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行业新闻

潮水的方向:京东技术光谱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炮弹从铸铁炮筒内飞射而出,大炮旁边的两个人,一个捂着耳朵,一个挥舞双臂。大潮涌动,浪花滔天,漩涡的中央,隐现高楼林立的大都会……

这是今年举办的鲍勃·迪伦个人艺术展上的两件作品。它们的灵感,分别来自这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的《答案在风中飘荡》和《暴雨将至》两首歌词。

从艺术角度而言,这样的创作是珍贵的作者灵感与手稿。但从科技的角度来看,它能够变成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技术的创作能力如何?科学与艺术是否存在边界?两者结合的想象空间又在哪里?

目前业内并没有一个标准答案,但京东已经开始了自己的探索。11月25日,在2020京东全球科技探索者大会上,京东集团技术委员会主席、京东智联云总裁、IEEE Fellow周伯文宣布成立面向未来十年新技术的京东探索研究院,“科学与艺术”是六大研究方向之一。

当然,京东对未来技术的探索绝不仅止于此。“人工智能”“量子计算”“数据科学、工程与管理”“去中心化计算”、“技术伦理道德”也是其重要的研究领域。

粗略看去,京东探索研究院定下的几个方向前沿而宏大,甚至有些形而上。但它并不意味着无用性。“What I cannot create,I don't understand(凡我不能创造,我就不能理解)。”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专访时,周伯文引述了物理学家理查德·费曼的一句名言,“为了真正的颠覆式创新,研究的标尺或优先级就会发生变化。”

对于京东而言,这样的机遇体现在构建数智化社会供应链,形成未来新一代基础设施。甘俊摄

潮水的方向

今日踟蹰不前者,他日迅如疾风。世界当前,转瞬变迁。

但川流背后,总有方向,商业与技术的潮水也不例外。“站在当前时点遥望2030年,我想会有两个确定性,一个是技术一定会持续迭代,二是企业必然期望自身不断发展壮大。”周伯文判断道,到2030年,所有的企业都将成为技术企业。

事实上,IDC近日公布的预测数据也佐证着这一判断。据其预测,到2022年全球GDP的65%将由数字化推动;到2023年,75%的组织将拥有全面的数字化转型(DX)实施路线图,远高于目前的27%;到2025年,在全球动荡的环境推动下,75%的企业领导者将利用数字平台和生态系统能力来调整他们的价值链。

“以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技术为代表的产业数字化变革是我们当前最大的确定性,也是我们未来10年最大的机遇。”周伯文指出。对于京东而言,这样的机遇体现在构建数智化社会供应链,形成未来新一代基础设施。

它需要包括人工智能、5G、IoT等在内的新一代技术供给“养料”,这也是京东探索研究院成立的的动力所在。

需要注意的是,京东探索研究院的部分研究方向,并非当下诸如“大数据”“区块链”这般的时兴热词,取而代之的是“数据科学、工程与管理”“分布式计算”。甚至,“技术伦理道德”“科学与艺术”在当下技术语境里显得有些冷门。

“我们没有简单追逐当前的热点。”就此,周伯文一语掷地。

而这背后是京东对未来长期技术潮水的思考。例如在工程管理方面,周伯文提到,要想将AI真正转化为生产力,AI的工程化非常重要,这既包括安全存储、AI呼叫中心,也涉及语音外呼等各类业务场景,还可以帮助决策层、工作层提升管理效率。

“目前我们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成本较大,如果工程化做得更优秀,可能就不是这个数字了。”周伯文透露。

再如,在看到人工智能拥有越来越强的创造潜力后,京东也在考虑它如何去理解诗歌、音乐、书法等背后的主观情绪。“人工智能本身是没有情感的,但从深层次而言,它也应该带有情感,我们希望进一步加深对人工智能的理解,这是继续扩大技术为人类的服务,也是非常有意义的研究方向。”

技术功用性

如何看待评估技术的有用性与无用性,是一个有趣的命题。

京东探索研究院提出的面向未来十年的技术方向,聚焦在基础理论层面的颠覆式创新。在Gartner公布的2020年新兴技术成熟度曲线中,“技术伦理道德”的细分领域——负责任的AI尚处于技术萌芽期。与之类似的是“双向脑机接口”,它作为自主系统乃至未来赛博格的重要切入,更是停留在技术萌芽的早期。

而无论是量子计算,或是分布式计算,甚至还未出现在Gartner的这条曲线中。这意味着,探索研究院的每一个名词背后,都是一个长线周期。

尽管它们看起来投入巨大,且短期内很难直接对业务构成影响,但周伯文认为,这样的投入是值得的。

从大环境而言,当传统的香农理论、冯·诺伊曼经典计算架构以及摩尔定律三大技术基础架构边界在临近时,对这些前沿技术的探索显得更加难以或缺,甚至急迫。与此同时,对未来十年技术的投入不仅体现了京东下注技术的决心与信心,更是将与京东“功用性”的技术研究形成碰撞与互补。

“通过文字生成图片与视频,这毫无疑问具有很大的商业价值。目前我们能够帮助模特毫无违和感地在线换装,这基于我们技术对图片理解能力的加强。”周伯文表示。这样的技术实践,也包括京东推出的业内首个大规模带情感的人工智能客服,它能够更好地服务与回应用户。

“但这首先需要技术更好地理解、表达情绪与情感,从深层次而言,我们要解决的是人工智能与人类社会如何和谐共处的问题。”周伯文指出。

在世界顶级科技企业中,这样的创新思路并不少见。微软研究院业务扩展部高级总监Jim Pinkelman曾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微软研究院在创立之初,便不以产品落地为关注点,取而代之的是计算机最前沿的技术,有时甚至会超前十几年。

一个具体的例子是,微软研究院曾试图在1999年对外发表一篇关于如何在运动中识别声音的论文,然而因该技术没有适用空间,论文的发表被拒绝了。然而,微软2010年推出的Xbox Kinect正是运用了该技术,使得玩家可以在游戏中开车的同时,与其他玩家进行更有效的互动。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而言,对超前技术的探索,并不意味着京东探索研究院将成为“空中楼阁”,这取决于京东丰富的实际场景。例如在零售领域,对人们的冲动购物进行深层次研究,从而用技术手段引导人们的理性消费,这也是技术成果在场景中应用落地的空间。

“京东探索研究院将坚持做有温度的技术,做符合人类价值观的技术,”周伯文指出,“京东内部拥有与业务贴合非常紧密的研究,研究院则会探索一些中长期的研究,它们采取的方法论与路径具有差异。我们可以看到这种多样性所带来不同想法的冲击与碰撞,而这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下载证券之星APP 看今日股市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