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证券要闻

全国人大代表周云杰:从参与者到引领者 海尔卡奥斯工业互联网的“中国答案”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文/周承

 

“十四五”开局之年,中国工业互联网正当大展宏图之时。

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指出,要发展工业互联网,搭建更多共性技术研发平台,提升中小微企业创新能力和专业化水平。此前工信部印发了《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行动计划(2021—2023年)》,明确提出要着力解决工业互联网发展中的深层次难点、痛点问题。连续出台的政策意味着中国的工业互联网即将迎来快速发展的全新时期。

“近年来,我国工业互联网发展态势良好,有力推动了实体经济的高质量发展。但是,我国工业互联网发展水平仍有较大提升空间。”全国人大代表、海尔集团总裁周云杰表示。

他认为,从外部环境看,抢占工业互联网主动权和话语权的时间窗口非常有限;从内部环境看,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需求和工业互联网平台的能力供给不能精准匹配。“也是因此,构建有中国特色的工业互联网体系,在当前发展时期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他说。

 

从起步到小跑 工业互联网亟待破局

“工业互联网是互联网的下半场,现在谁能够抢占工业互联网的主动权和话语权,谁就拥有了先机。”周云杰说,“而这一个时间窗口又非常有限,我个人认为在未来三年之内,可能各国工业互联网平台之间的竞争能够分出一个层次,所以对中国来讲,建设中国特色的工业互联网体系是一件比较紧急的事情。”

然而,中国工业互联网在实践中还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难题,最为突出的就是中国企业数字化转型需求和工业互联网平台的供给不能精准匹配,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着我国工业互联网的发展。

“很多平台找不到合适企业,很多上了平台的企业也找不到更好的方案来实现转型,这中间存在不匹配的问题。”周云杰说。

平台需求侧有三大特征:一是需求多样性;二是需求差异化,企业分处于1.0、2.0、3.0等不同阶段也就存在着不同的需求;三是需求综合性,很多企业都希望得到综合性软件服务。

平台供给侧也存在着不足,主要体现在供给知识局限性、供给能力前置化、供给碎片化三个方面,缺少完整的供给解决方案,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供需不匹配矛盾。

构建中国特色的工业互联网体系,解决企业源头上的供需矛盾,在当前历史时期具有十分重要战略意义。

“国家实施‘双循环’战略,本质和出发点之一是要解决供给需求问题。”周云杰说,“除了要有国家推的‘双跨’(跨领域、跨行业)平台,也应该鼓励发展无数个垂直领域的小平台。”

 

从松散到联盟 打造标准建设“国家队”

此次两会期间,周云杰带来了对工业互联网发展的四个建议:

首先,推动平台、网络、安全等基础共性标准的建设。一是推动中国已有工业互联网标准上升为国际标准;二是推进中国与与美国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 IIC)、日本产业价值链(IVI)、德国的工业4.0标准组织的标准的兼容和互认;三是对中国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实施“统一接口标准”的强制性认证,以确保平台间数据互联互通、工业APP能跨平台调用和订阅。

其次,推动行业、领域、解决方案等工业应用标准的建设:建立国家工业互联网平台开放联盟,鼓励和推广专业型平台、特色型平台在双跨平台的基础上,为企业提供个性化、集成化服务。

第三,建立国家工业互联网平台开源联盟:建议设立国家工业互联网开源基金,邀请15家双跨平台建立国家工业互联网平台开源联盟;设立开发者开源贡献奖和开发者开源应用奖,鼓励开发者参与开源贡献代码和应用开源系统,加速企业数字化转型赋能。

最后,鼓励已经国际化的中国企业在海外进行本土化复制:建议出台资金、税收等一揽子鼓励政策,设立国家专项基金,鼓励国际化的企业在海外复制工业互联网平台,鼓励平台在当地国建立服务机构等。

“平台企业要给中小企业赋能,首先要站在中小企业的角度思考问题。中小企业比较关注的是降本提质增效,要为他们带来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实惠。”周云杰表示。

1月11日,青岛征和工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征和工业”)在深交所中小板正式上市,不仅成为2021年青岛首家上市企业,更实现了平度市主板上市企业“零”的突破。

上市后,征和工业正通过聚合社会资本力量,进一步加快技术研发和数字化智能制造转型,布局全球市场。而这背后离不开卡奥斯的助力——其整套数字化转型战略方案,为征和工业实现未来数字化战略发展蓝图,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

周云杰表示,征和与海尔共同制定了一个五年规划。“我们希望通过工业互联网能够与征和共同突破链系统行业内的‘卡脖子’技术,也希望能够把它做成全球范围内链条产业里最有竞争力的一个企业。”他说。

周云杰总结称,给中小企业赋能要站在对方角度考虑,不要为建平台而建平台,在给中小企业赋能时,一定要清晰知道中小企业痛点是什么,平台企业要找准给企业赋能的切入点。把这一个解决以后才可以真正的号准脉,下好药和产生作用。

 

从本土到全球 筑牢工业互联网复制之基

“为什么我们在海外发展的好?原因之一就是我们一开始走向海外的时候,我们耐得住寂寞,即便亏损仍然坚持自主创牌。”周云杰表示,“如果选择做OEM,再过多少年利润率也只有3%-5%;而选择自主创牌,利润率会不断改善和提升,这是做自主品牌的好处,但时间非常漫长。”

如今,海尔的全球化品牌布局已经进入成果收割期,即使今年面对全球疫情的影响,海尔全球海外业务均实现了逆势高增长。

在疫情期间,海尔做对了两件事情。

首先,从海外大量采购最高等级防护物资。去年腊月二十九武汉封城,周云杰便已经组织海外公司采购抗疫物资,而这批也是最早运抵武汉的抗疫物资之一。

其次,推进海外工厂按照中国标准进行防疫。“春节期间,海尔海外工厂多次召开会议,”周云杰说,“这么做,使得我们即使在疫情比较严重的国家,都没有发生疫情大规模扩散。”

更重要的是,海尔收购的海外企业都复制了人单合一模式。人单合一模式是追求人的价值最大化,不管收购美国企业、日本企业、欧洲企业、新西兰企业,虽然文化背景不一样,但他们都需要被尊重,都希望实现自身价值。

“人单合一模式让创造价值的人得到激励和分享,在美国GEA复制人单合一模式前,激励范围只涉及到几十个管理层,但是在实施人单合一模式后,去年得到分享的人员已经达到数千人。这样的机制让每个人都充满积极性,具有了主人翁的意识。”周云杰说。

可以看出,海尔疫情期间在海外的成功,毫无疑问的关键点,就是将其创新的“中国模式”——人单合一模式,进行了大范围的复制和推广,让全球各地的员工都能自主地创造价值,聚合个体的创新力量应对瞬息万变的外部环境。

全球化自主创牌和人单合一模式创新,为中国特色工业互联网的全球复制筑牢了根基,注入了活水。

 

从参赛到引领 让中国特色成为“世界语言”

在过去的几个世纪中,全球工业变革都由欧美发达国家主导。自2012年美国GE公司率先提出工业互联网概念以来,全球工业互联网竞争日趋激烈,各国都想在这个新兴领域占得先机。然而,由于工业场景的复杂性与各国发展的差异性,绝对引领的平台目前还没有出现。各国都希望能尽早打造出优质成熟的工业互联网应用标准和生态链,在国际制造业中获得主导地位。

在周云杰看来,中国特色的工业互联网体系要在竞争中脱颖而出,必须要在三方面发力:

第一,抢占全球标准领域的“制高点”。自2018年以来,我国不断加大对工业互联网的政策支持力度,在良性发展环境孵化下,我国工业互联网平台开始在全球标准领域快人一步。

海尔卡奥斯已连续两年蝉联工信部评选的全国工业互联网双跨平台之首,同时还主导了IEEE、IEC、ISO三大国际标准组织关于大规模定制的国际标准制定。去年9月,海尔卡奥斯成为唯一一个受邀共建欧洲联邦云GAIA-X的非欧盟企业,这说明我国工业互联网领域已经在全球具备了一定的标准话语权。

第二,对内做好平台与企业适配。目前,中国工业互联网体系还有着多层次、多平台的特点。我国既有工信部发布的15家双跨平台,也有数百家专注各自行业的特色型专业型平台。

因此,建设我国工业互联网既要发挥双跨平台的优势,又要发挥特色专业平台的个性化特点,适应工业互联网的千企千面特性,为处于不同阶段、有着不同需求的企业量身定制解决方案。

第三,对外复制推广中国模式。周云杰指出,中国模式走出去要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拥有国际化优势的企业最好能在自身的海外工厂进行复制验证,然后再进行大规模的复制推广。

“两会”前,全国人大代表、海尔集团总裁周云杰(左)履职期间在青岛调研工业互联网发展情况

正如周云杰在2021年两会建议中提出的,工业互联网是物联网时代全球化大生产的“世界语言”,谁能尽早打造出优质、成熟、简单、易用的“世界语言”,谁就能引领于这个时代。中国能否凭借中国工业互联网抢占新一轮科技革命的引领地位,让我们拭目以待。

下载证券之星APP 看今日股市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