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财经

刘学智专栏丨PPI和CPI剪刀差进一步扩大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21-10-15 05:00:00

(原标题:刘学智专栏丨PPI和CPI剪刀差进一步扩大)

        

刘学智(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

2021年9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0.7%,涨幅比上个月下降0.1个百分点,连续4个月回落;环比持平。PPI同比上涨10.7%,涨幅比上个月扩大1.2个百分点,环比上涨1.2%。PPI和CPI之间的差额扩大到10个百分点,物价结构性分化状况较为明显。

9月CPI继续向下。CPI已经连续4个月回落,主要原因是猪肉价格下降影响食品价格降幅持续扩大。9月食品价格降幅比上个月扩大1.1个百分点,影响CPI同比约-0.98个百分点。食品价格持续负增长的主要原因是猪肉价格走低,9月CPI猪肉价格同比下降46.9%,降幅进一步扩大。猪肉价格对CPI同比的拉动为-1.1%。剔除猪肉价格以外,CPI同比涨幅将为1.8%。除了猪肉价格以外,其他主要食品价格普遍同比保持上涨。蛋类、水产品、食用油价格同比上涨12.6%、9.8%、6.5%,羊肉、牛肉价格同比上涨2.7%、1.4%,但涨幅都不同程度收窄。

9月份非食品价格上涨2%,涨幅比上个月上升0.1个百分点,影响CPI上涨约1.65个百分点。非食品价格涨幅扩大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受近期国际原油价格上升的影响,车用燃油价格上调,汽油和柴油价格分别上涨23.4%和25.7%,涨幅均有扩大。二是受工业产品价格上涨的影响,工业消费品价格涨幅扩大到2.8%,比上个月上升了0.3个百分点。疫情点状散发影响服务类消费,服务类价格普遍回落。

高能耗工业品价格上涨致PPI创新高。9月份PPI涨幅再次扩大到10.7%,比上个月上升1.2个百分点,再创新高。PPI显著上升,主要原因是煤炭和部分高耗能行业产品价格上涨。近期我国多地限电限产措施密集出台,重点在于高能耗产业压降产能,产量的缩减促进了相应的产品价格大幅上涨。9月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同比涨幅高达74.9%,单月涨幅扩大17.8个百分点;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燃料加工业、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等价格同比涨幅都超过20%。

除了限电限产以外,影响PPI持续上涨还有三方面原因。一是工业生产保持较为旺盛状态,对资源能源产品和初级原材料的需求较强,带动价格上涨。二是受国内环保限产以及海外疫情影响,部分工业领域初级产品持续供不应求,导致价格上涨。三是前期原油、大宗商品、煤炭等价格大幅上涨,推动国内中下游行业价格继续上涨,涨价潮仍在工业产业各环节传导。

PPI和CPI剪刀差扩大。9月PPI和CPI的差值达到10个百分点,比上个月扩大了1.3个百分点,再创历史最大值。年初以来PPI和CPI走势持续分化,剪刀差持续扩大,表明经济复苏不均衡,经济运行出现一些结构性问题。在PPI中,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价格剪刀差同样显著扩大,9月份生产资料价格上涨14.2%,生活资料价格上涨0.4%,二者差值扩大到13.8个百分点。CPI持续处于低位,PPI保持在高位,并且PPI中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价格分化,三季度经济增速可能放缓,似乎存在类滞胀风险。

物价结构性分化,表明当前价格上涨仍然主要停留在生产端,价格涨势从工业生产端向终端消费端的传递不畅。从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价格走势来看,当前工业产业正在消化前期初级原材料价格上涨。受益于初级原材料价格上涨,资源能源企业的经营业绩大幅攀升,生产型企业和制造加工型企业可能承受较大的成本压力。

PPI和CPI剪刀差扩大,对货币政策带来一定制约和影响。一方面需要持续需求扩展,促进经济平稳运行;另一方面要防止价格结构性上涨。预计货币政策宽松预期下降,仍将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年内不会降息,全面降准的可能性降低。货币政策更加注重结构性调节,将加大对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政策支持,重点支持中小微企业、绿色发展、科技创新等。

我国不会对外输出通胀。近期我国多地限电限产措施密集出台,引起市场上一种观点:在上游大宗商品和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的情况下,我国主动缩减产能,通过削减供给迫使终端产品价格上涨,促进涨价潮向下游以及出口端传导,能够起到对外输出通胀的作用。通过我们分析,我国不存在对外输出通胀的意图和做法,限电限产也难以向海外输出通胀。

从限电限产带来价格上涨的行业来看,主要处于工业中间产品生产环节,并非终端消费品生产领域。具体而言,受影响的行业主要集中于钢铁、电解铝、水泥、化工等,这些行业普遍是高耗电、高碳排行业。除了东北等少数电力非常紧缺的地区以外,“双限”不会全国性影响到终端消费品生产领域。我国出口产品主要集中在终端消费品,受到“双限”的影响相对有限,不会出现消费品产量萎缩抬升出口产品价格的情况。

从产业链来看,工业品价格涨势难以顺畅向下传导到消费品领域,更加难以传导到出口产品。钢铁、电解铝、水泥等受“双限”政策影响较重的行业,下游主要对应于基建、房地产等投资领域,价格涨势不会对终端消费价格带来太大影响,更难以对出口产品价格带来影响,不可能把通胀传导到国外。化工和有色的产业链涵盖的上下游行业范围较广,其中有不少消费品制造业,如纺织服装、建筑装饰、一般生活日用品等行业。即便如此,年初以来中游化工产品价格上涨,也难以显著传导到下游消费品价格上涨,这从PPI和CPI之间的剪刀差扩大得以印证。

从中美物价来看,美国CPI显著高于中国CPI,中国向美国输出通胀是不可能的。今年初以来美国物价水平持续上升,自5月以来就持续高于5%,9月份为5.4%。美国核心CPI同样走高,9月份为4%。与此同时,中国CPI显著低于美国。今年初以来中国CPI始终保持在1.5%以内,1-9月平均为0.6%。中国核心CPI同样较低,9月份为1.2%,1-9月平均为0.7%。9月中国CPI、核心CPI分别比美国低4.7、2.8个百分点。低通胀国家向高通胀国家输出通胀压力,逻辑上是错误的,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所供职单位。)

        
        

(编辑:陆跃玲)

                 

21世纪经济报道及其客户端所刊载内容的知识产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详情或获取授权信息请点击此处。

首页 股票 财经 基金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