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股>新股资讯

A股IPO:先“疫”后扬

来源:国际金融报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人们的生活节奏,也给A股的IPO市场造成了困扰。在《国际金融报》记者的采访调查中,我们发现无论是中介机构,还是IPO企业,都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影响。当前一段时间,A股的IPO市场可能会比较低迷,但疫情过后,IPO将迎来春暖花开。

持续了一个多月的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蔓延至资本市场,并不断发酵。

鼠年的首个交易日,A股开盘重挫,沪深两市逾3000股集体跌停。与此同时,在一级市场,IPO的进度也受到冲击。

目前A股有500家左右企业仍处于IPO排队进程中(含科创板),覆盖了制造业、医药、食品、消费、金融业、房地产等多个行业。那么,当前的疫情对处于不同行业、不同地区的IPO企业及相关中介机构,尤其是医药类企业,带来何种影响?

1

中介机构工作推迟

近日,证监会官网显示,为了加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将对发行人的反馈意见回复时限、告知函回复时限、财务报表有效期届满后终止审查时限等与发行审核相关的时限,以及已核发的再融资批文有效期,均暂缓计算。

受疫情影响,保荐机构和审计机构的相关工作也不可避免地推迟。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短期内工作进度会有所放缓,但从长期角度来看,疫情对于整体的影响应该不会太大。

“短期之内出不了差了。”投行专业人士赵笏阳说,“(券商手中)很多在年前就有意向的项目,如今进度都要往后拖,而且很多公司现在的重点是怎样确保安全、早点开工,资本市场的事情则往后放,湖北的(企业)更是如此。”

一位头部券商保荐代表人也表示,从目前情况来看,中介机构进场暂时受阻,相关投行业务的进程也会延迟。

中银国际证券在近期研报中指出,预计2020年上半年IPO与再融资业务或节奏有所放缓,但参考2003年非典疫情结束后IPO进程加速,且结合当前A股市场注册制全面改革不断推进的大背景,全年券商投行业务仍有诸多亮点可期。

某知名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告诉记者,“反馈速度会慢一些,因为(审计机构)很多核查现场走访工作都会受到疫情影响。目前来看,主要还是要看后续情况,如果下周(2月15日前)可以正常工作,那么对我们的影响应该不至于太大。”

2

企业上市脚步或放缓

记者从证监会公布的信息了解到,截至今年1月23日,A股排队名单上的企业共有430家(不包含科创板),其中有59家企业已通过发审委审核,3家企业中止审查。数据显示,除了排队企业外,截至2月5日,2020年受理的辅导备案企业已有55家。

市场分析人士认为,受中介机构部分工作推迟等因素的影响,上述企业的上市进度也将随之放缓。

早前,证监会党委委员、副主席李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按照证券法规定,上市公司需在4月30日前披露经依法审计的年报。但受疫情影响,一些主要业务或审计团队在湖北的上市公司可能难以按时完成年报审计工作,目前证监会正在研究延期披露定期报告。

金融研究所所长陈茗(化名)认为,何时更新年报对于IPO企业至关重要。对于排队公司来说,因为涉及到对申报稿中数据的更新,何时补齐年报也是影响其上市进度的因素之一。

而对于已经过会或提交注册申请的企业来说,其上市进度是否也会受到影响?

中证焦桐共享金融研究院分析师左剑明表示,“这要看市场承接力度,如果二级市场低迷,那的确存在破发的风险,企业可能会选择更理想的发行期。而科创板采取市场化作为定价依据,如果股价波动剧烈,容易引发券商跟投风险。”

据了解,良品铺子即将进入上市发行的最后阶段。公司公开表示,IPO的申购和挂牌仍将如期举行,关于敲钟和仪式,需要等证监会通知,视后续交通情况而定。

对于即将上市的企业,上交所和深交所均已发文表示,在疫情防控期间暂不安排现场上市仪式,与发行人的上市协议通过邮寄方式签署,并支持发行人在疫情影响消除后在交易所补办上市仪式。

3

科创板发行工作调整

截至目前,科创板受理的209家企业中,有61家企业中止审查,其中59家系因财报更新而中止。

至于所属行业,科创板的申报企业主要集中于信息技术产业、新能源产业、新材料产业、生物产业、高端装备制造业等高科技产业,那它们在这次疫情中受到的冲击又如何?

左剑明认为,“科技类企业,特别是轻资产公司,往往毛利率比较高。但从已经上市的科创板企业来看,低毛利率公司仍占据重要比例,特别是人均创收较低的软件外包公司,这完全属于人力资源密集型领域,员工居家隔离还是会影响办公效率。”

对于当下疫情,上交所也对科创板的新股发行等工作做出安排和调整。

近日,上交所发文称,疫情防控期间,仍按照相关规则规定,正常受理企业提交的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上市、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及其他相关申请。

同时,自2月3日起,对科创板首次公开上市审核、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审核及其他相关审核中发行人回复时限等规则规定的审核时限,以及发行人更新财务报告的时限,予以中止计算,具体恢复计算时间将另行通知。

在此特殊时期,一些准科创板上市公司诸如神工股份、华润微、紫晶存储等均表示将不安排网下路演,部分将仅组织网上路演来回答投资者的问题,中签投资者缴款日也有所调整。

4

部分企业影响大

疫情的持续发酵,已逐渐显现在对全国各类企业的影响上。华金证券近日指出,此次疫情对于休闲服务、交运、传媒、餐饮等行业负面影响较大,影响周期最多持续约两个季度。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2月3日,春节假期十天预计全国铁路、道路、水路、民航共发送旅客1.9亿人次,比去年春运同期下降了近73%;此外,电影票房、旅游收入和餐饮收入等也同比也明显下滑。

除了一些受影响较大的行业外,作为此次疫情发源地,湖北省也是全国疫情最严重的地区。湖北部分上市公司,如汉商集团、嘉必优、三特索道等企业均已发布公告称,目前复工时间不确定,对公司生产经营、财务状况和经营成果的影响也暂无法预测。

另外,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在证监会公布的IPO排队名单中,武汉回盛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湖北祥云(集团)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湖北均瑶大健康饮品股份有限公司等企业位于湖北地区,还未进行到上会阶段。

回盛生物证券事业部此前曾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根据湖北省政府和疫情防控指挥部的相关要求,公司完全恢复生产经营时间暂无法确定,暂无法预测对公司生产经营、财务状况和年度经营业绩的影响。”

那么,疫情对于业绩的影响,是否会影响准备上市的公司达成上市标准?

“此次疫情将会对大部分行业的公司产生负面影响,无论是生产型企业还是服务类公司。”左剑明认为,对于准上市企业来说,业绩下滑几乎成为既定事实。“但今年上半年的审核,更多的还是看去年业绩,这对于当前排队企业而言,不会有实质性伤害。”

赵笏阳对记者表示,“监管层或许会考虑到这个因素,如果单纯因为疫情原因影响了业绩,是可以合理解释的。”

而在陈茗看来,如果是已排队企业,IPO审核看的是2019年半年报和2019年三季报,疫情对业绩没实质影响;而对于今年开始申报的企业,2020年一季报或半年报业绩可能会受影响,部分企业不排除有亏损可能,或将选择延后申报。

5

对医疗企业的影响

提及疫情对IPO企业的影响,无法忽略的自然是医药相关企业。

截至2月3日,A股IPO医药制造公司共有23家,其中有7家公司通过证监会发审会或科创板审议会,剩余16家则处于排队状况。

目前23家公司均未公布2019年数据,最近一年财务数据来自2018年。2018年,23家公司的平均营业收入为4.75亿元,其中14.25亿元的立方制药最高,其次便是11.42亿元的三生国健。2016年-2018年,上述公司营业收入年复合增长率为16.63%。

值得一提的是,神州细胞、君实生物、康希诺、百奥泰、前沿生物等5家公司2018年营业收入低于300万元。这5家公司均为科创板申报公司,其选择的标准均为预计市值不低于40亿元,至少有一项核心产品获准开展二期临床试验。

在此背景下,这5家公司也是仅有的2018年亏损公司,平均亏损4.23亿元,而亏损的主要原因是其平均研发费用有3.43亿元。

除这五家公司外,剩余18家公司2018年平均归母净利润为1.33亿元,2016年-2018年的年复合增长率为27.15%,快于营业收入增长速度。

需要指出的是,近期的疫情可能对这些IPO公司造成影响。

回盛生物证券事业部对记者表示,根据湖北省政府和疫情防控指挥部的相关要求,公司完全恢复生产经营时间暂无法确定,暂无法预测对公司生产经营、财务状况和年度经营业绩的影响。

康希诺董秘办人士仅对记者表示,会严格遵守上市规则对公司业务进展进行信息披露。

三生国健的母公司三生制药董秘办则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为保证疫区用药,公司于大年初一晚急调10万支因特芬运抵武汉,随后公司沈阳基地将原定正月初六开始恢复干扰素产品因特芬生产的计划提前到初四,并额外增加2万支药品供应。

“复工时间按照当地政府要求不早于2月9日,公司已制订并执行新型冠状病毒应急防控及复工预案,后续将视疫情和当地政府要求,做好复工准备。”奥锐特对记者表示,为应对春节假期的影响和满足节后发货的需求,公司在节前已经储备了较为充足的库存,足以应对市场需求,目前物流渠道也较为畅通,延迟复工对公司业务影响较小。

部分公司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疫情对公司的影响还在评估中,现在员工基本上在家隔离,但是通过远程办公的形式,都在稳步开展相关的工作。

6

中介受累

从申报板块来看,23家医药制造类IPO公司中,科创板有14家、主板6家、中小板1家、创业板2家。从省份来看,23家公司中来自浙江的最多,共有4家,占总数的17.39%;紧随其后的是北京、上海和江苏,均有3家医药制造公司正在IPO,这三个地区现有的上市公司数量排名也均位列前茅。

截至2月3日,A股227家医药制造公司中有28家来自浙江,同样也是数量最多的省份。

上述医药公司虽然同属于医药制造,但细分行业存在一些差别。记者初步统计,这些IPO公司在介绍主营业务时经常提到五个关键词,分别是原料药、体外诊断、肿瘤、中成药、疫苗。

5家公司业务涉及原料药,比如药品制剂及原料药的研发、生产、销售,药品与医疗器械的批发、零售;4家公司涉及体外诊断,比如血栓与止血体外诊断领域的检测仪器、试剂及耗材的研发、生产和销售;而肿瘤、中成药和疫苗均有3家公司涉及,比如肿瘤、出血及血液疾病、肝胆疾病等多个治疗领域的创新驱动型化学及生物新药研发。

一个好汉三个帮,上述医药IPO公司或会因疫情受到积极或消极的影响,其中介机构自然也会受到影响。

其中,头部券商民生证券和中金公司保荐4家,国金证券、海通证券和华泰联合各保荐2家,剩余9家公司则分别由另外的9家券商承揽。

会计师事务所的分布依然比较分散。此前经常“霸榜”的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在上述23家公司中只占有2家。而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和中汇会计师事务所均承揽3家公司。

律师事务所方面,其头部效应更弱。承揽公司数量最多的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服务3家,而且剩余律师事务所承揽公司数量均不超过2家。

(文章来源:国际金融报)

下载证券之星APP 看今日股市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