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名家观点

南财快评:延迟退休须配套育婴服务,避免增加生育负担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在沉寂了几年之后,延迟退休的改革最近再次被提上了政策议程。人社部官员日前表示,实施渐进式的延迟法定退休年龄,既“有利于我国人力资源的充分利用”,也“有利于增强社会保障制度的可持续性”,因此正在研究延迟退休的具体改革方案。

我国社会保险的可持续性的确是延迟退休提上议程的核心原因。这当中有远因也有近因。过去十年,部分内陆省份的社保基金逐渐出现了赤字,环顾全国,只有珠三角与长三角地区有能力贡献出社保结余以便全国调剂,才保证了退休职工的养老金能定时足额发放。过去一年以来,受疫情影响,各地为了复苏经济,纷纷减免社保缴费,为企业减压。如此一来,本来有结余的少量省市也面临一定挑战。要张罗这件事,除了财政拨款,长远而言就只能是延迟退休,一方面可增加工作年龄人口的缴费,另一方面则可以缩少退休群体退休金的领取总额。

诚然,全世界受老龄问题困扰的国家都曾不同程度地延长退休年龄,没有国家能够例外,这事早点规划早点行动是需要的。然而,值得思考的就是人力资源如此“充分利用”有什么代价?站在人社系统的角度,让仍有劳动能力的群体再多工作几年,无疑有利于增加社保缴费,从而把当前社保基金的紧张形势张罗过来。但从整个社会的角度而言,却要问的是这当中有没有什么代价要付出,带来的影响应如何减缓?

在中国社会中,很多人退休后不见得都在休闲娱乐,能跳大妈舞和游山玩水的恐怕更是少数,他们很多会参与到照顾家人的行列之中。这种照顾在延迟退休后似乎难免会失去。很多五十岁刚退休的女工,都是在照顾年届七旬的家人或者帮刚生育的子女在带孙儿,尤其是后者。延迟退休的第一步,肯定是先解决女工五十岁退休过早的问题。这个群体中的多数的确仍可以再干五到十年。不过如果把她们留在岗位上,要问的就是谁将接棒来照顾初生婴儿?三岁上幼儿园前,母亲只有三个月产假,大部分婴儿在出生的头三年里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外婆或奶奶照顾。外婆或者奶奶即将退休且愿意带,是很多年轻夫妇尽管知道未来负担沉重,仍考虑生小孩的定心丸。我国近年的新生婴儿数量已经不断下跌,对于延迟退休可能造成的育婴成本,是相关决策者必须要清醒认知的问题。

因此,延迟退休改革的同时,必须同步推出育婴服务的公共安排,有力地缓解外婆奶奶无法再照顾孙子带来的冲击,尤其是明确当中的经费来源,以有效地避免再增加年轻夫妻的生育负担。

(作者系中山大学政务学院副教授)


        

(作者:陈永杰 编辑:李靖云)

下载证券之星APP 看今日股市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