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创业板>创业板要闻

扭亏+重组+增持 三大利器挡不住六个跌停 这家公司怎么了?

来源:中国证券报


一般来说,公司扭亏后,股吧会一片欢腾,股民看见了前路的希望;公司宣布重组后,股吧更会一片欢腾,公司有救了;股东宣布增持后,股吧还是一片欢腾,更有信心买进了。

但是你见过扭亏+重组+增持三管齐下,却被连续按在跌停板上摩擦的公司吗?红宇新材就是。

连续6跌停

“吓得”游资一日游

红宇新材11月5日晚间公告,因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公司股票于11月6日起停牌。万万没想到,停牌前一天还收获一个涨停,股价创下2019年来新高的红宇新材,却在11月20日复牌后连续6跌停,股价也从停牌前的13.79元/股跌到了7.34元/股,股价已低于重大资产重组预案公布的定增价格8元/股。

见此状,股吧一片骚动。(点击进入红宇新材吧讨论

有股民直呼“搞不懂”;也有股民调侃股价比重组定增价低,可以买点然后卖给重组方;更有不少股民看到连续6个跌停后对红宇新材的重组丧失了信心,认为重组将以失败告终。

红宇新材的连续跌停也吓得一些游资一日游,前日大举买进坐上了龙虎榜买一席位,后一日赶紧提着裤子跑,出现在了卖一席位上。

龙虎榜数据显示,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深圳深南大道京基一百证券营业部11月26日以1141.33万元的净买入额位居买一席位,11月27日,或许是被红宇新材第6个跌停板吓到,该营业部割肉跑路,以1030.06万元的净卖出额坐到了卖一席位。

扭亏+重组+增持三管齐下

红宇新材连续6跌停的背后,却是扭亏、重组、增持三管齐下的“利好”。

红宇新材2012年在创业板上市,其主营业务为在矿山、水泥和火电等行业推广高效球磨综合节能技术,为客户“提产、节能、降耗、环保”提供综合解决方案等。公司上市以来,业绩持续下滑,这两年更是出现大额亏损。

2017年,红宇新材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4989.88万元;2018年其亏损幅度增大,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85亿元。

三年连续亏损将暂停上市,红宇新材展开保壳大战。

第一步,扭亏。红宇新材2019年三季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488.57万元,扭亏为盈。但公司扭亏却和公司主营业务没太大关系。业绩变动的原因,主要是通过诉讼等司法途径收回预付投资款,减少坏账准备的计提。

10月14日晚间,红宇新材扭亏预告公告后,连续股价连跌4日。

第二招,重组。公司11月19日晚间公告,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铂睿智恒75%的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交易预计构成重大资产重组,亦构成关联交易。

公告显示,铂睿智恒是一家成立于2014年底的移动互联网服务及智能终端软硬件整体方案提供商,其主营业务为智能终端的一体化设计、应用分发、APP安装、广告推广等。公司2018年度未经审计的净利润约4064万元,2019年1-7月未经审计的净利润约4049万元。

重组本应对已连续两年亏损的红宇新材是一个利好,红宇新材也在公告中强调,公司已经连续两年亏损,公司通过重大资产重组的形式切入移动互联网行业,有利于提高上市公司资产质量,优化上市公司财务状况,增强上市公司持续盈利能力和抗风险能力,却没成想收获的是连续跌停。

面对跌停,红宇新材持股5%股东11月25日晚间发布增持公告。曾经担任公司总工程师多年的持股5%以上股东任立军表示,将于11月26日起的10个交易日内累计增持不低于20万股。但这仍没有阻挡住红宇新材跌停的势头。

11月27日晚间红宇新材公告,公司目前经营情况正常,近期公司经营情况及内外部经营环境未发生重大变化。股东任立军11月27日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已增持公司股份40万股,且计划未来10个交易日内继续增持公司股份不低于100万股。

业内人士认为,此次红宇新材连续跌停跟装入的资产太差有关。同时,因为市场变化,单纯的倒壳市场已经不愿意买单,需要公司有基本面做支撑。

停牌前股价暴涨

背后隐现德隆系“影子”

虽然复牌后股价连续跌停,但红宇新材停牌前走势却是一只不折不扣的牛股,其股价从今年年初的最低位3.21元/股一路狂飙至连续跌停前的最高位13.79元/股,累计涨幅超300%。

这300%涨幅的背后是万福生科“掮客”湘晖系的入主。

今年2月27日晚间,红宇新材公告称,湖南信托受长沙银行、长沙市长信投资管理公司、长沙金洲新城开发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湖南建鸿达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桃源县湘晖农业投资有限公司五方共同委托,向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朱红玉提供首批3.75亿元贷款,后续湖南信托拟根据朱红玉的需要,分批次向其提供融资资金支持。

这则看似简单的公告却十分特别。一方面,这是湖南纾困以来,首例非国资资金入场加入纾困队伍;另一方面,委托人中的桃源湘晖属于被资本界认为是德隆系“遗孤”的湘晖系,其当年因操作万福生科(现佳沃股份)在资本市场一炮走红。

随后,红宇新材于3月5日公告,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朱红玉及其一致行动人朱明楚拟将合计持有的1.16亿股公司股票(占公司总股本的26.17%)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建湘晖鸿。而建湘晖鸿正是桃源湘晖和自然人欧阳少红于2月22日成立的一家公司,控股股东为桃源湘晖,实控人为湘晖系掌门人卢建之。此举之后,卢建之取代朱红玉成红宇新材董事长。

此前,卢建之和其掌控的湘晖系因运作万福生科一炮走红。2012年,在创业板上市不过一年的万福生科(现佳沃股份)因财务造假被立案调查,随后公司陷入债务危机。在万福生科及其实控人龚永福深陷困境时,湘晖系对其伸出了援手。

2014年,因龚永福夫妇所借债款“逾期不还”,经湖南桃江县法院裁定,龚永福夫妇持有的万福生科3509万股限售流通股被划拨给桃源湘晖用于抵债。由此,湘晖系通过司法划转的方式入主万福生科,卢建之成为万福生科实控人。

湘晖系入主万福生科期间,公司资产被接连变卖。2016年,几乎沦为“空壳”的万福生科被桃源湘晖转手,接盘方为联想控股旗下佳沃集团,转让总价款为11.33亿元。

(文章来源:中国证券报)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下载证券之星APP 看今日股市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