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行业新闻

昆仑万维斥资14亿收购 Star Group 60%股权,捕风者周亚辉押注音频社交赛道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此次购买的Star Group股权来自五个转让方。            

          
                                              

2月26日晚,昆仑万维发布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Kunlun Group Limited (昆仑集团)拟购买 Star Group Interactive Inc.(Star Group)股东持有的60.65%股权,交易对价约为13.94亿元。

交易完成后,昆仑万维将通过昆仑集团持有Star Group 60.65%的普通股股权,并通过控股子公司Opera Limited 持有Star Group 19.35%的优先股股权,合计持有Star Group 80%的股权。

届时,昆仑万维也将在现有的四大业务基础上,新添一个业务板块,具体包括Opera、闲徕互娱、GameArk游戏、科技股权投资以及Star Group。

对于此次交易,值得关注的有两点:一是,该交易是继闲徕互娱、Opera之后,昆仑万维再次与实控人周亚辉进行关联交易,从其手中购买公司股权;二是,Star Group旗下主要产品“StarMaker”所处的音频社交赛道,是今年最具热度的创业方向。

关联交易

公告显示,昆仑万维此次购买的Star Group股权来自五个转让方,其中最大的转让方为Happy Entertainment Limited,转让的股权比例为45.78%,转让款为10.52亿元。而昆仑万维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周亚辉持有Happy Entertainment Limited的100%股权。

此外,昆仑万维还从另一个转让方Brain Magical Limited手中购买了其持有的Star Group 2.42%股权,作价5564万元,而Brain Magical Limited的全资持有者是昆仑万维董事方汉。

这意味着,昆仑万维的实控人周亚辉和董事方汉从此交易中可分别获得10.52亿元和5564万元的收益。对于上市公司来说,这种交易往往会被怀疑是否存在向大股东输送利益,但对于昆仑万维而言,这则是一种已经反复验证的业务拓展模式。

一位接近昆仑万维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如果直接通过昆仑万维去投资一些初创公司,对上市公司来说,投资风险会比较大,所以周亚辉先个人进行投资,等被投企业发展势头起来,上市公司再去跟进投资。

去年10月,昆仑万维作价5.39亿元从Keeneyes Future Holding Inc.(KFH)购买了Opera 8.47%的股权,周亚辉同样是KFH的实际控制人。通过该交易,Opera成为了昆仑万维全资子公司的控股子公司,并被昆仑万维纳入合并报表范围。

时间回拨到2016年,昆仑万维牵头成立投资者财团,对Opera进行了100%股权收购,交易价格为 5.75 亿美元,投资方除了昆仑万维,还包括周亚辉以及周鸿祎等。2018年7月,Opera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目前市值为13.88亿美元。

Opera之前,在昆仑万维另外一大业务——闲徕互娱身上,也出现过同样的操作方式。2019年2月,昆仑万维宣布旗下子公司西藏昆诺将以22.75亿元价格收购新余灿金所持有的闲徕互娱35%股权。收购完成后,西藏昆诺的持股比例将变为100%。

这同样是一次关联交易,因为周亚辉持有新余灿金99.99%股权,为公司实际控制人。2016年12月,昆仑万维联合辰海科译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20亿元人民币的对价收购了闲徕互娱100%的股权,后来经过几次股权变更,最后股东只剩下昆仑万维和周亚辉,而这次昆仑万维从周亚辉手上收购股权时,闲徕互娱的估值已经达65.3亿元。

回到这次交易,在交易完成后,除了昆仑万维持有Star Group 80%的股权,周亚辉控制的Happy Entertainment Limited还持有20%的股权。根据以往的经验,未来不排除昆仑万维继续收购这20%股权,实现对Star Group的100%持股。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此次交易转让方也向昆仑万维做出了业绩承诺,包括Star Group 2021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经审计的税后净利润不低于1.91亿元,2022年承诺净利润不低于2.3亿元,2023年承诺净利润不低于2.76亿元。

公告披露,2020年,Star Group的营收为6.2亿元,净利润为9071万元,较上一年实现扭亏。此外,Star Group的总资产为3.24亿元,负债总额为4.68亿元。

音频社交

资料显示,Star Group成立于2018年8月24日,旗下主要产品“StarMaker”是一个音频社交平台,主要内容包括在线K歌和语音聊天室。

据悉,StarMaker也是一款全球化产品,目前,其用户广泛分布在东南亚、中东、欧美、美洲地区,覆盖全球一百多个国家,并在多个市场成为头部音频应用。

根据易观分析的《2021年中国互联网娱乐社交企业出海发展洞察》报告,基于用户数据和营收规模,“StarMaker”位列娱乐社交出海TOP3(前两名分别是TikTok和BIGO),“StarMaker”活跃用户超过5000万,月收入超过千万美金,2020年度全球下载量超过6000万。

公告称,Star Group针对全球50多种语言都做了精细化的适配和改良,也和本地明星、音乐Label、综艺IP等合作方有持续深入的合作,尊重本地用户的认知、需求和习惯,并投入资源从产品、运营、市场、BD多个层面进行专项适配。

在运营方面,Star Group则拥有完善的内容审核体系与冷启动方法论,对不同国家因地制宜,开设驻外办事处,将内容质量的好坏标准交给当地员工,提升了内容本土化质量。这也是 Star Group 差异化竞争和本地化运营成功的关键因素。

实际上,今年以来,随着ClubHouse平台的火热,音频社交逐渐成为了一个新的创业风口,国内也涌现出众多相关项目。日前,周亚辉在映客旗下“对话吧”App进行的一场在线交流中表示,“ClubHouse这个产品我觉得是美国移动互联网领域,过去5年甚至是8年之内,在社交领域最有创新力的产品了。美国整个移动互联网产品创新停滞了很多年,一直到ClubHouse出现,确实有很强的创造力、创新力”。

周亚辉认为,音频社交产品就像是是满足人交流的微信群的升级版本,它的用户群体肯定是比较高端的,随着时间,尤其随着5G的到来,这个产品会有更大的作用。“我觉得未来20年之后,AI社会和5G社会很大的特点,就是所有的元素都会是动态化的”。

当然,对于音视频社交的创业风口,周亚辉也给很多创业者泼了冷水,他说,在早期,这个产品的难度门槛是非常高的,所以特别不建议创业公司去创业做这个产品,因为刚开始运营门槛太高,创业团队会死得很难看。

对于ClubHouse的发展,周亚辉判断,其在美国的日活肯定能过1亿,并且它的市值能超过推特。同时,他认为,这种模式的产品,在speaker领域没有对手,所以其也看好音频社交的方向。

        

(作者:白杨 编辑:李清宇)

下载证券之星APP 看今日股市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