统计局数据,2018年美国家庭平均收入为78635美元,平均要缴纳9302美元的联邦所得税。而特朗普在他作为总统必须披露的年度财务报告显示,他在2018年至少赚了4.349亿美元。但其纳税申报表显示任职总统期间财务出现赤字,损失4740万美元。

  在《纽约时报》的调查中,特朗普的大多数大型企业,如高尔夫球场和酒店年复一年地报告亏损数百万美元,甚至数千万美元。这正是特朗普“敛财”的关键要素:凭借其作为商人职业和总统职务获得的收益来购买以及支撑具有风险的企业,再利用其企业的“亏损”进行逃税。

  《纽约时报》还通过特朗普的税收记录查明了其任职总统的头两年,从海外公司获得了7300万美元的收入,包括从那些有独裁倾向的领导人或较为棘手的地缘政治国家的许可证交易中获得资金。

  与此同时,特朗普利用税法,使企业主能够“结转剩余亏损,在未来几年减税”。他还通过向其女儿、高级顾问伊万卡支付747622美元的咨询费,以减少他的应纳税额。

  《纽约时报》强调,其报告中所审查的信息来源“均是由具有合法使用权的”。但特朗普仍称该报道为“假新闻”,并拒绝分享有关其财富和商业的文件。

  面临更多诉讼

  据知情人士透露,地区检察官办公室预计将在未来几天内获得特朗普的纳税记录。

  最高法院的命令也是万斯的胜利,万斯在当地时间2月22日的声明中称:“工作还在继续。”

  万斯从2018年首次开始调查特朗普关于2016年共和党竞选期间,其前私人律师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向成人影星斯托米·丹尼尔斯(Stormy Daniels)以及前花花公子模特卡伦·麦克杜格尔(Karen McDougal)支付封口费的具体事宜,并于2019年开始调查特朗普的税务记录。

  据美联社报道,当时万斯传唤了长期为特朗普及其公司工作的玛泽(Mazars)会计公司。但去年10月,特朗普的律师提起诉讼以阻碍传唤,并拒绝公开特朗普的纳税申报表,理由是总统有豁免权,不应受州刑事调查。

  此前特朗普一直认为万斯发出的传票带有恶意,并且言过其实。因此面对这一突如其来的反转裁决,特朗普进行了猛烈抨击,他将曼哈顿地区检察官对他财务交易的调查描述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政治迫害的延续”。

  据《国会山报》报道,特朗普在一份声明中称,最高法院本不应该让这种“钓鱼式调查”发生,这是从未发生在历任总统身上的事情。特朗普表示,“我将继续战斗,就像过去五年一样。我们终将取得胜利。”

  路透社19日报道称,目前万斯的办公室已经传唤了纽约税务机关,并在法庭文件中表示,已扩大对特朗普的调查范围,包括欺诈、逃税以及伪造商业记录等犯罪行为。

  拜登上台后,特朗普失去了总统职位的庇护。许多律师与检察官都已做好诉讼的准备。据CNBC当地时间22日报道,纽约总检察长莱蒂蒂亚·詹姆斯(Letitia James)表示,她的办公室将继续积极调查特朗普及其公司以所谓的通货膨胀和通货紧缩为由,逃避该州的税收责任并获得其他财务利益的行为。

  2月10日,佐治亚州富尔顿县地方检察官针对特朗普影响2020年佐治亚州总统选举结果发起了选举欺诈和敲诈勒索的调查。

下载证券之星APP 看今日股市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