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股票

华强科技千万元采购额与供应商矛盾 历史建设项目产能去哪儿了

来源:金证研

2021-10-28 21:26:34

(原标题:华强科技千万元采购额与供应商矛盾 历史建设项目产能去哪儿了)

《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 正则/作者 沐灵 映蔚/风控

自诩为国内专业的防化军工企业,湖北华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强科技”)在2014-2016年期间,却频频发生失窃情况,前员工不仅三度进入华强科技的制品厂进行偷窃,更有甚者,华强科技的制品厂还出现被盗窃者驾驶货车到仓库附近,将8卷废旧共挤膜装车运出厂外的尴尬情形。

“闹剧”背后,华强科技此番上市存在的疑团同样值得关注。2020年,华强科技营收“开倒车”,且赊销加剧。另一方面,华强科技对供应商的采购金额,比同期供应商对华强科技的销售总额,多出千万元。值得一提的是,华强科技在招股书披露的药用丁基胶塞年产能,与“官宣”存在明显“缺口”,涉及该产品的历史项目预计增加的产能去哪儿了?

 

一、营业收入“开倒车”,赊销加剧

整体来看,2020年,华强科技营收“开倒车”。

据华强科技签署日期为2021年10月19日的招股说明书(以下简称“招股书”),2018-2020年,华强科技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43亿元、16.48亿元、8.35亿元,2019-2020年分别同比增长121.62%、-49.31%。

2018-2020年,华强科技净利润分别为1.03亿元、1.3亿元、1.76亿元,2019-2020年分别同比增长26.03%、35.46%。

到了2021年1-6月,华强科技的营业收入为6.16亿元,净利润为1.91亿元。

“雪上加霜”的是,华强科技赊销现象凸显。

据招股书,2018-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华强科技的应收票据分别为9,891.92万元、630.51万元、734.84万元、0元;应收账款分别为22,805.61万元、38,593.14万元、56,418.3万元、71,171.65万元;应收款项融资分别为0元、5,736.04万元、3,721.48万元、3,475.17万元。

即同期,华强科技的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应收款项融资的合计金额(以下简称“应收款”)分别为32,697.53万元、44,959.69万元、60,874.62万元、74,646.82万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3.98%、27.29%、72.89%、121.15%。

 

可见,截至2020年末,华强科技应收款占营收比重超七成,2020年上半年则超100%,华强科技赊销加剧。

问题并未结束,2020年,华强科技销售收现比降至0.61。

据招股书,2018-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华强科技的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6.16亿元、12.65亿元、5.09亿元、4.38亿元,销售收现比例分别为0.83、0.77、0.61、0.71。

对此,华强科技表示,2020年其销售收现比较低,主要系军品结算受军方审价及军方用款计划批复等因素的影响,存在一定延迟,期末对单位A、单位B形成较大的应收账款所致。

据招股书,2018-2020年及2020年上半年,华强科技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以下简称“现金流”)分别为1.98亿元、4.41亿元、-3.13亿元、0.61亿元。如果未来华强科技现金流为负的情况仍出现并持续,其可能会存在营运资金紧张的风险,进而可能会对其业务持续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可见,2020年,华强科技营收“开倒车”,赊销加剧。且报告期内,华强科技销售收现比均不足1。

 

二、采购额与供应商数据“打架”,“缺口”超千万元交易真实性存疑

而上述问题仅为“冰山一角”。

据签署日期为2020年8月4日的天津捷强动力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捷强装备”)招股说明书(以下简称“捷强装备招股书”),云南鑫腾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鑫腾远”)为捷强装备的全资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捷强装备招股书显示,其2018年12月31日资产负债表以及2019年度,捷强装备均已将云南鑫腾远纳入合并范围,纳入合并范围原因是非同一控制下企业合并。

同时,2019年,捷强装备对华强科技的销售收入为4,660.67万元。

据捷强装备招股书,2019年,华强科技是捷强装备的第三大客户,捷强装备对华强科技的销售收入为4,660.67万元,占捷强装备营业收入的比例为19.02%。

需要指出的是,2019年,捷强装备对华强科技的销售收入,或已包含了捷强装备子公司云南鑫腾远对华强科技的销售收入。

然而,华强科技却出现2019年对云南鑫腾远的采购金额高达5,820.85万元的“异象”。

据招股书,2019年,云南鑫腾远为华强科技的第三大供应商,华强科技对云南鑫腾远的采购金额为5,820.85万元,占采购总额的比例为5.36%,采购内容为电池组。

即2019年,华强科技对云南鑫腾远的采购金额高于捷强装备(包含子公司云南鑫腾远)对华强科技的销售金额,二者的差值为1,160.18万元。

需要指出的是,华强科技招股书以及捷强装备招股书均显示,其会计政策变更和合并范围变化,或并未对上述数据差异造成影响。

那么,2019年,华强科技仅向捷强装备子公司云南鑫腾远的采购金额,竟比捷强装备合并范围内对华强科技的总销售金额多1,160.18万元。华强科技与捷强装备披露的财务数据“打架”的背后,华强科技数据真实性存疑。

 

三、主要产品产能与“官宣”对不上,历史建设项目产能或“不翼而飞”

此前,官方公示2018年下半年,华强科技一项建设项目达产后,其丁基胶塞年产能将达60亿只。

据宜昌市政府2017年10月14日发布的公开信息,华强科技建设中的“华强科技产业园项目”将智能制造与丁基胶塞生产工艺流程深度融合,该项目建设周期为3年,将于2018年下半年正式投产,届时,该项目将实现年产丁基胶塞60亿只的生产能力。

也就是说,华强科技预计2018年下半年“华强科技产业园项目”正式投产后,将具备年产60亿只丁基胶塞的生产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达产后的年产60亿只丁基胶塞与招股书矛盾。招股书显示,2018年华强科技药用丁基胶塞年产能仅38亿只。

据招股书,2018-2020年,华强科技的药用丁基胶塞的产能分别为38亿只、38亿只、45亿只。也即是说,报告期内,2020年的药用丁基胶塞的年产能最高,但也仅有45亿只。

那么,官方公示的华强科技的“华强科技产业园项目”是否已顺利建设完毕并投产?相较预计新增产能,华强科技招股书披露的报告期内的实际产能为何“相去甚远”?令人费解。

需要指出的是,华强科技在招股书披露的药用丁基胶塞,与官方公示的丁基胶塞,口径一致,或具有可比性。

据招股书,华强科技指出,招股书如无特别说明,药用胶塞即指丁基胶塞。

不仅如此,2019年,华强科技药用丁基胶塞与丁基胶塞的销量一致。

据招股书,2019年,华强科技丁基胶塞的销量为24.81亿只。

据招股书,2018-2020年,华强科技药用丁基胶塞的销量分别为32.61亿只、24.81亿只、19.38亿只。

同时,招股书也并未显示,华强科技的丁基胶塞涵盖除药用丁基胶塞的其他种类的丁基胶塞。

即华强科技所生产销售的丁基胶塞或均为药用丁基胶塞。而官方信息显示的丁基胶塞产能,或即华强科技药用丁基胶塞的产能。

这意味着,在华强科技对丁基胶塞和药用丁基胶塞的口径或具有一致性前提下,官方信息显示,华强科技的“华强科技产业园项目”将于2018年下半年正式投产,届时华强科技将具备年产60亿只丁基胶塞的能力。而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华强科技药用丁基胶塞的年产能分别为38亿只、38亿只、45亿只,均远不及官方公示数据,其中原因几何?仍待解答。

面对供应商数据“打架”、丁基胶塞真实产能存疑等问题,华强科技此番能否叩开资本的大门?待时间检验。

证券之星资讯

2021-12-04

首页 股票 财经 基金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