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名家观点

花涛:向历史要一份 “智慧零售”未来发展路线图

来源:经理人

去年,深圳特区建立四十周年,在这个特殊的时间点上,协会开展了系统性的深圳商业发展历程研究,编撰《深圳商业四十年》发展纪念文献。

文献对深圳商业40年发展历程进行研究,通过研讨分析、资料整理、专题撰写等方式,总结深圳商业四十年来的发展历程和经验;通过与深圳商业发展的诸多亲历者对谈,挖掘行业开拓、创新的真实故事,为行业留下共同的珍贵记忆,描绘时代英豪群像,提炼深圳商业精神。

未来的两个月,协会将陆续为大家展示改革开放以来人们在深圳生活和工作发展中的故事,企业在深圳成长的经历,敬请大家关注!

以下为正文

未来智慧零售将进一步打破时空局限,创新变革或无处不在,但服务受众需求的市场导向不会改变。

■ 文|《中国商报》记者 屈文琳

商业发展是城市繁荣的重要标志。为什么深圳会成为中国商业发展的福地?

“经济特区建立后,中央给予了深圳许多先行先试的特殊政策和灵活措施,各地的资源涌入,规模、设施快速构建,加上当时来深圳的人大多不甘平庸、敢想敢干,想要闯出一番成就。多方因素之下,成就了今天深圳商业多元、包容、快速、求新、蓬勃发展的格局。”笔者走进深圳市零售商业行业协会会长花涛的办公室,一位年过半百的“深一代”,与我们分享了深圳商业,特别是零售行业过去的故事和未来的猜想。

在他看来,深圳是一座最靠近消费者、最懂消费需求的改革之城、开放之城。“就拿现在的‘智慧零售’,我们从 2014 年电商爆发就预判到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等技术的崛起,会带来消费习惯、消费场景的变化,而这些科技变革将会成为影响商业模式改变的决定性力量,催动产业升级。2018 年,5G 开始走进大众视野,协会召开了第一届中国智慧零售大会,引导会员布局线上线下一体化平台,打通时空限制,扩容服务需求。2020 年,深圳作为全球率先实现 5G 独立组网全覆盖的城市。我们知道,时机来了,颠覆性变革正在路上……”

在花涛身上,我们看到了很多深圳人特有的品质,跑得快、学得快、思维敏捷、创新求变。然而如何变,变的路线图从哪里来?花涛认为,科技是这一轮变革的重要源动力,技术革新必然带来不断调整和创新的商业模式。“作为零售行业从业者,我们要把科技作为发展风向标,随风而起、乘风而上”。

谈历史:追梦人的沃土 商业创新的摇篮

上世纪 80 年代后期,改革开放进行得如火如荼。“那时候的深圳充满活力和机遇。工厂流水线上的工人一个月收入都能达到三四百元,而内地一位在职人员的工资才几十元。因此,很多年轻人都想来深圳打拼出一片天地,我也不例外。”当时正在武汉水利电力学院(现已并入武汉大学)读硕士研究生的花涛,1990 年临近毕业来深圳找工作。很遗憾,他没有找到合适的单位,而后被分配到广东省电力局下属的技术部门工作。“但深圳对我的吸引力丝毫不减。

1994 年,在广州工作了三年多之后,我又来到深圳,这一次进入了当时的深圳市贸易发展局对外经济贸易服务中心工作。”花涛说,“来到深圳时,我已过而立之年,从最基层的负责培训报名工作开始,三年之后,我被提拔为对外经济贸易服务中心培训科科长,有了编制、落了户口,真正在深圳扎下了根。”

沃尔玛、家乐福等外资企业于1996 年在深圳开店,这对深圳本地零售企业来说,将面临巨大的竞争压力。很多本地企业怕顶不住冲击,找到了政府,希望政府出面平衡市场。领导认为,市场的事情应该通过市场来解决,考虑成立协会来协调行业内的矛盾,询问花涛是否愿意去筹建协会。花涛经过一番思考,他认为,深圳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市场化程度很高,行业协会是市场经济的产物,未来可期。1997 年 7 月,深圳内外资企业联合成立了深圳市零售商业行业协会,花涛正式担任创会常务副秘书长一职。

庆幸的是,协会成立后,通过及时沟通,沃尔玛、家乐福没有成为本地企业眼中的“洪水猛兽”。相反,协会把沃尔玛 6 个部门的总监请来给深圳及全国的零售业人“讲课”。一人半天,三天时间,所有深圳本地商超百货的负责人听完课都连连叫好,称“醍醐灌顶,要学以致用”。

外资企业在给深圳本土零售企业带来挑战的同时,也注入了国际化和先进性的经营理念、管理方法、运营模式,深圳本土企业在竞争中获得了不断学习和创新的动力。而后,以天虹、茂业等为首的深圳零售业开始探索“百货 + 超市”“地产 + 百货”等跨界融合运营模式,为深圳零售行业带来了新的契机。同期,华润万家(原万佳和华润超市)、人人乐、岁宝、百佳华、太阳、海雅等一大批企业也快马加鞭、变中谋进,上世纪 90 年代中后期,深圳零售行业创新成为中国国内零售商业的标杆。

进入 2000 年,打破了商超百货单一运营模式的购物中心成为深圳本地消费者的聚集地与外地游客热衷的观光消费场所。2012 年后,电商兴起,体验式、到家式服务逐渐成为市场主流。采访中,花涛还分享了一个细分领域、下沉社区的典型案例——百果园。“这个走进社区服务 300 米的生鲜品牌,通过品质化的产品、网格化的服务、精细化的流程、线上线下一体化的运作,成为零售商业细分领域的‘独角兽’”。

再比如,天虹、茂业等老牌百货零售企业,近年来转型新零售及购物中心化;岁宝百货则与盒马科技合作,以规模化快速渗入社区商业。他们都选择了线上平台与线下实体相互支撑、相得益彰的模式。

“在深圳商业的版图上,无论大小,没有绝对的成败,只有相对的机遇与挑战,只要你抓住了,与时俱进,你都会找到自己的闪光点。”花涛认为,开放的市场氛围、不断优化的营商环境和活跃的消费等都是促成深圳商业创新的重要因素。时至今日,深圳已是一座常住人口超过 1300 万的现代化国际都市。在深圳,有超过 300 万家商事主体,平均每 4 个人就有一家商事主体。“深圳是中国现代商业文明的起点,商业创新的摇篮”。花涛如此说。

谈发展:经济特区零售行业“特”在哪里

深圳经济特区走过 40 年,特区的零售行业与其他城市的不同主要体现在哪些地方呢?

花涛提出,不妨从企业、政府、人三者出发,去探寻答案。一是企业。深圳市是最早打破“大锅饭”,破除粮票、布票等计划经济产物的地方。在这里民营企业、外资企业、合资企业多元机制包容并蓄,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空间。这种开放、改革背后还有“跨界”的存在。比如,天虹是从航空产业背景的企业转型来做商业零售,而在企业发展过程中又叠加了外资的力量。它一直保持着向外而生、向上成长的特性,以市场为导向,不断创新、开放共赢。在花涛看来,改革开放的体制、跨行业的破局、多渠道资本的融合、多人才的齐聚,最后铸就深圳企业主动求变、敢为人先的品质。

二是政府。花涛在采访中多次强调“深圳政府是最懂市场经济规律,最懂企业,离企业家最近的政府。”多年来,“小政府、大市场”的格局为深圳营商环境优化提供了莫大的支撑之力。“深圳最大的特点在于政府是一只无形的手,托举着所有创业者前行。”

三是深圳人。深圳人来自五湖四海,建设之初,全国各省市、部队都派出精锐力量帮助深圳发展,全国人民都来支持深圳发展,所以对于来深圳“闯”的人来说,他们的原乡只有一个——“中国”。

2020 年,深圳总结了 16 字的新时代深圳精神“敢闯敢试、开放包容、务实尚法、追求卓越”。敢闯敢试、开放包容,从无数个“第一”就可以看出。中英街,是当时中国第一条“黄金街”;1982 年,罗湖第一楼“友谊商场”,是当时深圳的最高纪录;深圳还创造了很多个“第一”:中国第一个中外合资的商业零售企业,第一个在国内全面开架销售的商场,第一个提出最低价格承诺的商场,第一个在经济特区打出支持国货,让国货占领深圳市场的商场……

务实尚法则可通过多年来深圳持续推出深化“放管服”改革、优化营商环境的系列举措看出。深圳以先行示范的标准,不断优化政务环境、市场环境和法治环境,为深圳守住“保”的底线、筑牢“稳”的根基发挥了积极作用。

好的土壤更易孕育出优质的果实。花涛表示,深圳站在前沿,拥有许多与生俱来的优势,也必定是最先闻到“前线战火”的地方。

面对竞争,立足内需的深圳本地零售业要如何迎接挑战呢?花涛认为,数字化、智慧化的蜕变,精益求精和比消费者更懂受众需求的交互体验、场景营造是深圳零售企业需要深耕细作、率先发力的方向。

谈未来:技术改变模式 世界大于想象

未来,谁会是零售商?花涛说:“一切能够黏住顾客并拥有顾客数据的企业、人终端,都可以成为零售商。”“零售业是消费先导产业。”这句话足以让我们感受到在市场导向的决定性因素下,深圳零售业不可避免的颠覆性变革正向我们走来。

“智慧零售,就是我给你的,正是你想要的。我比你更懂你。”花涛反复提道,作为行业协会,我们第一要服务好会员,贴近会员,贴近市场,持续不断地保持和提升公信力,为行业正向发展树立标杆。此外,还要积极搭建会员平台,帮助会员解决做生意、获客等‘核心需求’,组织力量资源,以新技术为手段、工具,拨开云雾看未来。”据花涛介绍,为帮助会员单位积极拥抱“智慧零售”,协会开发了“零家生态”“内购会”“深圳手信”等多个平台,将服务对象延伸至整个零售供应链的每个环节,打通信息壁垒,积极配合政府做好行业调研、前瞻预判,发布智库白皮书,支持行业政策落地,全力助推深圳零售业提速换挡。

“未来,最大的变局来源于5G、物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等技术革新带来的消费模式改变。”花涛指出。从零售业的历史发展脉络来看,消费者衣、食、住、行、娱、乐、购的需求没有改变,但是产品的生产方式、销售渠道、宣传推广等供应链结构发生了改变。就像智慧零售到来后,这些改变让消费更高效、便捷,更易满足个性化、人性化需求。

花涛强调道:“未来智慧零售将进一步打破时空局限,创新变革或无处不在,但服务受众需求的市场导向不会改变。”

下载证券之星APP 看今日股市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