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名家观点

管清友:与其谈论风口 不如确定赛道

来源:中新经纬

这几年我对“风口”这个词有点抵触,过去有企业家说,“风口来了,猪都能飞上天。”实际上我们经历了这几年的起起伏伏,特别是2015年的“股灾”、2016年的“债灾”,以及2017年以后的金融强监管,告诉我们一个非常浅显的常识:猪,它就是猪,飞上天它也得掉下来。所以,与其谈论风口,不如谈论哪些是确定性的赛道。

经济运行新变化:“收缩型经济新常态”的三个特点

谈到资本市场的演变,我们要重新去梳理经济运行的特点发生了哪些变化。如果说一定要说出一个特点的话,我想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收缩”,我把这称为“收缩型的经济新常态”,它有几个特点:

第一,出现在线上化。大家已经逐渐习惯了线上化的工作和生活方式,未来这种情况会常态化。

第二,企业之间的分化会越来越严重。过去几年,我们看到企业之间的分化已经非常严重,无论是在实体经济还是在股票市场,龙头企业和其他一般企业之间的分化非常明显,疫情以后这种分化恐怕会继续加剧。

第三,中国的新消费群体会出现很大变化。过去的波浪式的、排浪式的消费,包括我们看到60后、70后消费的特点,他们成就了这轮经济的高增长。未来会出现一种什么状态?目前还很难给这个“未来主流的消费群体”命名,但日本其实给我们提供了经验。

经济低增长下的典型消费群体:日本的“团块二代”

在日本泡沫经济破裂以后,出现了一个群体,日本人称之为“团块二代”。日本在1945年二战结束以后,大概在1946、1947年,迎来了一波生育高峰期,这波生育高峰的后代大概出生在70年代初,70年代初这批人也被称之为“团块二代”。70年代这批人大学毕业以后,正好赶上日本90年代以后经济泡沫破裂的状况。他们遇到的情景就是,接受了很好的教育,但是工作机会少了,收入的增长低了,甚至收入减少了,因此他们的消费行为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开始变得更宅,变得很“佛系”,不愿意结婚、不愿意生子,机会也变少了。

中国未来可能有一部分消费群体有“团块二代”的特点。同时也可能会出现所谓的“三和群体”。“三和群体”最初出现在名为三和的地方,很多人在那里找工作,他们找工作有一个特点,就是干一天就休息,未来一周、一个月就不干活了。这个群体还会有几个特点:

第一,从投资角度看,他们很难再赚到泡沫的钱,不像在过去十年中能够从金融的泡沫中赚到钱;

第二,企业经营越来越讲求实惠、实用,要提供性价比好的产品和服务;

第三,人们生活方式发生变化。后疫情时代,或者说疫情叠加经济进入低速增长时代,人们的生活方式会发生非常大的变化,生活变得很简单,社交变得很简单,原来很多无效社交、无效的通勤都会被去掉。从精神状态来讲,人们开始去寻求新的文化作品、影视作品,去寻找所谓的精神导师,人们开始重新去思考生活的意义、人生的意义。因为经济环境变了,收入的增长变了,倒逼人们去思考这些问题。日本当年也出现这种情况。比如宫崎骏这批漫画家就是泡沫时期活跃起来的,在萧条时期他们成为很多人的精神导师。

未来资本市场的两大确定赛道:消费和科技

到底哪些是“风口”,或者说哪些是比较确定的“赛道”?应着这种经济运行态势和后疫情时代的环境,我认为有两个是比较确定的。在资本市场大家能看得比较清楚的,一个是消费,一个是科技。

简单来讲,在消费领域值得投资的一定是像优衣库、无印良品这样的企业,它的特点是什么?产品不贵,能够严格地控制住成本,同时它的产品最大的特点就是性价比较好。在泡沫时期,人们是不买这种产品的,因为觉得太掉价。但是当收入锐减甚至收入出现负增长的时候,人们觉得性价比好的产品和服务是最值得的,人们的生活变得越来越简单,人们也不去追求那些所谓的浮夸和奢华,所以消费领域实际上是实惠型企业的天下。优衣库的创始人成为日本首富,其实正得益于日本经济的长期低迷。

第二类就是科技类的企业。优秀的科技类企业是可遇不可求,有很大的不确定或运气成分,不可能指望现在科创板上接近100家的企业都成为Facebook或亚马逊,也不可能指望每个企业家都成为马斯克。换句话说,这种科技类企业最终能够成功,无论从其创始人还是公司本身来讲都是个极小概率事件。

所以,这两个赛道虽然明确,但它的特点是不一样的,消费领域如优衣库,投资者相对更容易选到,但是对于科技型的企业,带有技术性和非常大的思想跃升性特征的企业,其实是比较难找的。

中国下一轮的改革:真正的牛鼻子是要素市场化改革

我认为中国下一轮的改革,真正的牛鼻子是在要素市场化改革,这一点在业内有相当大的共识。

股票市场作为资本市场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资本又作为重要的生产要素,应该说股票市场能否搞好,牵动着整个生产要素市场化改革的全局。股票市场取得了一定成绩,但也存在一些问题。监管对于境外投资者限制的逐步放开,新REITs的推出,包括新三板的分层等等一系列举措,利好非常多。可以看出监管层从资金方的维度做了大量的工作。但是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股票市场真正要解决的是供给方,从供给方来看,要让上市公司能够得到公允定价,让好公司有好的定价、好的估值,差公司也不要紧,有比较低的定价和低的估值。这个问题要解决,就需要我们在监管、发行、交易等一系列问题上真正地出真招、出实招。

目前股市的问题:监管的行政化、发行的计划化、交易投机化

目前股票市场总体上还存在监管的行政化,发行的计划化,交易投机化的特点。如何通过发行制度的改革、交易制度的改革,尽量去规避这种问题,是我们真正要讨论的治本之策。

很多人感慨,为什么英美法系之下,他们的股票市场相对而言比较规范呢?当然,我们的股票市场毕竟只有30年的历史,还有很多不规范的地方,整个治理体系还确实不适应。但无论如何,我们要正视现在存在的问题,同时要真正地从要素改革这个维度去推动股票市场的改革,要承受一定的阵痛,同时很多部门可能要让渡很多利益。在这之前要进行比较好的风险教育,比如,我们正在把发行制度从核准制向注册制推进,这非常重要,并且这里面也是有风险的。

(文章来源:中新经纬)

下载证券之星APP 看今日股市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