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投资有道

深度解析:蚂蚁战配基金,为何要选华夏周克平?

来源:金融界

  过去一周市场最火爆的事件就是参与蚂蚁集团IPO战略配售(最高比例可达基金资产的10%)的五只基金。作为重磅产品,五只产品均自于公募领域主动权益投研实力一流的大型基金公司,同时掌舵的基金经理也都是各家的精英基金经理,其中华夏创新未来18个月封闭运作的拟任基金经理周克平,以“科技后浪”形象引发市场关注——其管理的两只基金(华夏复兴混合、华夏科技创新)在其任职一年半时间内均实现收益翻倍,且截至8月31日任职年化回报均超86%。

  面对这样重磅的产品,华夏基金和蚂蚁集团为何挑选周克平担纲重任?除了战配蚂蚁外,对于基金剩余90%的资产投向?周克平又是如何规划的?我们一起来深度了解一下。

  科技投研全面手:当下是科技投资的好时代!

  周克平本科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学习集成电路专业的,研究生保送到了北大光华管理学院读金融,毕业后于2014年加入华夏基金,最初是在机构投资者担任TMT研究员,也是部门唯一看TMT的,把这个大方向里面所有子行业都看了一遍。

  当时周克平所在部门的客户以海外的QFII投资者、国内的社保和企业年金为主。也因为管理QFII的缘故,会和大量海外的机构投资者进行交流,具有比较强的国际视野。在周克平做研究员的时候,看美股和港股的精力比A股还多一些。

  2017年周克平就开始做一部分投资,最初是做专户的基金经理助理,到了2018年调到公募基金部门任华夏复兴的基金经理助理,并且在2019年起正式独立管理华夏复兴基金。周克平目前还管理华夏科技创新混合。从2018年至今,还担任华夏基金的新能源研究组的组长。其的研究领域基本上在TMT和新能源。

  这些从业履历对周克平后面的投资产生了比较大的影响,在做QFII投资时,他做了大量的中外比较,包括科技企业商业模式的对比,中国经济发展阶段和发达国家历史的对比,哪些行业会有什么样的机会。所以周克平的投资风格更加偏向外资,基本上满仓操作很少做择时,依靠自下而上的选股获得收益。

  关于科技股当下的投资机会,周克平表示:“对比海外,我发现中国科技股投资在过去几年正在悄然变化。2018年之前,科技股投资主要是做价格的波动,很难有趋势性机会,持有体验很差。核心原因是,当时中国的上市公司质量不高,并不代表中国科技发展的真实水平,“互联网+”的方向没错,只是A股当时并没有真正受益的标的。2018年之后,我们看到了资本市场的底层制度改革,让像我们这种偏基本面风格的科技成长股选手,能够在A股市场建立可持续的超额收益。我认为A股的美股化是大势所趋。科创板的创立之后,更多真正代表中国科技行业发展的公司能够在A股上市。市场已经出现“类注册制”模式,这就是A股市场的重生。一大批不盈利的优秀公司能在A股上市。过去我们投不到的优质公司,今天能够在比较早期阶段在A股上市。另一方面,港股通打开之后,我们可以通过南下,投资港股的优质科技和互联网公司。”

  周克平强调,底层资产的优化,是科技领域重大的变化,否则他套基本面投资框架无从谈起。在科技成长领域的底层资产不断优化后,他的投资框架才能行之有效为持有人创造长期价值。这个背景,也是他投资框架的先决条件。基金经理业绩只有30%来自个人能力,大头的50%来自社会的进步、国家的发展和红利,最后的20%来自客户的信任。

  清晰的科技投资逻辑:六大赛道+四类资产

  周克平坦言,他基本不做择时的,大多数时间都是满仓操作。他自上而下部分很少来自择时,收益来源是行业和股票,以自下而上选股为主。他认为自上而下是解决未来三年投研精力分配的问题,哪些行业在战略上需要关注更多。在行业选择上,我他会关注在不同经济发展阶段中,什么行业会在经济的占比提高。

  在中国人均GDP从3000美元到10000美元发展的阶段,诞生了大量受益于城镇化和工业化的大牛股,包括房地产、家电、汽车等。这些都是过去经济模式下产生的投资机会。在城镇化的中后期,中国经济会经历人均GDP从10000美元向20000美元发展的过程。通过复盘了70年代之后的美国,90年代之后的韩国,70年代之后的日本,60年代之后的欧洲。发现年化收益率最高的行业主要集中在三类:科技、医疗、消费。所以周克平也将精力是聚焦在这三大领域。此外,同时,他再根据能力圈,优化到六条主要的赛道:先进制造、新能源、云计算SaaS、现代服务业、生物医药、传统行业效率提升。

  周克平表示:“”这六条赛道覆盖只有十几个细分子行业,我们真正能选的股票范围就很少。我们根据企业的生命周期、创新、现金流分布,将公司分为四大类资产:项目型、产品型、平台型、生态型。由于是按照生命周期分布,我们会发现最优秀的企业能够出现从项目型、到产品型、再到平台型、最后成为生态型公司的演进。”

  再具体的组合构造方面,周克平有60%-70%的仓位集中在产品型资产以上的公司,还有20-30%仓位会投高赔率的项目型公司。他表示,项目型公司能带来阶段性的弹性,而且也有不少产品型公司是从项目型公司成长起来的,所以会在所投资的项目型公司中作为“火种”,跟踪这些的进化能力。

  与此同时,周克平还组合进行动态管理,根据景气度和估值,决定行业配置比例。首先,其采用的估值方法只有两个:DCF自由现金流折现和市值,传统的市盈率只是辅助其决策的工具,而PEG他认为有很大的迷惑性。他主要用市值衡量泡沫的大小。其次是景气度和估值的结合。一个行业如果景气度拐点向下,估值又比较高,周克平就会减配;一个行业如果景气度拐点向上,估值又比较低,就会增配。景气度他主要看未来12-24个月的周期,作为中观视角帮助决策,但是六大赛道是决定未来3-5年的投资周期。即便短期行业的景气度不好,也不会把里面的公司全部清仓。周克平表示,他希望赚取企业长期成长,不断进化的钱,景气度的变化能给他提供加仓或者减仓的时间点。

  综上,可以看出周克平在科技投资方面确实具有深厚的积累,也对未来科技投资机遇有清晰、深入的见解。其管理的华夏创新未来18个封闭基金除了可以参与蚂蚁集团股票战略配售,更是重点关注关注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材料、新能源、节能环保、生物医药以及新兴服务等领域的投资机会。其投资价值也值得关注,现在投资者上支付宝搜华夏新发,即可购买这只基金

下载证券之星APP 看今日股市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