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理财聚焦

房价载不动这许多愁

来源:证券时报

记得几年前的一天,我和家人坐在一起吃饭时,和妻子聊起了房租的话题。还在上小学的女儿在旁边听见房屋、租金等字眼,大惊失色,瞪大眼睛问我:我们的房子是租的?我赶紧拍拍她脑袋:不是不是,我们房子是买的,你放心。我真没想到一个小孩子竟然也对房子这么在意,当时我脑袋里冒出的一个想法是:假如房子真的是租的,那女儿会怎么想?而我自己在她心中的形象又会是怎样的不堪?现在回想起来,如果不是房产证抵押在银行,我当时肯定会翻出来给她看,以示证明咱家和她的小伙伴家一样是有自己的房子的。

看来,房子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居住的地方了,它承载的东西太多。现如今人们痛恨诟病的高房价,其实有着深厚的传统文化和社会心理基础。

“家”这个汉字,由一个屋顶和一个豕字组成。古人造字很朴素,大约古时候家家都是要养猪的,人反倒不重要,所以没有猪就没有家。现代人观念变了,开始以人为本,我记得1977年昙花一现的第二次汉字简化方案里,“家”里面的那头猪就变成了一个人。但无论怎么变,那个宝盖头是不可缺位的,也就是说,房子是构成家的必要条件。有浪漫的现代人把家定义为“爱情+房子”,但可以看出,房子依然不可或缺,尽管在排序上它输给了爱情。

所以,“有房有车”几乎成了现在年轻人结婚成家的标配。不过,在这个组合里,车只是个陪衬罢了,因为汽车是越来越便宜,而房价却越来越高。

既然房价高到无法承受,那么,租房子住不香吗?告诉你小伙子,还真不行。不信,你对未婚妻说“亲爱的咱们租房子结婚吧”试试?所以,“六个钱包”啊、“三千人抢两百套房”啊等等现象,也就见怪不怪了。

有时候,自认为观念比较现代的我,还真不认为人必须要有自己的房子,租房住照样可以过得很好。即使要拥有自己的房子,也不必年纪轻轻就做到这点,甚至成为结婚成家的一个必须的条件。西方人不就是这样的观念吗?但话可以说得好听,真到了关键时刻,依然不免落进传统文化心理的窠臼,正如本文开头出现的那个场景。

还有个亲身经历,也能说明这一点。大约8年前,在老家的父亲房子要拆迁,他选择了要回迁房,就在外面租了一套房子并开始憧憬一两年后住进新房的幸福生活。可是好事多磨,新房由于种种原因无法开建,并且一荒就是多年(直到今天,那里也才刚开始打地基)。2016年底,我琢磨着这样下去不是个事儿,不能让老爷子在出租屋里度过余生吧?(你看,传统文化作怪了)于是,我砸锅卖铁,赶回老家买了一套房子,一年多后,老爷子终于住进了新房。

买这套房,当初真的并没有考虑太多,只是不想老父亲在别人家的房子里走完人生,有个自家的房子先住着,等老人百年后我就立马卖掉它。但后来才知道,这套房子还有着除了房子本身之外的另一层重大意义。据在老家的朋友讲,自打我交了房钱之后,老爷子就一直活在喜悦之中,整天乐呵呵的,逢人就说我要住进儿子给买的新房了,直到今天,住进去已经两年了,每次我回老家时,依然能感受到老人的那种满足感。我有时候有些不孝道地做这种假设:如果他来不及搬进新家,之前就走了的话,他依然会是幸福满满的。由此可见,对于一个中国人来说,房子的功能和意义实在是太厚重了。

社会文化固然如此,但它也不会一成不变,尤其是当一个在一线城市打拼的年轻人,一辈子的收入都不够买一套房子时,这种文化更是暴露了它不健康的一面,需要革故鼎新。房价,不应该承载太多的身外之物。虽说是知易行难,但我相信,随着新生一代的成长,随着财富观念的变迁、随着投资渠道的多元化,房子的分量在人们的心中会越来越轻的,而这也是社会文明进步的一个标志。

这一天,或许不远。

(文章来源:证券时报)

下载证券之星APP 看今日股市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