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名家观点

原始股东或无资格争抢打新蛋糕

来源:国际金融报

在A股市场,打新被视作一种确定性收益较高的投资方式。据报道,近期券商资管正在积极向大股东等推介非交易过户打新产品,有关各方也正翘首以盼中基协出台正式的资管产品备案指引,等待非交易过户打新的发令枪响。笔者认为,原始股东或无资格抢食打新蛋糕。

无论是网上还是线下,投资者要申购或配售沪深两市新股,都需要以一定的股票市值作为基础,即市值配售。比如,《深圳市场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网下发行实施细则(2020年修订)》规定,参与深圳市场网下发行业务的配售对象,持有的深圳市场非限售A股股份和非限售存托凭证总市值应当在1000万元以上。参与上海市场网下配售也基本有类似规定。

而且在实践中,对网下配售对象设置的股票市值门槛还更高,比如科创板股票公开发行自律委员会建议,除科创主题封闭运作基金与封闭运作战略配售基金外,其他网下投资者及其管理的配售对象账户持有市值门槛不低于6000万元,一般投资者没有这个实力。

只要成为网下配售对象,就有更大机会获得新股配售。比如科创板视发行后股本大小,将公开发行股票数量的70%(发行后总股本不超4亿股)或80%(发行后总股本超过4亿股)用于网下初始发行;若网上申购踊跃,网下需要向网上回拨,回拨比例上限为本次公开发行股票数量的10%,也即网下配售比例最起码为本次公开发行股票数量的60%或70%。

现在的情况是,持有巨额数量股票的大股东也觊觎打新这块蛋糕,也想参与网下询价配售,办法就是委托券商资管或公募专户设立单一资产委托管理计划,将自己持有的非限售A股通过非交易过户,过户到私募资产管理计划名下,再参与以市值为门槛的网下“打新”。

此前由于非交易过户的一些限制,导致上述打新业务难以进行。不过今年4月30日,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发布《证券非交易过户业务实施细则》,其中明确了对私募资产管理所涉证券过户申请,这为上述非交易过户打新业务打通了一个重要关节。

不过,对原始股东参与非交易过户打新,笔者质疑这个做法。市值配售其实也可看做是一种风险或利益补偿机制,二级市场投资者承受了巨大市场风险,由此获得一定的补偿,理所应当;而且为适当照顾中小投资者利益,每只新股都会规定网上申购上限,并不是投资者市值越多、就可申购对应的新股数量。

上市公司原始股东尤其原始大股东,即便持股经过限售期得以解禁,它并未承担任何二级市场风险,更多享受的是二级市场相对原始股的数倍甚至几十倍溢价。其它投资者持有的股票市值,都是以真金白银在二级市场买入,上市公司原始大股东拥有的股票市值,凭何可以与其它投资者在二级市场买入的股票市值被同等对待、享受同样的打新待遇?

而且,由于上市公司原始股东持有的股票市值巨大,若允许其参与打新,那网下配售的大部分、或者公开发行的大部分新股,都可能被存量上市公司原始股东瓜分,原始大股东钱滚钱、越来越富,新股市值配售的本意不知不觉就走到其反面,二级市场投资者就更难有机会获配新股,赢面自然更小。

回过头来看,目前市值配售所要求的“非限售A股股份和非限售存托凭证总市值”,其实是比较模糊的,原始股东持股解禁后,或许也属于“非限售A股”,但“此非限售A股”,却非二级市场买入的“彼非限售A股”,两者不可同日而语。

为此笔者建议,应完善市值配售规则,只有在二级市场买入的股票,才有资格参与市值配售。原始股东在企业公开发行前持有的股票,无论是否解禁,无论是左右手倒腾或转移给利益关联账户,均无资格参与打新,对此应穿透核查违规账户。

市值打新本是一种利益再平衡机制,若允许上市公司原始股东非交易过户打新,A股市场各类主体之间的利益就将更趋不平衡,公众投资者或许只能逐渐远离这样的市场,对此相关部门理应慎重决策。

(文章来源:国际金融报)

下载证券之星APP 看今日股市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