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国际财经

中国与RCEP:“双身份+双循环”的“蝴蝶效应”

来源:申万宏源

  作为全球最大的“超级区域性自贸区”,RCEP的签署、以及中国的积极推动,对我国的重大意义绝不仅仅是带来我国特定行业出口的即时增加这么简单。在更广泛和深入的层面上,由于我国在RCEP中扮演的“双身份”复合角色、以及我国经济转型的“双循环”发展格局,实际上将令RCEP与我国的商品供给、需求相辅相成,成为全球贸易的“稳定器”,并有望触发美国重返TPP、中欧自贸协定谈判加速等一系列全球贸易关系的“蝴蝶效应”。RCEP令我们看到一些“再全球化”的曙光。

  走向区域分割的传统FTA:以USMCA为例。

  1) USMCA的实质:由核心一方链接的两个双边FTA 。北美自贸协定运行26年,加墨双边贸易仍近于零,而美对加、墨贸易均持续增长,对墨加贸易逆差持续扩大。

  2) USMCA稳定三角:美国需求+技术、墨国代工、加国的原材料。墨西哥更多的以美国代工厂的身份出现,而加拿大正好相反,以原材料提供商为主。USMCA在内部实现了资源、加工和消费的完整布局,在很大程度上,正是由于FTA内部相对完整的供需循环,令区域中经济体对区域外部的依赖度有所下降。中国在双边FTA中分别扮演过“两重身份”。令人惊讶的是,中国在多数双边FTA中,竟然扮演的是与美国类似的最终需求方的角色,同样的,在多数FTA中,中国的贸易逆差也是扩大的。

  1)中国在双边FTA中的最终消费身份:新西兰、瑞士。

  2)中国的工业品需求身份:澳、智、哥。

  3)中国——东盟FTA特殊的“协同供给”关系。这是一个开放性的FTA,具备了扭转FTA区域分割宿命的可能性。放眼全球,能同时扮演最终需求方和全球供给方角色的主要国家,可以说也只有中国一个。但东盟对中国产业链的带动作用有限,我国需要其他更多可能性的国家参与,弥补这一缺憾。包括中日韩在内的RCEP应运而生。

  中国与RCEP:双身份+双循环=全球贸易稳定器。

  1)RCEP的“开放五方逻辑”与中国的“双身份”。一是中国是RCEP的最终需求方,二是中国也具备对区域外的全球市场提供供给的作用。

  2)中日韩小循环的建立与我国的产业链安全性。中日韩事实上存在产业链的深度互补关系。例如在电子产品、以及汽车产业链中,中日韩实际上已经建立起深度分工协作的“小循环”。日韩的最终商品需求可能更多由中国出口所满足;而在中国的产业链完整性和安全性方面,也因得到日韩的支持和补充而有所提升。

  3)双循环+双身份,稳定产业链安全、加速升级。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转型发展战略,一方面提升中国国内商品需求,强化中国在RCEP中的需求核心地位;另一方面供给侧制造业高级化的要求,也决定了我国对海外需求是欢迎的,仍是积极推动全球化的重要供给方。

  RCEP蝴蝶效应:解压日本唤醒美国,加速中欧FTA。中国在RCEP中的“双重身份”,也直接建构于日、韩、东盟在RCEP中所各自扮演的配合性角色,令RCEP有望产生奇妙的化学反应,成为全球自由贸易的重要“稳定器”。

  1)令日本从CPTPP中的尴尬位置解脱出来。日本内需增长缓慢,虽在CPTPP内体量最大,但难以承担最终需求重任。

  2)促使美国摆脱身份认知混乱,加速重回TPP框架。美国或加快重回“最终需求+高水平技术提供方“身份,重回全球化导向。

  3)欧洲与中国供需结构互补,RCEP或加快中欧FTA。

  RCEP对中国经济的短期和长期影响分析。短期:日韩进口关税下调,自华进口或持续增加,通过纺织服装、家具家电、机械设备等,预计未来十年年均拉动我国GDP增长0.1-0.15%。中期:国内产业链安全性得到更好的进口关键工业中间品、资本品保障,助力双循环,未来5-10年RCEP对我国GDP增长的综合促进作用可能达0.2%-0.3%。长期: RCEP签署的“蝴蝶效应”有望仍可拉动我国GDP增速0.1%-0.2%。

下载证券之星APP 看今日股市热点