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行业新闻

欲卖不能的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从未如此频繁地登上热搜。10月初,该博物馆宣布将通过拍卖Clyfford Still、Brice Marden和Andy Warhol的藏品,筹集基金维护其余馆藏、增加多元藏品并为员工加薪。但意外的是,这个“出售移除馆藏(deaccessioning)”的决定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发了群众激烈争议和反对。10月底,在拍卖开始前的两小时,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最终决定撤下了这些饱受争议的画作,计划被迫搁置。

“如意算盘”不如意

都有长期的资金需求或者其他雄心勃勃的目标。这些需求确实可以利用本次放宽准则的机会,通过出售艺术品而获得部分的满足。但是,无论这是多么迫切的长期需求或这些计划将如何利在千秋,AAMD当前的立场是:博物馆基金的资金来源,绝不能通过出售这些‘被移除的馆藏’得来。”

今年4月份,疫情导致大多数博物馆出现了经营压力,艺术博物馆馆长协会(AAMD)放宽了未来两年的相关行业准则,允许文博机构出售某些藏品来支付其他永久收藏品的保管费用,以度过目前的艰难时期。尽管巴尔的摩博物馆一直以来能够维持馆内收支平衡,但现任馆长Christopher Bedford却有了一个新的想法。他希望建立一项名为“未来基金(Endowment for the Future)”的财务计划,通过变卖部分藏品,换得资金用于现有藏品结构的调整和未来的发展。该项计划在制定时曾征询过AAMD的意见,当时该协会的执行董事Christine Anagnos曾明确表示,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的计划符合行业准则中的指导方针。

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从未如此频繁地登上热搜-资料图片

10月2日,三幅馆藏将通过苏富比拍卖行拍出的消息一公布,瞬间引起了人们的关注。Clyfford Still的作品《1957-G》估价在1200万至1800万美元之间;Brice Marden的《3》预计将以1500万美元成交;Andy Warhol的巨作《最后的晚餐》将通过私人洽谈出售,价值约为4000万美元。由此估计,三幅藏品预计将会产生价值6500万美元的收入。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的相关新闻稿表示 ,这笔筹集到的资金将注入“未来基金”,用以资助新作品的研究和保护工作,并且支付所需文献和展览的费用;同时,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也可以重新衡量其藏品种类的占比,有机会增添更多女性艺术家和黑人艺术家的作品。此外,这笔资金还将用于增加员工的薪水,使场馆可以有更长的开放时间。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在新闻稿中还表示:“我们坚信,只有通过大胆而切实的行动,不断构想、修改和再构想,博物馆及其收藏品的组成结构才能够满足未来的需求。”

然而面对这样的说辞,博物馆的董事会似乎并不买账。有两名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的董事会成员甚至还取消了此前的一笔5000万美元的认捐。由Laurence Eisenstein牵头的200多名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的前理事团和社区成员共同签署了一封致马里兰州司法部长的信,希望寻求终止拍卖。他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指出,尽管他同意藏品多样化和薪酬公平,但博物馆不应该走直接出售作品的捷径,而应该去做看起来更困难的筹款和发展工作。

而此前曾拍板这个方案的AAMD协会在10月27日也由协会主席兼圣路易斯艺术博物馆馆长Brent Benjamin发出了一份澄清立场的官方声明:“我们看到,许多机构

面临行业准则和伦理挑战

其实,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并不是美国唯一一间考虑卖掉藏品以应对疫情大流行的文化机构。为应对疫情带来的财政危机和裁员损失,布鲁克林博物馆在今年早些时候也通过佳士得拍卖了12件藏品,希望借此获得4000万美元资金来维持其馆内其他藏品的保管开销。同样是卖出藏品回笼资金,为什么两家博物馆得到的结果却截然不同?

记者在查阅AAMD每十年修订发布一次的《艺术博物馆专业规范》中发现,涉及出售藏品的条款主要有三条,其中强调,“出售艺术作品获得的资金不能用于博物馆的运营和资本支出。这些资金,包括这些资金的收益和增值所得,只得按照博物馆有关使用受限制收购资金的政策,用于收购艺术作品。”由此可见,博物馆出售藏品早有先例,矛盾主要出现在售出藏品后获得的资金用途。

一般情况下,“出售移除馆藏”可以提升藏品的质量和系列性,但卖藏品得到的资金只能用于增添购置新的藏品,否则协会通常会拒绝出售馆藏的申请。而自从4月份发布的行业准则放宽允许“出售移除馆藏”后,资金也可以用于“与藏品相关的直接费用”。但由于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筹集到的基金还涉及支付人力成本的部分,因此AAMD的“出尔反尔”也就变得可以理解了。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的前馆长Arnold Lehman在给马里兰州司法部长的信中也写道:“我支持向雇员支付更多的生活费。但是,我反对博物馆为了达成这个目的而选择蚕食核心的藏品。”

除了资金用途不符合放宽后的准则外,出售馆藏这件事本身也引起了人们对博物馆伦理的讨论。有专家认为,以抛售藏品换取资金,一旦为其他美术馆开此先例,造成“无形的”公共权益损失将十分巨大。据Artnet报道,位于纽约的埃弗森博物馆此前曾宣布出售Jackson Pollock在1946年创作的《红色构图》,称此次拍卖的收益将用于“购买黑人艺术家、女性艺术家和其他小众作品”。但此举遭到了《洛杉矶时报》艺术评论员Christopher Smith的严厉批评,他预言这幅画“很可能会消失在一个未知的富翁私人财产中,或是瑞士的永久产权仓库中”。他认为:“某些重要的艺术品不应被出售移除,以免它们从公众的视野中消失。这涉及到艺术公益性的道德争论,从来没有简单的答案。”

按照《艺术博物馆专业规范》中的规定,如果违反了专业规范准则,博物馆将受到一系列制裁,包括禁止从其他成员机构获得艺术品贷款等。目前,尚不清楚AAMD是否会在与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负责人的进一步商谈中追究本次拍卖藏品的责任。尽管最后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并未售出任何一件藏品,但在最新的声明中表达了自己的坚持:“我们遵守的理念不应该是博物馆为‘物’而服务。我们相信,藏品中的物品必须反映、吸引和启发千千万万个不同的个体。在博物馆行业内呼吁变革的做法是毋庸置疑的,我们的愿景和目标从不会改变。目前来看,达成这个目标还需要更长的时间,但最终我们将利用一切方法使其实现。”

下载证券之星APP 看今日股市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