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证券要闻

聚焦IPO|派能科技连续多年营收数据存疑 原材料采购勾稽关系异常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记者 | 谢碧鹭

尽管派能科技目前已经过会,但其财务数据仍然存在诸多疑点,直指其财务报表的真实性,因此,在上市之前将这些问题解释清楚,或许更有利于其上市发行。

前不久,上海派能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派能科技”)成功过会,该公司主营磷酸铁锂电芯、模组及储能电池系统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根据招股书数据来看,报告期内其营收规模在不断增长,不过《红周刊》记者发现,其此次招股书注册稿中披露的部分数据跟其申报稿中的数据存在差异,很多数据都进行了调整,然而,按照调整后的数据核算后,记者发现其营收数据、采购数据及原材料采购方面均存在令人不解的地方,需要公司就这些疑点做出解释。

营收数据存疑

记者发现,和申报稿相比,派能科技本次发布的招股书注册稿中部分数据有所变动,对此,派能科技表示,2017年度、2018年度会计差错事项主要是收入确认跨期、期末年终奖未计提、与资产相关政府补助未进行摊销处置、子公司投资收益跨期和递延所得税资产确认等追溯所致,现如今做出了调整。但令人感到奇怪的是,《红周刊》记者按照调整后的数据进行核算,其营业收入和现金流及相关经营性债权之间的财务勾稽关系似乎并不匹配。

先来看2018年。招股书显示,2018年派能科技的营业总收入为4.26亿元,其中境外营收为3.03亿元,这部分不需要考虑增值税的问题,剩余部分的营业收入所适用的增值税税率自2018年5月1日起,由17%下降到16%,由此可以估算出当期派能科技的含税营收为4.46亿元。按照一般财务勾稽关系,该部分含税营业收入应当体现为同等规模的现金流入及经营性债权的增减,那派能科技的情况又如何呢?

当期,合并现金流量表中,派能科技“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3.16亿元,再加上当期预收款项所减少的约150万元,则该年度派能科技所收到的与营收相关的现金流大致为3.17亿元。相较于含税营收要少1.29亿元。按照我们上面所提到的财务勾稽关系,理论上,当期派能科技经营性债权应当要增加1.29亿元。

但实际上,截至2018年末,派能科技的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应收账款所计提的坏账准备分别为3421.7万元、1.28亿元和2099.58万元,相较于2017年末仅增加了9000多万元。这显然和理论上应该增加的金额并不相符,大概存在3900万元的差距。换而言之,当期派能科技大约有3900万元的含税营收既没有现金流,也没有经营性债权的支持。

以同样的方式核算其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的数据,亦得到类似的结果。

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派能科技的营业收入分别为8.2亿元和4.95亿元,其中境外收入分别为5.82亿元和4.35亿元,境内部分的营业收入所适用的增值税税率自2019年4月1日起,由16%下降到13%,由此可以计算出这两期该公司的含税营收分别为8.53亿元和5.02亿元。

再看合并现金流量表中的数据,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其“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6.92亿元和3.71亿元,此外,2019年其预收款项减少了近150万元,2020年上半年合同负债和预收款项增加了约370万元,考虑这一因素影响后,可计算出,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派能科技所收到的与营收相关的现金流大致为6.94亿元和3.67亿元。

根据我们上面所计算出的结果,理论上,这两期派能科技的经营性债权应该要分别增加1.59亿元和1.36亿元。但实际上,截至2019年末,派能科技的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应收款项融资和应收账款所计提的坏账准备分别为4763.13万元、1.53亿元、352.62万元和2081.4万元,上述几项相较于2018年末仅增加了4200多万元;2020年上半年上述项目相较2019年末增加了7000万元,这明显和理论上应该要增加的金额并不相符,前后分别存在1.17亿元和6500万元的差距。

采购数据令人不解

除了营收方面的数据存在差异之外,《红周刊》记者根据注册稿最新调整后的数据核算,发现派能科技的采购数据和相关现金流及经营性债务之间的关系也存在异常。

2018年派能科技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1.07亿元,占总采购金额的38.18%,由此可以计算出当期其采购总额为2.8亿元。由于前四个月其采购材料所适用的增值税税率为17%、后八个月为16%,由此可见估算出当期派能科技的含税采购约为3.26亿元。理论上,企业含税采购应表现为相关现金流的流出和相关经营性债务的增减,那么派能科技的情况又如何呢?

在合并现金流量表中,2018年派能科技“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2.5亿元,此外,当期其预付款项增加了160多万元,剔除掉这部分金额的影响后,派能科技当期所支付的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流大致为2.48亿元。采购支出金额相较于含税采购要少大约7800万元,理论上,当期派能科技的经营性债务应该有同等规模的增加。

但实际上,截至2018年末,公司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分别为2957.92万元和1.4亿元,相较于2017年末仅增加了5900万元,和理论应该增加的金额并不相符,二者存在近1900万元的差距。也就是说,当期大概有1900万元的含税采购缺乏现金流和经营性债务的支持。

2019年亦是如此,当期派能科技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1.42亿元,占全部采购总额的32.33%,由此可以计算出当期公司的采购总额为4.39亿元。其所适用的增值税税率自2019年4月1日起,由16%下降到13%,可核算出当期派能科技的含税采购金额为4.99亿元,那么该公司相关现金流及经营性债务的变化情况如何呢?

当期,其“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3.89亿元,再减去当期预付款项所增加的约420万元,那么当期其所支付的与采购相关的现金大致为3.85亿元。和含税采购相比,二者存在1.14亿元的差距,理论上当期派能科技经营性债务应当有同等规模的增加。

截至2019年末,该公司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分别为8479.33和1.42亿元,相较于2018年末仅增加了5700万元,这明显和理论上应该要增加的金额并不相符,大概存在5700万元的差距。

2018年和2019年连续两年该公司的采购金额与相关数据之间均存在大额差异,个中原因需要公司解释清楚。

原材料采购之谜

不仅如此,派能科技披露的2019年的原材料采购数据和材料成本及存货等相关数据之间的财务勾稽关系也存在异常。

2019年,派能科技的主要原材料采购为3.42亿元,占全部原材料采购金额的78.02%,由此可以推算出当期派能科技所采购的全部原材料为4.38亿元。而当期该公司主营业务成本中的直接材料为3.98亿元,相较于原材料采购要少4000多万元。也就是说,当期该公司并没有将采购的原材料全部耗尽,还有一部分存留于库存中,将体现为派能科技存货项目中原材料的增加,然而其存货中相关数据的变动果真如此吗?

具体来看,派能科技的存货中主要包括库存商品、原材料、在产品及半成品、周转材料、发出商品、委托加工物资等,其中,2019年派能科技存货中的原材料为3668.49万元,相较于2018年不减没有增加,反而减少了近450万元,原材料的变动情况明显和理论上应当增加的金额并不相符。

当然,在企业生产中,由于对原材料的领用,存货其他科目中也可能结转了原材料,那我们再来看库存商品、周转材料等项目的变化情况。数据显示,其存货中除了原材料外,其他部分的合计金额为1.26亿元,相较于2018年增加了近600万元,按照当期直接材料占营业成本的77.15%来算的话,那么这部分项目中所包含的原材料大致为460万元,和存货项目中原材料的减少金额450万元相对冲,则其当期存货中的原材料含量基本没有变化,那这4000多万元的原材料又去了哪里呢?

当然,2018年派能科技计提了大约2100多万元的存货跌价,这也是影响其存货的变化的因素,但这仍然无法解释上述4000多万元的勾稽差额。

下载证券之星APP 看今日股市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